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伟大社会革命” 重要论述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文/高长武

2018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讲话对“进行伟大社会革命”作了深刻阐述,提出了若干重要论断,具有重要而深刻的理论和现实意义。这突出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第一,以“进行伟大社会革命”对我们党成立 97 年来的探索和实践历程进行高度理论概括, 进一步拓展了社会革命的内涵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在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 97 年的实践中得来的。这里使用了“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 97 年的实践”这样的重大表述,实际上是对我们党成立 97 年来团结带领全国人民进行的革命、建设、改革的探索和实践历程,用“进行伟大社会革命”作了高度的理论概括。

我们党成立 97 年来,带领全国人民进行艰辛探索和实践,为中华民族作出了伟大历史贡献:一是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了 28 年浴血奋战,打败日本帝国主义, 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二是团结带领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消灭一切剥削制度, 推进了社会主义建设,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 三是团结带领人民进行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极大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创造性,极大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极大增强社会发展活力,人民生活显著改善, 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国际地位显著提高,实现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习近平总书记用“进行伟大社会革命”对我们党97年波澜壮阔的光辉探索历程和为中华民族作出的伟大历史贡献进行了高度概括,这就大大拓展了社会革命的内涵。从这样的概括来理解,社会革命就不仅仅局限于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阶级斗争、一种社会制度代替另一种社会制度的制度更替,还应包括生产关系方面的改革与完善以及生产力方面的革命性变革,也就是通过调整生产关系中与生产力不适应、上层建筑中与经济基础不适应的部分和环节,即通过改革束缚生产力发展或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旧的具体体制机制,使社会制度自身不断完善和发展,扫除生产力发展的障碍,促进生产力的发展,进而引起经济生活、社会生活、工作方式和精神状态的一系列深刻变化和进步。也就是说,我们进行的社会革命,是破立并举的过程,不仅要打破一个旧社会,还要建设一个新社会,打破旧社会的过程属于社会革命的范畴, 建设新社会的过程同样也属于社会革命的范畴。无论是打破旧社会还是建设新社会,都是进行社会革命的题中应有之义,二者相互递进、不可分裂,前者为后者提供基础和前提,后者是前者的继续和深化。当然由于它们各自所处的社会革命的发展阶段以及所面临的具体形势和任务不同,具体的实现途径和方式方法自然也是不同的。

第二,阐释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关系,进一步回答了社会革命当前和今后的任务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重大政治论断。那么,它与进行伟大社会革命是怎样的关系呢?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必须一以贯之进行下去,要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进行好。这就深刻阐释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关系,同时也明确回答了当前和今后我们党领导人民继续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目标和任务。

其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脱离实际空想出来的, 而是在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 97 年的实践中得来的,是 97 年来持续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产物。脱离了 97 年伟大社会革命的丰富实践,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就无从生。

其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虽然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了 97 年的社会革命,为中华民族的发展进步作出了伟大历史贡献,取得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宝贵成果,但是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任务并未完结, 还要继续进行下去。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新时代我们党的重要工作任务,就是要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进行好。

其三,继续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长远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最终是要向共产主义过渡的。革命理想高于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叫共产党,就是因为我们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把共产主义确立为远大理想。我们是共产党人,如果丧失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 也就不成其为共产党人了。因此,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都要坚定理想信念,自觉带头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忠实践行者。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 一场社会革命要取得最终胜利,不可能一蹴而就,往往需要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需要经历多个不同的发展阶段,需要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逐渐积累变化过程。我们党带领人民进行社会革命的 97 年探索和实践, 以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社会革命的实践,最终目标是一致的、明确的,就是要在中国把社会主义建设好,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这一远大理想。

第三,强调了必须以党的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明确了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领导力量及其应该具备的精神状态

习近平总书记在这次讲话中几次提到这一问题。他强调,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党必须以党的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必须坚持和加强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在97 年的伟大社会革命历程中,中国共产党是领导者, 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社会革命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也应该而且必须成为当之无愧的领导者。

97 年来,中国共产党成为带领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领导者,是历史和人民的选择,是中国共产党不断加强自身建设、通过长期不懈奋斗而取得的。但昨天的成功并不代表着今后能够永远成功,过去的辉煌并不意味着未来可以永远辉煌。打铁还需自身硬。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社会革命进程中,党要成为领导者,决不能躺在历史的功劳簿上,因为胜利而骄傲、因为成就而懈怠、因为困难而退缩,而是要继续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应对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克服精神懈怠危险、能力不足危险、脱离群众危险、消极腐败危险,把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需要党勇于进行自我革命,需要全党同志必须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大力弘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精神,勇于把我们党领导人民已经进行了 97 年的伟大社会革命继续推进下去!

第四,澄清了关于社会革命的一些错误观点和认识,有利于消除噪音、杂音,为我们党领导人民持续推进社会革命提供良好的思想舆论环境

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中关于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重要论述,非常有针对性地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清晰明确的回答,有力地澄清和反驳了这些错误观点和认识。毋庸讳言,关于社会革命这一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思想理论界存在一些错误观点和认识。比如,有的把革命与执政、革命党与执政党完全割裂和对立起来,认为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成为全国范围内的执政党后,就不再是革命党了,就不能再提革命、再讲斗争了,要“告别革命”、“避免斗争”,谁要是提革命、讲斗争,谁就是“左”;有的丑化革命,无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展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和必然性,抹杀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对推动中国社会进步所起到的重大历史作用;有的否定改革,借改革过程中长期积累的一些问题否定改革的必要性和所取得的巨大历史成就;有的蓄意无视作为“中国的第二次革命”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把改革定义为往西方资本主义道路的方向改,妄图改变我国社会制度性质和党的领导地位;有的对党的最高理想和奋斗纲领认识有偏差,认为共产主义是“虚无缥缈的幻想”,永远也不可能实现,等等。这些错误观点和认识,本质上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对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的基本内涵、发展阶段、实现途径、长远目标的理解有偏差甚至是错误的,没有把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的几个历史时期以及党的阶段性的纲领和目标与最高纲领和长远目标作为一个整体来认识。

要深入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进行伟大社会革命重要论述的精神实质,进一步认清上述错误观点和错误认识的本质、根源和危害,需要从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统一关系的视角去观察和分析。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充满着矛盾,其中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是社会的基本矛盾。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是辩证统一的关系。生产力的性质和发展要求决定着生产关系的性质和发展要求,生产关系也会反作用于生产力,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的状况和发展要求,就会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否则就会束缚甚至阻碍生产力的发展。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产生、性质和变化发展,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有什么样的上层建筑,同时上层建筑也会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及其规律,支配着社会发展的进程,决定着社会形态的演进和更替。

从这样的视角出发,来观察和分析 97 年来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实践历程,展望今后党带领人民继续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进程,无论是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新中国,还是经过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制度;无论是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开展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还是实行改革开放,开创并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无论是当前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进行好,还是经过长期奋斗未来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本质上都属于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 运用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辩证统一关系原理,致力于妥善解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这两对社会基本矛盾,从而推动中国社会发展进步、最终走向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的探索历程。

简而言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已经进行的革命、建设、改革的实践历程,以及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奋斗进程,都属于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范畴,都是通过持续进行伟大社会革命从而最终实现共产主义远大理想的必经的历史发展阶段。理解了这一点,对上述错误观点和认识的本质和根源,我们才能看得更真切,对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进行社会伟大革命论述的深刻意蕴和重大意义, 我们才能理解得更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