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问题研究 增强任期意识 克服短期行为

第36章:问题研究 增强任期意识 克服短期行为/李云峰 王道明  崔传瑞    任期制,是指从制度上对各级党政领导干部规定一定的职务任期,任期届满,按规定程序自然解除领导职务,由任命机关根据其任期目标完成情况或任期表现重新予以任用(包括连任)。领导干部任期制明确了任期内的责任目标,打破了干部终身制,有利于增强各级领导干部的责任感、使命感、荣誉感,有利于干部正常的新老交替,有利于各级组织和领导干部执政能力的提高,是历史的进步。但当前一些地方的干部任期却出现了短期化、随意化倾向,如果任其持续蔓延下去,势必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     国家法律和党章规定,地方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5年为一任期。但近几年来,一些地方出现了党政主要负责人频繁调动的情况,且越到基层这种问题越为突出,10年换六任、七任市长,5年换三任、四任县委书记的现象为数不少,而乡镇一年两次换书记、乡镇长的事也习以为常。究其原因,或因为省、市、县领导班子换届时间不同步,下一级换届后,上一级换届时出现空缺的领导职位需要从下一级补充,从而打乱了基层原来的干部安排,引发连锁反应;或因为不少地方行政区划调整以及地方行政机构改革,导致领导班子调整频繁:或因为提拔、使用、交流覆坎簧髦兀髦淇斓酵诵菽炅洌巡还辉俑陕唤旎挂斡茫髦渖硖宥嗖〔荒苈男兄拔窕挂岢秩斡茫髦溆形侍狻⑷褐谝饧蠡挂傲ε胖谝椤庇枰灾赜茫髦淠芰η啡辈荒芏赖币幻婊挂岚危鹊龋谌纹谀谟植坏貌欢愿刹拷械骰弧U庵职迅刹咳纹诙唐诨⑺嬉饣淖龇ǎ从沉说鼻耙恍┑胤皆诟刹咳斡蒙系闹鞴坌浴⑺嬉庑浴N颐侨衔谄捣钡刈呗砘凰В厝桓钡氐母母铩⒎⒄购臀榷ù匆欢ǖ母好嬗跋臁     一是干部工作的不连续性导致经济社会发展的不连续性。每换一任领导都需要重新熟悉工作环境,重新考虑发展思路,这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时间,而且每任领导的工作思路各有不同,领导换了,发展思路也往往随之变化,“新官不理前任事”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其结果往往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严重损失,而且也有损党和政府的诚信和威望。比如某市主要领导更换频繁,导致城市规划建设方面出现了张书记上任开发南北街,无功而走;李书记上任开发东西街,半途而废;而王书记来了则跳出老城区开发新区。在农村,因结构调整的思路不同,领导干财捣备唬攀榧窃允骼钍榧强车南窒笠猜偶幌蔦     二是领导干部任期短期化易产生急功近利的“政绩工程”。由于任期的短期化,少数领导干部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干到届满,这种浮躁心态反映到行动上,必然导致在决策时只顾眼前而不考虑长远。这些干部为了在短期内快出政绩,出大政绩,制造升迁的政治资本,动辄“举全市(县)之力”干某一件事,制造“形象工程”,甚至不惜做出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蠢事,而由此对当地经济造成的无法弥补的损失,最终要让老百姓来承担,结果是“一个人的政绩,几代人的包袱”。     三是领导干部任期的随意化导致监督的缺位与无力。我们党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和评判都是在一定时间的任期内进行的,如果主要领导干部调整频繁,必将带来领导干部在任期间的责任界限不清,政绩难于界定,从而造成对领导干部的监督难以操作,或软弱无力,在对政绩的评判标准上也难以把握。比如某市长刚向人代会承诺要办成几件什么实事,不久就调走了,承诺如何兑现,政绩如何评判,又怎么能负责?在现实中,我们经常看到届始作承诺的与届终作述职的是不同的领导,这样,监督又怎么可能实现?     四是频繁调动干部也为腐败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党政主要领导交流到新的地方后,他们往往对属下干部也要进行调整,有些人换上自己的“四梁八柱”,这就出现了人们常说的官场腐败规律,即“要致富,动干部”。近几年出现的少数领导干部买官卖官的腐败案件,显然与过于频繁地调整干部有关系。     笔者认为,要解决干部任期的短期化现象,必须从以下几方面着手进行标本兼治。     其一,要加强对党员干部的思想教育,形成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良好氛围。使各级领导干部牢固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权力观、任期观,强化任期意识,权为民用,利为民谋,做到“既当其职,则安其位”,消除过客心态、跳板意识。要剔除少数干部中“官贵民贱、上荣下辱”的观念,在全社会倡导正确的“官念”,淡化“官本位”意识。牢固树立科学的发展观,在任期内自觉克服短期行为,实现经济社会协调、健康、可持续发展。     其二,建立任期刚性约束机制,从制度上使各级领导班子换届基本保持一致。下级党政主要领导的调整往往是由上级党委研究决定,因此要解决干部任期短的问题,要进一步强化任期意识,就要在《地方组织法》和《党章》的构架内,对上下级的换届时间进行适当的调整,使省、市、县、镇换届的时间基本保持一致,从法律和制度上杜绝任期随意化的发生。     其三,改革干部评价标准,建立更科学合理的干部提拔任用机制,相应建立重大决策失误终身追究制。当前出现的领导干部不到任期届满就急于走人,一个主要的原因是不同级别干部的任用都分别受到年龄杠杠的限制。许多干部都把基层当跳板,把在基层工作看做打基础,心中时刻向往着“往高处走”。为此上级党委要客观对待这种现象,对于干部的评价考核,既要看显绩,也要看潜绩,规范届中考核办法,并且在调整干部时多听听群众意见,变上级说了算为上下结合决定干部去留,并制定相关政策。要按照《国家公务员法》,拓宽晋升渠道,克服干部“坠呕揭惶趼贰钡乃枷搿1热纾诨愕H瘟斓贾拔裾ㄍ怀觥⑷纹诮铣さ模梢酝ü岣咧凹洞隼疵植怪拔坏牟还唬焖┬牧羧说幕肪场N朔乐股偈斓几刹抗ぷ魃嫌卸唐谛形男睦恚衔艘坏髯呔筒辉俑涸鹑瘟耍杂谌芬蛑饕斓几鋈俗ㄈǘ蓝稀⒁匀彼降仍蛟斐傻木霾呤螅肪科涓鋈嗽鹑巍Mü⒃鹑沃丈肪恐疲乐沽斓几刹慷唐谛形吹母好嬗跋臁     其四,要民主执政,依法执政,科学执政,减少震荡,不因个人去留而影响工作大局。要制订并坚持经济发展的长远目标。进一步扩大党内民主、强化班子集体领导,相对弱化“一把手”个人权力,确保在领导班子中某个人调走后,不至于影响当地工作大局,把因领导干部调整带来的负面影响和震荡降到最低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