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五四运动

文/邯郸市延安精神研究会 武东瑞 赵志锋

毛泽东同志是湖南五四运动实际上的发动者和主要领导人。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他认真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迅速完成了从一个爱国主义者向共产主义者的转变,并在以后的革命实践中,高举五四运动的旗帜, 成为伟大的人民领袖。

 

一、毛泽东同志是五四运动的重要参与者,是五四运动在湖南的发动者和领导人

毛泽东很小就产生了救国救民的宏大理想。在五四运动之前,毛泽东身边已经集聚了一大批满腔热血的爱国青年,并与蔡和森等人在1918 年4 月组建了新民学会。学会起初以“革新学术,砥厉品行,改良人心风俗”为宗旨。那时在法国留过学的吴玉章和蔡元培等发起了留法勤工俭学运动,号召中国学生去法国勤工俭学。毛泽东与蔡和森在湖南发动、组织大批青年,先到北京预修法文,然后再去法国勤工俭学。在北京,毛泽东见到了一些新文化运动的著名学者。他多次聆听李大钊的讲演, 阅读了李大钊的大量文章,对自己的思想变化产生重要影响。毛泽东的抱负和才干也得到李大钊的赞赏,他认为毛泽东是“湖南学生青年的杰出领袖”,亲自介绍他加入少年中国学会、新闻学研究会和北大哲学研究会。

五四运动发生后,湖南反动军阀张敬尧封锁消息, 直到 5 月 9 日,长沙的《大公报》冲破新闻封锁,报道了北京学生的爱国运动,毛泽东才得到五四运动爆发, 北洋军阀对革命青年进行镇压的消息。他召集新民学会成员何叔衡、周世钊等商议,积极响应北京的五四运动。他写了一张措词激烈、鼓动人心的传单,以一师学生会名义发出,宣传“毋忘国耻,誓死反抗”。5 月 14 日, 毛泽东参加省教育会各干事、各校校长联席会议,致电北京政府,要求罢免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以谢国人”。5 月 23 日,邓中夏等人受北京学联委派来到长沙,找到毛泽东等人。当晚,毛泽东和邓中夏到了第一师范,与一师新民学会会员见面,共同商讨了湖南如何进一步加强组织,改组湖南学生联合会。6 月 3 日,在新的湖南学生联合会的组织下,长沙20 所学校学生统一罢课, 并向北洋政府提出了“拒绝巴黎和约、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等六项要求。毛泽东一直站在运动的前哨,成为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在湖南学生联合会的基础上,7 9 日成立了湖南各界联合会,这是继北京、天津、上海、南京各界联合会后的第五个反帝反封联合战线性质的群众组织,推动了湖南革命运动的深入发展。

 

二、毛泽东同志认真总结五四运动的经验教训, 完成了从一个爱国主义者到马克思主义者的转变

毛泽东于 1919 年 7 月 14 日在长沙创办了《湘江评论》,作为湖南学联的机关刊物。在该刊上发表的《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中,他旗帜鲜明地赞颂了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影响。他说:“俄罗斯打倒贵族,驱逐富人,劳农两界合立了委办政府,红旗军东驰西突,扫荡了多少敌人,协约国为之改容,全世界为之震动。”毛泽东在这里详细论述人民必须联合、团结、组织起来以和有组织的统治压迫阶级对抗的极端重要性。8 月中旬,《湘江评论》第五期刚刚印出,便遭到湖南督军张敬尧的查禁,罪名是宣传“过激主义”,被迫停办了。湖南学联也同时被强行解散。《湘江评论》被封后,毛泽东又应邀主编一个学校学生会出的周刊《新湖南》。不久,《新湖南》也被张敬尧封闭了。

此后毛泽东领导新民学会会员们召集“学联”积极分子,发动全省学校总罢课,联络省内外力量开展了驱逐张敬尧运动。经过日夜紧张活动,全省各校学生统一罢课,表示反张。以毛泽东等新民学会会员为领导核心的学生界教育界组织“驱张代表团”,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处活动。但是,张敬尧直到 1920 年 6 月才在各派军阀压力下于 11 日从长沙仓促出逃。这使毛泽东对中国社会的现实有了深刻认识,依靠思想解放和学生运动,无法完成反对封建主义的任务,无法改变军阀割据的现实,也无法完成反对帝国主义的历史任务。在陈独秀李大钊等人影响下逐步转变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1920 年夏天,毛泽东在长沙组织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参加者有新民学会会员、湖南学联干部和个别进步教员。会员都学习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等书,研究俄国革命等,很快又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从此坚定走上了马克思主义革命道路。

 

三、毛泽东同志对五四运动作出了科学评价, 指引了青年运动的正确方向

毛泽东是中国现代史上亲自参与五四运动的政治领袖。毛泽东多次对五四运动给予高度评价,指出“五四运动所反对的是卖国政府,是勾结帝国主义出卖民族利益的政府,是压迫人民的政府。这样的政府要不要反对呢?假使不要反对的话,那末,五四运动就是错的。这是很明白的,这样的政府一定要反对,卖国政府应该打倒。”毛泽东认为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彻底地反对封建文化的运动,自有中国历史以来,还没有过这样伟大而彻底的文化革命。当时以反对旧道德提倡新道德、反对旧文学提倡新文学为文化革命的两大旗帜,立下了伟大的功劳”。

毛泽东明确指出“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呢?拿什么去辨别他呢?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结合的,是革命的, 否则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他今天把自己结合于工农群众,他今天是革命的;但是如果他明天不结合了,或者反过来压迫老百姓,那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了。”“中国的知识青年们和学生青年们, 一定要到工农群众中去,把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农大众,动员起来,组织起来。”“真正的革命者必定是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的。”

实际上,正是五四时期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真理的知识青年,走上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通过建立革命武装,反对帝国主义和一切腐朽的统治力量,中国人民逐渐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四、毛泽东同志探索了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 带领中国人民初步完成了五四运动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

毛泽东同志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深刻把握中国革命的现实,创造性提出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经过艰苦卓绝的土地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最终推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台湾省除外)的统治,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废除了满清以来历任政府与帝国主义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取消了帝国主义列强在华所有特权。建国后, 毛泽东同志继续高举反对帝国主义的旗帜,1950 年打出国门,领导中国人民志愿军以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在朝鲜战场上抗击美帝国主义纠集的所谓“联合国军” 的侵略,並取得了辉煌的胜利。抗美援朝的胜利不但激发了中国人民的自信心和自豪感,更深深鼓舞了亚非拉人民掀起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潮,瓦解了帝国主义全球殖民统治。此后经过抗美援越和一系列支援亚非拉人民解放运动以及帝国主义国家内部的人民解放斗争措施,毛泽东同志终其一生为反对帝国主义全球统治作出了空前伟大的贡献,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从反封建的角度讲, 毛泽东同志带领中国人民终结了封建土地制度,建立了社会主义土地公有制;废除了封建族权神权和一切等级制度,建立了人民民主的政治制度;废除不平等的民族压迫和对妇女的各种束缚,实现了彻底的民族平等男女平等;向封建礼教封建文化发起了一波又一波冲击, 使民主平等的观念深入人心。后来封建主义的东西虽偶有涟漪,但是终究难成气候,可以说对封建主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我们纪念五四运动,就是要继承毛泽东同志那一代五四先贤的遗志,发扬他们的斗争精神,学习他们的斗争艺术,去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我们只有高举马克思主义的伟大旗帜,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决服务、依靠和动员广大人民群众, 万众一心、不畏牺牲、艰苦奋斗,才能彻底完成反对帝国主义的历史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