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人物风采 解放战争初期陶铸在东北两次遇险

第5章:人物风采 解放战争初期陶铸在东北两次遇险/窦应泰    1945年11月24日,中共中央东北局根据毛泽东关于“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和“让开大路,占领两厢”的指示,为了适应东北当时的战争形势,决定将刚刚在沈阳成立不久的中共辽宁省委,分为辽西、辽东两个省委,主动撤离随时可能被国民党占领的沈阳。当时担任辽宁省委书记的陶铸被任命为辽西省委书记。在他担任辽宁省委书记期间,已经亲眼看到了当时东北的紧张局势。由于国民党正派出接收大员从南方和北平进人沈阳和长春,蒋介石又派出大批国民党军队从秦皇岛、山海关向东北进犯,所以刚被我军占领的沈阳很快就弥漫起紧张的战前阴云。国民党军队在进人辽宁省之前,就已经密派大批特务潜进沈阳城区,不断制造暗杀恐怖事件。在陶铸领导辽西省委(后为辽吉省委)向北满转移和坚持斗争的3年间,他曾经先后5次遭遇到国民党特务的暗杀和围困,有时甚至处于九死一生的危境,所幸的是,陶铸都以洞察一切的机智和超人的胆略化险为夷。 在平息哗变时险遭黑枪    陶铸率辽西省委撤离沈阳以后第一站就来到了法库县城。法库距沈阳只有二百余里,他将辽西省委设在一家地主倒出来的大院里。陶铸来后不久,即在法库境内领导了清敌反霸斗争。当时,陶铸还身兼辽西军区政治委员。他发现我军虽然撤退到了法库,可是,国民党军队随时都有继续向北推进的危险,所以陶铸非常重视抓军队的建设。     他到法库的第二天,就在省委驻地接到了第五军分区的电话报告,称在辽西新组建的第23团有种种哗变的危险动向。陶铸听到五分区报告以后,感到事情严重,连夜骑马前往第五军分区所在地刘家屯,召开分区领导成员会议。在会上大家分析了第23团酝酿哗变的经过和可能发生的动向。这个团是我军从关里开进东北以后,在辽西地区以一个加强连为基础临时组建的,其中大部分成员为东北伪军投降部队和残余,另有一些人则是当地的民团武装,成分非常复杂,甚至还有个别土匪混杂其间。这些成分复杂的兵源之所以成为第23团的主力,一是由于日本投降后9竦吵俪俨荒艿蕉苯邮眨欢钦庑┐忧耙览等毡救松娴纳⒈斡拢嘉笠晕膊车木雍芸炀湍芙邮杖毡救硕碌拇蟪鞘校运且晃逊浒愕叵M渭游揖慷樱恍┚删拥挠嗄跎踔撩蜗朐诠膊辰⒄ㄒ院蟮玫降匚缓屠弧?墒牵闭庑┗秤懈髦植煌康牡谋υ诩尤攵泵裰髁院螅⑾止膊车木硬⒉荒芫谜忌蜓簦保址⑾止竦车木诱忧鼗实旱鹊芈叫蚨苯浮S谑牵诹晌骶媪晌魇∥由蜓舫防胍院螅飧鐾胖械纳偈炊肿颖愠没远质拢抵忻孛茉湍鹱乓怀”洹     陶铸在了解了第23团存在哗变的危机之后,不同意一些分区领导的过左意见。他说:我们毕竟是刚从南方来到北方,我们的军队现在能否真正在东北、在辽西站稳脚跟,还是个未知数。我军能不能站住脚,当然一是看群众基础,二是要看我们的军队能不能团结,能不能有真正的战斗力。现在我们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的主力部队是徒步从南方来到东北的,这里天寒地冻,战士们又是单衣草鞋。我们来东北的时候是轻装急进,没有时间把大量的装备供应运到东北来。到了东北以后,又得不到更好的后方供给,加上再有少数坏人从中作乱,制造各种不利于我军涤呗郏裕行┱绞坎枷肷系牟ǘ强梢岳斫獾摹<热蝗绱耍颐窍衷诙?3团采取武装缴械就很不合适。尽管陶铸旗帜鲜明,可是仍有一些领导坚持对时刻有哗变危险的第23团进行武装缴械,以防止发生突发事件,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因为陶铸耐心的解释,最后多数同志赞成了陶铸先以思想教育为主,辅以武装监控的方针。     会议一直开到次日凌晨3时,虽然军分区领导达成了共识,但是,从第23团所反映上来的情况看,这个团的第二连、第五连,随时都有武装哗变的危险。次日上午8时继续开会。在会上,陶铸果断支持军分区司令员高体乾提出的“掺沙子”的办法,将高从延安带来的一部分久经考验的老红军战士,分别派往这两个连队中任正职,而将从前的连队正职都变为副职。最后会议上通过了“掺沙子”改造连队的决议。     11月29日中午,陶铸就带高体乾等几个军分区领导前往第23团驻地。陶铸和军分区领导来到以后,对正在酝酿哗变的第二连、第五连士兵进行紧急集合。事前为了防止在集合中发生意外,将这二个连的官兵都集中在村里一间大草房里,五分区领导命令所有士兵必须将枪支都架在大炕前面。陶铸一走进大草房,发现气氛相当紧张。有些人手里虽然没有了枪械,可是对他的到来都冷眼相对。有些人甚至在大炕上悄悄咬耳朵,暗中私议着什么。陶铸临危不惧,他站在地当央简要地讲了当前的形势,说明了中央指示军队北撤的精神和与国民党军队进行斗争的艰巨性∷蟠蠹乙岫ū厥さ男判模谂浜贤粮挠敕窗越朔说耐保媸弊急赣骼捶傅牡芯?墒牵驮谔罩驳阶罟丶氖笨蹋煌飞先赐蝗弧鞍取钡叵炝艘磺埂L罩谇沟蜃约悍衫吹囊簧材牵灸艿匾簧辽恚强胖毕蛩凡糠衫吹那沟蛟诹朔苛荷稀6偈保蟛莘坷镆黄炻遥切┯善鹨宓墓竦巢斜屯练俗槌傻牧礁隽邮勘牵缇驮诘茸耪馍瓜炝耍缓笠郧股啪傩斜┞摇     当时躲藏在炕头里向陶铸打冷枪的是个连长,名叫赵海宽。早年曾在黑山和大虎山一带落草为寇,啸聚山林,拉匪绺子,靠打家劫舍和绑票为生。他在日伪时期就以枪法百步穿杨危害一方,现在当他听说辽西省委书记陶铸要将两个连队集合起来训话,然后将他担任的连长变成副连长时,决意要在紧急集合的时候举行哗变。事前,赵海宽暗中私藏了一枝短枪。他以为只要他躲藏在人群背后一枪击毙了陶政委,马上就会全场大乱。届时他可趁机煽动起事,甚至就此将部队拉出去投靠国民党军队。可是,赵海宽等叛乱分子万没想到陶铸在子弹向他头上飞来的时候7堑挥薪髦校炊傥2痪濉K劬σ坏桑遄趴簧匣瓜爰绦沟恼院?泶蠛耙簧骸鞍亚狗畔拢 惫叻顺錾淼恼院?砭贡惶罩簧骱染袅恕A矫娲罂簧夏切┫氤没髀业氖勘枷诺绵淙艉酢     经过枪林弹雨考验的陶铸,以他的大胆无畏震住了场面。大草房里鸦雀无声,他对全场说:“共产党连横行八年的日本鬼子都打败了,难道还怕有人打黑枪吗?”就在这时,军区保卫部两个干部马上跳上炕去,当场生擒了手握驳壳枪还想瞄准陶铸射击的赵海宽,把他押出门去,关了禁闭。由于生擒了闹事的祸首赵海宽,很快,一场暗中蓄谋多时的哗变终于得到了平息。在这次险些酿成兵变的危险时刻,陶铸以他的大智大勇得以在大难中不死。 在敌机连续轰炸中险些牺牲    1947年夏天,我军开始攻打战略要地四平街。在经过多次拉锯战之后,我军强大的夏季攻势终于开始了。这时,陶铸率领辽吉省委一班人从北满白城子,回到了从前曾经住过的郑家屯(双辽)。这里离四平只有二百华里,成为了我军发起夏季攻势的前线指挥部。     6月15日,陶铸在郑家屯发动群众,组成担架队前往四平前线。为了就近参战,他率省委干部来到距四平较近的八面城。陶铸在这里指挥省委干部不时进人四平,协助野战军攻城和加强支前工作。当时省委的主要任务是领导指挥抢救伤员,转移伤员。一般情况下都是午后3点我军向四平街国民党守军开炮时,省委组成的救护队在炮火掩护下随之进人四平街。当时,国民党的侦察机不时在八面城上空盘旋侦察,前敌指挥部首长已将敌机随时可能轰炸八面城的消息,及时通告给了陶铸。罗荣桓政委为此曾亲自打电话给陶铸说:“敌人已经发现你在八面城,千万注野踩K窃缇拖胍愕娜送妨耍钡较衷诠竦郴姑煌悄阏飧鍪∥榧悄亍!盶     6月28日下午,陶铸发现我军已经攻占四平城区的四分之三。当时,他看到几次随军进四平的省委工作队大多在六月的炎热酷暑下工作,显得极度疲劳,有人甚至恶心呕吐,于是他决定自己亲自带队进人四平。由于他进四平并没有得到我军前敌指挥部的允许,一些省委同志都劝阻正患病在身的陶铸,在四平战役打得最艰难的时候,不要冒险前去。可是陶铸仍亲自带领新任四平市委书记吴甄铎等人,在枪声最激烈的时候进了四平街,而且恰好走进了敌我双方紧张对峙的铁西区。进入战场以后,他才发现铁西区已处在敌军炮火的严密封锁之下,全区一片瓦砾,打得只剩下两幢完整的大楼了。虽然铁西区炮火连天,可是陶铸却坚持要求新任市委书记吴甄铎等人,尽快将四平市委在战火中建立起来,以便就在前线指挥救援工作。他对新市委的干部说:“大家不要怕,现在四平很快就要回到人民的手中了,既然野战军已经给咱们打开了一条血路,就该马上把市委的牌子尽快挂出来,这样一来,老百姓就有主心骨了!”吴甄铎等随陶铸从八面城来四平时,就已将市委的牌子准备好了。这时他听到陶铸的命令后,马上在一幢破楼门前将牌子挂上。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陶铸和四平市委的同志刚走进那幢被炸得发黑的大楼,准备印制安民布告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飞机低空飞行的啸音。原来国民党城防守军得知了陶铸进四平的消息,马上派出4架飞机前来轰炸扫射。当时的情况万分危急,因为我军野战军部队并不知道陶铸已经进城,他们的火力仍然集中攻打铁西的敌军兵营。而此时国民党的4架军用飞机居然越过我军战壕,直向城区飞来。陶铸见这时如果向楼外跑去,显然马上就会暴露在敌机之下,那时即便不死于飞机投下的炸弹,也会被低空飞行的飞机扫射而死。他毕竟身经百战,所以当敌机开始向市委机关投弹的时候,陶铸果断地喝止了那些惊慌向楼外跑去的干部,说:“都到楼下去,地下室可以当成防空洞!”     由于陶铸的临危不惧,一些初上前线的地方干部马上冷静下来,分头从三楼向一楼跑去。这时,4架飞机早已围着这幢危楼开始接连投弹。巨大的轰炸声伴随几丈高的硝烟气浪,把这幢楼房全然变成了一片火海。三楼立刻被炸塌了。整个大楼内外一片烟雾火海,从楼上刚撤下来的机关干部都庆幸听了陶铸的话,不然都将葬身在三楼上了。可是,一楼是个空旷的大厅,而且一时也找不到地下室。陶铸发现头上飞机仍在狂轰滥炸,大有将大楼炸平之势,忽然,他发现楼外那因轰炸激起的烟尘可以作为撤出大楼的掩护,于是陶铸临时改变主意,下令市委干部分成两路,随他和吴甄铎分别从大楼南北两个门退出楼去,然后在附近找寻防空洞。     果然,吴甄铎率领的一批人冲出来后,就找到了防空洞。虽是土洞,可是五六个人挤进去,可以安全躲开敌机接连轰炸的主楼。这时吴甄铎发现陶铸率领的一队人,已经冲到距大楼10米远的破房框子里,在那里他们凭借瓦砾作掩体。敌机已经轰炸了半个多小时,陶铸和他率领的干部大多被轰炸掀起的尘土埋在废墟里了,吓得市委书记吴甄铎和组织部长等人都在防空洞里捏一把冷汗。他们担心陶铸会在碎不及防的敌机轰炸中牺牲。但是由于当时的情况非常危险,任何人也无法冲过去保护陶铸,只好眼巴巴望着4架飞机往来穿梭般在楼上左右盘旋,投弹和扫射。轰炸约一个钟头光景,4架飞机才向南飞去。这时,吴甄铎等市委机关干部纷纷从各自隐藏的地洞里爬出来,他们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马上找到被尘土掩埋在废墟里的陶铸。大家上前一齐用手扒开厚厚的尘土,发现陶铸居然大难不死地从碎砖乱瓦里爬了出来,只是他身上沽满了尘土,脸也是黑黑的,只露出一口白牙在向大家笑。吴甄铎等人要求陶铸马上撤回八面城,可是陶铸却说:“现在不是撤退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把市委的牌子挂出来。天黑以后再撤出去,明天还要进城。总之,只要我们军队在打,我们地方干部就要进城。”     夜里,当陶铸率领市委干部从四平战区撤往省委机关所在地八面城时,半路上又一次遭遇了敌机的追赶轰炸。那是国民党的守城部队获悉陶铸出城的消息,再派来敌机进行追赶轰炸。但是,由于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四周都是庄稼地,所以这次敌机的轰炸没得逞。陶铸很快指挥机关干部退至路两旁的青纱帐里。敌机在路上又胡乱轰炸一阵,最后灰溜溜而去。     次日,四平战区打得更加激烈,我军独立一师师长马仁兴在城区指挥冲锋的时候,不幸被敌人的流弹击中牺牲。这件事发生以后,陶铸又率省、市委一批干部来到尚未解放的四平,有人劝他千万不要再冒险了,可是陶铸说:“你们不要以为他们打死了个马师长,别人就不敢进四平了。在这个时候,我应该去,因为我去了,声势会更大一些。这对震慑敌军有利。”大家都知道陶铸所以冒险率省委、市委干部来到硝烟未消的四平战场,其作用全不在于军事上的作用,而在于鼓舞我地方干部和担架队的士气。四平战役结束后,陶铸曾亲自为在战役中饮弹身亡的地犯刹恐鞒至俗返看蠡帷K妆饰谒钠秸揭壑形闹案刹亢偷<芏釉保庑戳似成胶拥耐炝骸案Ч淄吹磕咽槌梁叮恼だ晕坑⒘椤!碧罩刮剿涝谒钠浇稚系亩懒⒁皇κΤぢ砣市饲妆侍庑赐炝骸坝⑿垡阎镆担杉ち粢话晗恪!苯夥耪秸崾院螅罩恼庖煌齑时坏钡卣慰淘谒钠秸揭奂湍钏希晌馕环榛鹬凶搅杉摹奥肀呈榧恰绷舾杉嗣竦恼涔笠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