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文摘 专家啊,你们本是“社会的良心”

第33章:文摘 专家啊,你们本是“社会的良心”    广东大兴煤矿事故导致123名矿工被埋深井。然而,就在事故发生前几小时,由7名高级工程师和研究员组成的专家组,向当地政府提交了一份论证意见,称煤矿所在的四望嶂矿区“其正常条件下的开采是安全的”。专家组组长说:“我们的论证意见,当地政府同意了。他们同意了,我们才签了字。”“实际上这些矿大多数已经开采四五年以上了,按规定是不能采的,以前的开采行为就是在胡闹。但我们不能这样说,直接说有点太不留情面了。”“我们没有下‘不能开采’这个结论的资格和义务。”最新一期《瞭望》周刊)     正如记者指出,面对一个高危矿井,这些专家出具的这份内容模棱两可的“论证意见”,几乎等同于一份“矿难许可证”。专家们为了给当地政府,准确些说是给当地政府某些官员“留情面”,一味地妥协取媚,回避问题,漠视矿工的宝贵生命,“论证意见”成为蒙骗矿工和公众的道具,科学和良知都变成了利益与权力的工具。     尤其令人气愤的是这句话:“我们这个结论的资格和义务。”专家们真的“没有资格和义务”吗?诚然,表面看来,专家组是由当地有关部门临时请来的“拉郎配”,没有评估资质,因此确实是没有“资格”。但是,既然自知没有资格,专家们又为何而来?难道仅仅是为了那点佣金,你们就可以出卖自己的“专家”身份?至于“义务”,正如一位律师所说,对于当前某些所谓专家贪图私利、故意作出与事实相违背的结论,虽然现行法律没有相关制裁条文,但是,他们也应受到职业道德和操守的批判。事实上,在国外,有一种十分流行的说法,这就是:“知史肿邮巧缁岬牧夹摹!敝哉庋担且蛭斗肿拥奶熘熬褪翘剿髡胬恚堑谋灸芫褪歉葑约旱闹逗退急妫陨缁嵯窒笞龀龅赖碌呐卸稀O匀唬芄怀频蒙献业娜耍Ω檬恰爸斗肿印敝械摹爸斗肿印保虼艘灿Ω檬恰吧缁岬牧夹摹敝械摹傲夹摹保Ω贸械F鹋卸ㄊ欠恰⒐鼗橙跽呙说牡赖轮霸稹W颐鞘苎次钡孛嚎蟀踩侍庾髌拦溃透挥Ω梦ㄈΦ穆硎资钦埃磷帕夹乃迪够埃∮衷趺纯梢杂靡痪洹懊挥凶矢窈鸵逦瘛约旱脑鹑瓮菩兜酶筛删痪唬縗 (摘自《大河报》2005年8月22日邓清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