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时局的四条分析〔1〕(一九四六年三月十五日)

         关于时局,有四条分析要说一说,大家看看是否恰当,这些也是过去一贯的看法,现在看来,似乎还不很定型。时局确实在动荡不定之中,影响着各个国家。有很多人问第三次世界大战会不会打起来,虽然我们被问到的人都说现在打不起来,但是担心的人还是不少。我想讲四条:
        第一条,法西斯主力军被打倒了,为世界各国人民民主势力的向前发展开辟了道路,斯大林、莫洛托夫〔2〕和我们都这样讲过。这是事实,法西斯主力军的确被打倒了。打倒了法西斯,不是民主灭亡,而是民主向前发展。
        第二条,法西斯残余势力与同盟国〔3〕内的亲法西斯势力(丘吉尔、赫尔利、何应钦〔4〕之流。丘过去不是,现在是。赫是孤立派。这里没把英国工党及蒋介石放在内,只讲那些“专家”,就是只采取一面政策而没有采取两面政策的),已经在组织、今后还一定要继续组织反苏反共反民主的反革命运动,并企图掀起第三次世界大战。这些反动势力是当前和今后的主要敌人,这些势力如果不被克服,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很难避免的。
        第三条,在各资本主义国家内有两部分民主势力,就是广大的人民及资产阶级和苏和共派。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但广大的人民极大地提高了觉悟,能够积极地反对反苏反共的反革命活动和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且英、美、法、中的资产阶级和德、意、日的资产阶级正分裂为两大集团,今后还要继续分裂,成为反苏反共与和苏和共两大派。过去资产阶级内部的分裂,曾经是打倒法西斯主力军的重要条件(如果只有张伯伦〔5〕没有丘吉尔,只有汪精卫〔6〕没有蒋介石,就打倒不了法西斯),现在的继续分裂必将起着新的更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应该促进他们的这种分裂。资产阶级和苏和共派又包括两部分人:资产阶级的中派和左派,如蒋介石就是中派。他的主张有两条:第一条是一切革命党全部消灭之;第二条是如果一时不能消灭,则暂时保留,以待将来消灭之。而左派则和蒋介石不同,如张东苏〔7〕等人。这两派今天都是能和我们合作的,因为中派有“暂时保留”一说,这就产生了妥协的可能性。不要以为天下都是黑的,没有缝。广大的人民和资产阶级之间有一条缝,资产阶级继续分为两派也是一条缝。广大的人民加上资产阶级和苏和共派,就可能击破反苏反共的阴谋,就可能出现以内战代替世界大战的前途。至少是可以迟滞大战的爆发,争取十年至十五年的时间。如果能争取到十五年,那就可能不打世界大战,只打内战。如果那时爆发世界大战,那末反革命力量就一定会被打败。
        第四条,党的路线是联合广大的人民及资产阶级的中派和左派,打倒法西斯残余势力和资产阶级中的反革命势力。这是党历来的路线。对资产阶级中最顽固的、不能妥协的势力要反对;凡是能妥协的就联合。
        不管风浪多么大,这几条我们要把握住。第一条很清楚。第二条是人们容易忘记的,稍微平静一点就忘了。二月一日到九日就忘了,较场口事件〔8〕一来就又记得了。马歇尔〔9〕能够放长线,蒋介石也和何应钦有不同,假如美蒋有一个放长线的,放半年我们有些人就会忘了第二条,就会觉得天下太平、四方无事,那就危险得很。我们的军队是要缩编的,但不是缩编得越少越好,一些同志不知道这些,需要说清楚。
        五年是一个关头。只要过五年,苏联完全从战争创伤中恢复了,我们也强大起来,事情就好办了,我们就能够摆脱被消灭的可能,也一定要摆脱。当然这里面包含着坚决地同反动派作斗争,而且在斗争中把他们消灭得越多越好。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讲话记录稿刊印。
    注释:
    〔1〕这是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
    〔2〕莫洛托夫(一八九○——一九八六),当时任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联人民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外交人民委员。
    〔3〕同盟国,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共同对德、意、日轴心国作战的中、美、英、苏、法等国。
    〔4〕丘吉尔(一八七四——一九六五),英国保守党领袖。一九四○年至一九四五年任英国战时联合内阁首相,领导英国抗击法西斯德国的进攻。一九四六年三月五日在美国富尔顿发表演说,鼓吹英美联盟,对抗苏联,揭开了战后“冷战”的序幕。赫尔利(一八八三——一九六三),美国共和党人。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底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因支持蒋介石的反共政策而受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离职。何应钦,当时任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兼国民党军陆军总司令部总司令。
    〔5〕张伯伦(一八六九——一九四○),英国保守党领袖。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年任英国首相,在他任期内实行纵容德、意、日法西斯发动侵略战争的绥靖政策。
    〔6〕汪精卫(一八八三——一九四四),浙江山阴(今绍兴)人。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国民党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主张对日妥协,是国民党内亲日派首领。一九三八年三月任国民党副总裁,同年十二月公开投降日本帝国主义,后任日本帝国主义扶植的南京傀儡政府主席。
    〔7〕张东荪(一八八六——一九七三),浙江杭州人。当时任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
    〔8〕一九四六年二月十日,重庆各界二十多个团体的群众在较场口广场举行庆祝政治协商会议成功大会,国民党特务捣乱会场,打伤李公朴、郭沫若及新闻记者等六十多人。
    〔9〕马歇尔(一八八○——一九五九),美国民主党人。一九四五年十二月被美国总统派任驻华特使,以“调处”为名,参与国共谈判。一九四六年八月宣布“调处”失败,不久返回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