第34章:中华文明 四位党政干部研读《红楼梦》

第34章:中华文明 四位党政干部研读《红楼梦》/舒燕    陈毅研读《红楼梦》    陈毅自幼就爱读中国古典文学书籍,其中一本是《红楼梦》。他刚满10岁时,寄居外婆家,在青海寺学堂师从陈玉堂就读,看过残本《红楼梦》。若干年后,陈毅在成都学校读书时,曾对《雅俗抄》书中所说的“看了《红楼梦》、《西厢记》、《三国演义》等书,就会诲淫诲盗”这段文字,写批语道:“余幼时曾读过《红楼梦》、《西厢记》、《三国演义》等书,并未学偷盗。看书不能看表面,要看实质”。     1928年,陈毅随朱德上井冈山。有次毛泽东与贺子珍谈到《红楼梦》,这启发了陈毅再去找《红楼梦》来读。当时处于十年内战时期,斗争艰苦,条件险恶,尽管陈毅曾下令:红军和游击队每到一处,要把收集书报作为一项重大任务,但并未收集到《红楼梦》。这样,陈毅想读一读毛泽东推崇的这部书的愿望,始终未能实现。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国共合作抗日,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成新四军。陈毅率部东进江南、渡江北上,在戎马倥偬之中,又传来1938年4月28日毛泽东在延安“鲁艺”的讲话中谈到《红楼梦》,这再次引发了陈毅阅读《红楼梦》的愿望。1942年初,陈毅得知阜宁县商会会长王冀英家藏有一部《红楼梦》,他特地抽空请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宋乃德陪同,专程登门拜访王冀英,借阅《红楼梦》。王冀英本以为陈毅前来是为筹军饷或买枪弹,陈毅提出借书,使王冀英大感意外。王冀英慨然取出《红楼梦》,陈毅欣喜万分,当即翻阅。这是上海有正书局石印的乾隆甲戍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只有不足80回。王冀英笑问陈毅:闻陈代军长为一儒将,小可有一上联,恳请军长续对,如何?接着,王冀英吟了上联:“读红楼,看宝黛钗,调情大观园。”王冀英上联的言外之意,是说国民党、新四军、地方实力派高喊抗日、实为一己之私。陈毅心知肚明,略一沉思,吟出下联:“看西厢,有张孙杜,斗法普救寺。”陈毅也是一语双关:真抗日,假抗日,只要看行动便分黑白。王冀英见陈毅出口成联,才思敏捷,敬佩不已,后来他两人成了诗文唱和的挚友。     同年7月,剧作家、版本学家阿英抵达新四军军部所在地阜宁县停翅港。阿英准备去阜东县体验生活时,陈毅给了他一个任务,沿途寻访文物图书,特别提到要注意寻找《红楼梦》的古本。这段时间,陈毅一有空闲就看从王冀英家借来的《石头记》,有时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他很快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并提笔题诗一首:“辛酸荒唐事可哀,借题金陵十二钗。封建兴亡指点尽,山河寸寸着劫灰。”诗前小序说:偶得《红楼梦》,翻阅数日,皆二十年前儿时过目也,赋诗志感。全国解放以后,1954年3月10日,毛泽东在杭州休养,陈毅去探望,毛泽东又谈到: 逗炻ッ巍氛獠渴樾吹煤芎茫墙步准抖氛模次灞椴拍苡蟹⒀匀兀 蓖?0月16日,毛泽东《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信》以党内文件下发,这时,陈毅在上海工作,他觉得以前虽看过《红楼梦》,但研究得还很不够,于是他又挤出时间,看了高鹦续写的后四十回在内的《红楼梦》一百二十回,对“这部小说描写的是乾隆年间,清朝开始走下坡路,曹雪芹借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揭示了封建制度的腐朽”,有了进一步认识。     1958年,陈毅还在《快参加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一文中写道:近代的《红楼梦》是一部反映中国社会生活的史诗,它辛酸而又荒唐地写出了封建社会的繁荣一去不还。一次,陈毅读到《续阅微草堂笔记》中的一则记载,讲吴润生中承家藏《红楼梦》:“八十回后与今本大异:宝玉沦为击拆之流,史湘云为乞丐,后乃与宝玉成夫妇,云云”。陈毅推测此本可能是高鹦之前的续书,不像高鹗续成“兰桂齐芳”的大团圆结局,有更深刻的社会意义。于是他多次派人到几家大图书馆查找,很想一读,大概是抄本早已失传,终未能如愿。 李一氓研读《红楼梦》    1941年夏天,李一氓绕道桂林、香港、上海,来到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重建军部所在地江苏盐城,由于暂时没有分配工作,闲着无事,整日看书打发时光。     李一氓听说盐城南郊的伍佑场,有个鸳鸯蝴蝶派文人,名叫周梦庄,祖上是大盐商,家藏古书和字画颇丰,此人主张国共合作抗日,是盐城县抗日民主政府参议员,因此李一氓很想见见他,便骑马登门拜访。李一氓见周梦庄家客厅里,悬挂的条幅上署名“梅溪孔继涵”,觉得这名字有点眼熟,但记不起在哪里见过。周梦庄告诉他:这个孔梅溪,就是《石头记》第一回提到的“东鲁孔梅溪”。李一氓一下子记起来了,他小时候读过家藏的活字本《石头记》,第一回中讲:“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人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樯肌贰6晨酌废蛱馊铡斗缭卤贰薄     新中国成立后,李一氓还把周梦庄讲的“二孔”史料,提供给知名红学家吴恩裕,经吴恩裕考证,认为史料属实,写进了他的红学专著《曹雪芹佚著浅探》一书中。李一氓晚年仍关心《红楼梦》的研究。当他得知列宁格勒图书馆藏《石头记》钞本被影印带回国内后,特赋诗一首:“泪墨淋漓假亦真,红楼梦觉过来人。瓦灯残醉传双玉,鼓担新钞叫九城。价重一时倾域外,冰封万里返京门。老夫无意评脂砚,先告西山黄叶村。”他在诗前小序中说:“《石头记》,清嘉、道间钞本,道光期间流人俄京,迄今约已百五十年,不为世所知。去岁,周汝昌、冯其庸±钯┤厩淄垦椋衔屑壑怠G闫淙橛氨荆晌易つ箍拼笫构萃姓判畔橥拘兀捕炒恕J堑奔茨备吨坝。憎鲜乐魏煅д摺R痪虐宋迥耆露铡薄 乔冠华研读《红楼梦》    乔冠华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对《红楼梦》亦有研究。     乔冠华第一次读《红楼梦》是在20世纪40年代初。他认为“黛玉葬花”、“黛玉题帕”、“黛玉焚稿”等,这些故事写得感情真切,语言精美,读了余香满口,韵味无穷。     乔冠华第二次读《红楼梦》是在1954年10月毛泽东写《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信》的第二年春夏间。对《红楼梦》中借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揭示清乾隆年间封建社会开始走下坡路的社会现实作了思考,对俞平伯《红楼梦研究》中的一些看法也不满意,他说:有些人认为《红楼梦》讲的是钗黛合一,情场忏悔,色即是空;对四大家族既有赞美又有批判;考证什么京城何处大观园,西城门外天齐庙;继承了“春秋”传统,演绎儒释道三教合一之类的言论,完全否定这部小说的政治历史教科书的价值,应该批评。     乔冠华第三次读《红楼梦》,是他出任外交部长以后。1974年5月26日至6月2日,乔冠华奉周恩来之命,陪同英国前首相、保守党领袖爱德华•希思访问西安、昆明。途中,希思问乔冠华:你们的广播中、报纸上不断宣传评论《红楼梦》,是怎么回事?乔冠华恰好又一次重读了《红楼梦》,他告诉希思:《红楼梦》是一部很著名的古代小说,内容是反映清王朝由盛而衰的历史过程,毛泽东把它看作是教育干部群众的教科书。《红楼梦》的许多故事,比如,一张护官符,揭露了上层统治者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一件葫芦案,反映了统治者视人命为儿戏,妄杀无辜;一纸交租单,暴露了官僚地主对农民的残酷剥削;一席螃蟹宴,展示了统治者骄奢淫逸、挥金如土的糜烂生活……通过对《红楼梦》的评论,可以教育干部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永远不要高高在上,欺压百姓;也可以教育群众珍惜当家作主的社会地位,继续艰苦奋斗,建设社会主义。希思听了乔冠华一番解释,表示理解。他问乔冠华,像《红楼梦》这样一部优秀小说,为什么不向国外作介绍?乔冠华说,《红楼梦》早就介绍到世界各国去了。据我所知,《红楼梦》的摘译本,已有日、泰、俄、德、英、法、意7种文字、17个版本;节译本有日、泰、德、英、法、意、朝、匈、罗、阿、希腊、荷兰12种文字、26个版本;全译本有日、俄、英、法、朝、越、缅、捷克、西班牙9种文字、19个版本。在你们英国,清光绪十八年(1892),英国驻澳门副领事裘里就将《红楼梦》选译成英文,在伦敦出版。到20世纪70年代,英文版的《红楼梦》已出版过12种,其中摘译本5种、节译本5种、全译本2种。     希思听了觉得很意外,表示回国后也要看看《红楼梦》。此后,乔冠华很关心《红楼梦》在国外的影响,他交代身边的工作人员,发现有《红楼梦》新的外文版本,及时向他汇报。 胡乔木研读《红楼梦》    胡乔木曾经多次读过《红楼梦》。1954年,胡乔木随毛泽东赴浙江绍兴视察工作,沿途,毛泽东与胡乔木、田家英等人海阔天空地聊起了《红楼梦》,他们从荣国府谈到宁国府,从晴雯、袭人、香菱讲到王熙凤、林黛玉,从《好了歌》背诵到《菊花诗》,胡乔木都能对答如流。     60年代后期,胡乔木赋闲在家,他又再次读了《红楼梦》。一天,附近一所中学的几个学生到他家去串门,见到胡乔木在看《红楼梦》,便问:胡伯伯,中学生能看《红楼梦》吗?胡乔木说:当然能看。不过,你要把它当作语法教科书来读。《红楼梦》中无论叙述语言还是人物对话,都是极为生动和丰富的。接着,胡乔木念了《红楼梦》第四十回写刘姥姥出洋相时,众人大笑的一个场景:“众人先还发怔,后来一想,上上下下都哈哈一齐大笑起来,湘云撑不住,一口茶都喷出来。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只叫‘暖哟’!宝玉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叫⌒母巍M醴蛉诵Φ挠檬种缸欧锝愣此挡怀龌袄础Qσ搪枰渤挪蛔。诶锏牟枧缌颂酱阂蝗棺印L酱旱牟柰攵己显谟荷砩稀OТ豪肓俗唬潘棠锝小嗳喑ψ印5叵挛抟桓霾煌溲常灿卸愠鋈ザ鬃判θサ模灿腥套判ι侠刺嫠忝没灰律训摹6烙蟹锝恪⒃а於顺抛牛怪还苋昧趵牙选!焙悄痉治鏊担鹤髡咴谡饫镏挥昧艘话侔耸鲎郑匆斐I⒋竦乜袒艘桓鲂Φ娜合瘢鹤脚趵牙眩臼欠锝愫驮а於思埔榈模运遣辉趺葱Γ渌瞬⑽匏枷胱急福韵确⒄桃幌刖凸笮ζ鹄础K淙蝗巳硕夹Γ髯缘男μ廖蘩淄V髯拥男κ撬嬉獾摹⒖车模梢孕Φ么蚬鋈喑Γ趾坝纸校欢兔堑男κ鞘茉际摹⒂锌酥频模翟谌滩蛔∫仓缓谩岸愠鋈ザ鬃判Α保械幕沟谩叭套判ι侠刺嫠忝没灰律选薄>褪侵髯樱灿捎诟髯栽谡飧龇饨ü笞宕蠹彝ブ械纳矸莸匚徊煌蛩枷胄愿癫煌胁煌男ΨāQσ搪韬屯醴蛉耸乔捉忝茫挥泄思桑梢孕Φ门缌颂酱阂蝗棺硬瑁醴蛉耸堑奔姨芸闯稣庀返牡佳菔撬孕κ薄坝檬种缸欧锝愣保哉饧褡骶绫硎疽坏阍鸨浮M羌帜赶ハ碌乃锉玻挥幸还嵛帜杆绨谋τ癫拍苄Φ谩肮龅郊帜富忱铩保患帜嘎ё沤小靶母巍薄0蛋Φ氖废嬖疲谡庵殖『献匀皇浅挪蛔〉模运紫刃Φ冒岩豢诓枧缌顺隼础H醪唤绲牧主煊翊丝逃κ侨醪唤ΑK运剐Φ谩安砹似保谧郎辖小芭础薄OТ菏侵诮忝弥凶钚〉囊桓觯鸥嘀善徒科挥兴Φ美肓俗唬拍棠铮小叭嘁蝗喑ψ印薄S菏抢鲜等耍顺贫就罚运还诵Γ酱喊巡柰牒显谧约荷砩隙疾痪醯谩T诩彝ゾ刍岬男矶喑『希酱撼J前ぷ庞鹤模酱喊巡柰牒显谟荷砩希埠茏匀弧U饫铮サッ挥兴档窖Ρ︻魏屠钭荩蛭Ρ︻巍耙潜矶俗薄ⅰ安还堆孕Α保顺种兀焕钭菽四昵峁迅荆纠淳团隆袄咸怠保虑盎谷肮锝悖说比徊换峥炒笮ΑW髡咝蠢词侨绱似邮滴藁氏衷诙琳呙媲暗挠质侨绱松普妫谷巳缌倨渚常缥牌渖缂淙耍庵职酌枋址捌涮厥獾男薮切Ч呛苤档醚暗摹     胡乔木一席话,说得几个中学生茅塞顿开,想不到《红楼梦》里还有这么精彩的语法教材。胡乔木还告诉他们,《红楼梦》的作者十分重视吸收朴素、自然、率真的人民口头语言,他在第二十七回中,借凤姐的口,称赞小红的语言“齐全”、“简断”,同时批评一些人的言词做作,“别像他们扭扭捏捏,蚊子似的”,“必定把一句话拉长了,作两三截儿,咬文嚼字,拿着腔儿,哼哼卿哪”。作者也十分重视生活语言的文学加工,就是将生活中大量的“市俗粗语”,“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第四十三回)。把语言加工成什么样子W髡咭灿芯咛宓囊蟆H纭按缸旨岫岩住?“词句新奇为上”(第二回),“词达意尽为止”(第七十八回),“大家雅俗共赏才好”(第五回)。如此等等,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几个中学生听了胡乔木的谈话以后,回去认认真真阅读《红楼梦》,研究《红楼梦》中的语法修辞,写作果然大有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