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说古论今 民意不可违——拜谒崇德祠、武候祠有感

第35章:说古论今 民意不可违——拜谒崇德祠、武候祠有感/戴文华    今年春,我慕名来到都江堰市拜渴崇德祠,原以为这是纪念秦国蜀守李冰的专祠。然而听导游介绍,崇德祠前身乃是纪念蜀王望帝杜宇和丛帝开明氏的望丛祠。从汉代起,群众自发地在望丛祠中祭祀李冰,喧宾夺主,致使望帝倍受冷落。民意难违,官方只好顺应民心,在南朝齐建武时,益州刺史刘季连把望丛祠迁到郫县,原祠改祀李冰,命名“崇德祠”。     在成都拜渴武侯祠时,我又生出许多疑点。既然是武侯祠,是祭祀诸葛亮的专祠,那门楣上为何高悬着“汉昭烈庙”的金字匾额?“汉”,是刘备创建王朝的名称,“昭列”县他死后的谥号。大殿正中端坐着高大的刘备的贴金塑像。穿过刘备殿前行是过厅,过厅的门媚上高悬着“武侯祠”匾额。过厅之后,又一大殿展现眼前,大殿中央,端坐着高大的诸葛亮的贴金塑像。从武侯祠的内容上看,刘备墓、刘备殿所占比重较诸葛亮殿大,名曰刘备庙似乎更合适。但从布局上看则不然,中国的祠庙历来以前殿为次,后殿为主。诸葛亮殿居后,仿佛是该称为武侯祠6哦钊创笫楹赫蚜颐恚庵帜谌荨⒉季钟朊粕系拿芎兔挥牍σ瞪系牡叩乖岛味茨兀渴吩兀?23年4月23日刘备病逝白帝城,丞相诸葛亮迎枢归葬于成都南郊,建“惠陵”和“先主庙”奉祀。11年后诸葛亮病逝北伐前线,葬于汉中定军山下。蜀汉人民哀痛万分,纷纷要求立祠纪念,由于后主刘禅反对,只能私祭于道陌。200年后,才在惠陵之侧自发地建起一座庙,并以诸葛亮谥号“忠武侯”而名为“武侯祠”。明初,蜀王朱椿见武侯祠香火旺盛,先主庙反而门庭冷落,遂以武侯祠逼近先主庙“不合礼制”,以“君臣宜为一体”为由,下令废祠,改在刘钡畈喔届胫罡鹆粒纬伞扒懊砗箪簟钡母窬帧H欢傩找颉翱酌髦问瘢粲幸虐保省熬茨娇酌鞣词ふ蚜摇保浯竺鸥咝昂赫蚜颐怼保慈砸浴拔浜铎簟背浦     望丛祠演变为崇德祠,百姓改称汉昭烈庙为武侯祠,究竟说明了什么?由此我想到,民众心中有杆秤,民众的心愿不可违历史的潮流不可抗拒,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历史发展规律。人民对李冰、诸葛亮崇敬有加,甚至超过帝王,正是说明了这一点。战国时期,秦国蜀守李冰在成都附近的崛江流域,修建了综合性的防洪灌溉工程都江堰,“作大堰,雍江作绷”(《水经注))),它能控制眠江激流,使水势转为平缓,使原来水旱灾害频繁的川西,“旱则引水浸润,雨则杜塞水门。引溉田畴以万亿计,蜀以此无饥谨,号天府焉”。李冰创修都江堰水利钩痰墓ǎ俏淮抵械摹按盒幕啪椤钡耐鄣比徊荒鼙取@畋癜焓凳碌墓ǎ鞣记Ч牛迦寺姹伦亩冀咚塘吹煤茫骸按巳杖フ压в嗄辏展糯蠼鳎队安ü猓挂谷锨厥泵髟拢黄涞馗纫嬷菀皇兀锓缦愕臼欤嗵阌劬疲壹易L仂籼谩!比嘀罡鹆猎旄S谑袢说氖录#歉腥酥辽睢K⒅胤⒄古┮瞪岳畋唇ǖ亩冀咚こ蹋蠹颖;ぃ衔按搜吲┍荆省保恕耙哉鞫∏Ф偃嘶ぶ保⑸柚谩把吖佟保炊冀呔鹿芾碇壤E扇宋さ萄撸ㄎ髌皆呐┮瞪峁┝擞欣跫T诜⒄故窠跎希罡鹆辽硖辶π校分稚#松Q希⑾蛉褐凇敖讨私酢保埂笆窠醪耍赣嵯逡刂薄V罡鹆寥稳宋ㄏ停赜蒙偈褡迨琢旌秃鹤迦俗龉伲睦偈褡迦嗣穹⒄咕茫徊娇⑽髂系厍鞑看罂⒅群樱艿桨傩沼荡鳌V罡鹆林问窕菝瘢瞎〈幔醣傅比徊荒鼙取L拼苏偶逃幸皇住队轿浜铎簟肥吹煤茫骸懊哦畲笫檎蚜颐恚廊硕嫉牢浜铎簟S衫疵皇溲遥瓜喙Ω甙俅肌!盶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无论是何朝何代,无论是你是何人,只要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人民就永远不会把你忘记。崇德祠取代望丛祠,百姓改称汉昭烈庙为武侯祠,揭示了这样一条历史唯物主义法则:一个人只要有益于世,惠爱百姓,为民办实事,就会受到人民爱戴,人民就会自发地为你歌功颂德,为你树碑立传,这是礼教不能束缚,名位无法限制,权力难以压抑的。那些沽名钓誉、徒有虚名的“公仆”应从中得到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