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央企抗震救灾行动想到国企改革魂不能丢

由央企抗震救灾行动想到国企改革魂不能丢


文/方 敏


看到《九寨地震,今夜无眠!抗震救灾,央企行

动!》的报道,禁不住兴奋和激动。危难关头,更显英

雄本色!大到国家、政府、军队,小至各种企业,衡

量其性质和制度先进与否,在人民最需要的关键时候,

做不做、做什么、怎么做,往往立见分晓,是最有说服

力的!

记得 2014 年 8 月鲁甸地震后,我国央企坚决听从

党和国家召唤,关键时候冲锋在前。当时应国资委同志

约请,笔者以《国企要当好国之栋梁》为题撰文,系统

阐述了中国国企应担当的五大社会责任,旨在立足我国

实际说明,社会主义国企要当好国家和社会的“顶梁柱”,

与资本主义国家只能当“修补匠”的国企不是一回事,

如果削足适履,会犯颠覆性错误!

文中指出:在抗震救灾中,中国国企雄威彰显,特

别是中央企业临危受命,迅即启动应急响应,全力投入

震区救援工作,从三大通信公司重点保通提速,三颗卫

星资源开通“绿色通道”,三家大油企加大成品油投放

确保供油不间断,到电力抢修、电网全面恢复供电,航

空、铁路、物流等紧急调动保障物资运输;从技术专家

和专业人员赶赴灾区抢险突击支援保障,到食品、水、

药品、医疗器械、帐篷、衣被等救灾物资紧急调运和后

方组织应急生产;从一线全力拼搏有序展开救援战斗,

到国资委统一领导下各大企业 24 小时领导值班和带班,

救灾情况指令及时上报下达,展现了一幅社会主义国有

经济关键时候集中力量协同作战,全方位、大力度、高

效率地为人民排险救难的壮丽图景。央企在抗震救灾中

的出色表现,受到全国民众的赞扬,让社会看到了国企

的素质、国家的希望。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国企通过改

革不能削弱而要加强,“确实要担当社会责任树立良好

形象”。

什么是国企必须担当,且应担好的社会责任?

一是当好“基石”。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无论

是私企、外企,还是国企,都是市场经营主体,应享有

参与市场竞争的平等权利,而国企承担着占主体地位的

公有制经济责任和制度责任,是代表全民利益的最重要

的市场主体,其经济效益水平和财政贡献水平,对国家

对人民至关重要。因此,国企改革不能退出效益高的竞

争性行业,只干“赔本买卖”,而应积极参与市场竞争,

在竞争中增强活力,实现资产运营优质高效、保值增值,

为国家多交税利,为社会多作贡献。

二是当好“主力”。中国由“经济大国”向“经济

强国”迈进,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国家队”。以央企为

主的大型国企,在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应对世界经济风

险和支撑国家战略发展大局上,必须承担和发挥不可替

代的决定性作用。通过对外投资、资源收购和企业并购

等,积极融入全球化竞争,形成自身的核心技术和品牌

影响力,当好中国经济走向世界的“航母舰队”。

三是当好“主导”。在我国,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

决定性作用不是无条件的,必须更好发挥政府宏观管理

和调控作用,来防范和校正市场盲目性造成不良后果;

私资、外资等非公经济具有两重性,既有促进经济发展

的积极作用,又存在雇佣劳动剥削和追逐私利或外国资

本利益的刚性,因而对其既要鼓励支持,又要加强引导,

使之顺应社会主义发展需要。而无论对市场运行引导,

还是对非公经济引导,都须依靠国有企业在微观经济层

面发挥主导和带动作用来实现,否则政府在宏观层面上

的调控管理难以奏效,国家发展战略目标更难实现。这

就要求国企在改革中,必须强化主导意识,努力提高国

资在社会总资产中的比重和国资所控制的资产比重,坚

持国资有效控制事关国家安全和经济命脉的重要领域,

积极影响和控制一般竞争领域,有力带动和引领非公经

济落实国家政策、管理规定和调控要求,带头实施国家

经济发展战略,主导和保证国民经济健康运行和可持续

发展。

四是当好“靠山”。国企是全民所有制经济的实体,

是全体人民的财产凝聚和利益源泉,也是国家和人民抗

御风险、应对灾害、战胜困难乃至支持正义战争的经济

依靠。因此,国企必须树立高度的责任感,当好人民的

“靠山”,平时努力创造财富,增强国家经济实力,维

系国计民生,保障社会公益,为提高社会共同富裕水平

作贡献;在突发危难情况下,能够向人民军队一样,坚

决听从党和国家召唤,为人民利益冲锋在前,坚决服从

大局、需要什么资源,就迅速调集什么资源,高效协调

地发挥支援保障作用,救国济民于危难之际,充分显示

社会主义优越性。

五是当好“示范”。社会主义国企理应成为先进

生产力、先进企业文化和先进企业制度的代表,成为

非公企业的学习榜样。国企深化改革、完善企业制度,

必须从我国实际出发,不能简单照搬照套西方企业制度

那一套。应当看到,今天国企管理上存在的不少问题,

正是由于在以往改革过程中食洋不化、生吞活剥、机制

脱节带来的后遗症,必须通过创新和完善中国特色现代

企业制度来解决,充分体现党组织的领导和社会主义企

业民主管理的优良传统。我们天天讲“制度自信”,难

道落到企业制度上,就毫无自信了吗?中国国企应当有

这样的雄心壮志,在继承中创新,在改革中完善,建立

健全真正代表先进、符合人民利益和意愿的现代企业制

度,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去影响世界,显示强大的生

命力。

然而,当时同样应约国资委为央企说话的北京某知

名专家,却发表了一番酸溜溜的评论。他说:“在成熟

的市场经济国家,大额支出的决策权属于股东大会,所

有股东对这类决策具有知情权和投票权,否则,将面临

被诉讼的风险。包括央企在内的中国企业正在走向国际

化,遵循公司治理规范是中国企业成为现代企业的重要

标志。”


“中国的公司治理还不成熟,在褒扬企业社会责任

行为的同时,不要忘了要信守公司治理制度,不能侵害

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也许可以特事特

办,但不能以破坏制度作为代价,那样的话,制度的公

信力将会丧失,这样的代价将可能是惨重的。”

此话似乎不无道理,在一些所谓的改革精英人士中

恐怕相当具有代表性。但试想:如果国企改革的结果,

就是让国企为私人资本服务,而国企本应担当的社会责

任,却成为公司治理制度所不允许的大逆不道,这样的

制度要它何用?还能保证中共领导的社会主义国企性质

不变吗?

故而笔者又发评论:“呜呼!西方所谓的现代企

业制度如此神圣,一旦让中国的国资国企套进去,今天

尚存的那些从习总书记到民众还寄希望以加强的国企

社会责任,恐怕都要成为明日黄花,成为海市蜃楼般的

泡影了!”

中国国企还要不要、能不能担起“顶梁柱”的社

会责任,关键在于要不要、能不能真正坚持和加强党的

领导。

习近平在全国国企党建工作会议上特别强调,“国

有企业和国有资产必须牢牢掌握在党的手中”,要通过

加强和完善党的领导,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使我国国

企成为党和国家“最可信赖的依靠力量”,担负起贯彻

中央决策部署、赢得新的伟大斗争胜利的特殊重大历史

使命。他鲜明地提出了“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

这一国企改革的重大命题和根本任务,指出坚持党的领

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是我

国国有企业的独特优势;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

“特”就特在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把企业

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并且明确:“国有企

业党委(党组)是公司治理结构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

企业其他治理主体要自觉维护这个核心。”

可见,国企无论怎么改革,坚持“姓党”原则不能

动摇,千万别做“洗澡水连孩子一起倒”的蠢事!

我们应该坚定不移地以习近平讲话为根本依据,来

指导国企改革。

建立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就必须把国

企党的领导全方位、全过程地落到实处,而绝不能成为

一句敷衍上头的空话,一种虚有形式的空壳,一顶“皇

帝新衣”式的空帽。

习近平强调,党组织作为公司治理结构中的领导核

心和政治核心,“这应该是一种制度安排”。在组织架

构上,就必须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之

中,国企公司制改造,不能只有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

总经理等西方公司制机构,必须建立党组织作为企业法

定的核心领导主体,对其他治理主体实施领导职权。应

明确规定,党委会(党组)与董事会是领导机构与被领

导机构的关系,不是互不搭界的“两架马车”;是公司

领导核心与经营决策中心的关系,不是职责雷同的重复

设置。在作用发挥上,党的领导必须融入公司治理各环

节,使党对国企的领导与业务工作紧密结合,对公司治

理过程中的用人、规划、决策、执行、监督等各环节,

真正发挥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

正如习近平所强调,“要明确党组织研究讨论是董

事会、经理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也就是说,

企业大的规划和决策方案,未经党委会集体讨论同意,

不得提交董事会决策。“不能把‘参与决策’变成‘陪

衬决策’,不能以书记个人参与决策代替党组织集体研

究讨论。企业党委(党组)也要尊重其他治理主体,既

维护董事会对企业重大问题的决策权,又保证党组织的

意图在重大问题决策中得到体现。”

难免有人质疑,像这样强化党委核心领导作用,岂

不会削弱甚至取代董事会的职权,这不符合“现代公司

制”的规则呀?其实,这恰恰是需要解放思想、破除“西

化迷信”,坚定制度自信、“走自己的路”的问题。

西方公司制是为私人资本服务的,作为股权代表的

股东会及其产生的董事会理所当然地成为企业的最高权

力机构,作为大股东代表的董事长理所当然地成为可以

临机决断和最终拍板的“总裁”;董事会领导下的总经

理和监事会“两权分立”,都是向董事会负责,为董事

长“管家”和“看家”的。但是,社会主义国企是全民

所有制企业,国企资产是属于全体人民的,国企如何经

营和发展,关乎全体人民的利益,关乎国家政权和经济

基础的支柱和命门,理所当然地必须坚持党管国企。无

论是在国有独资公司,还是在国有全资公司,或国资控

股的混合制公司,董事会都不能脱离党的领导,而必须

置之于党委集体领导制度下,履行企业生产经营的筹划

和决策职责,并向党委负责,同时也向股东负责。企业

的重要人事权,在西方公司制中由董事会掌握,而在中

国特色现代国企制度中由党委领导和把关,这也是顺理

成章的。如果说这是对董事会权力的削弱,那也是重归

正道的必要制度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出现了一种论调,说国企推

进“混改”,实行公司制,就是为了改变所剩不多的“全

民所有制”国企性质。这是完全错误的曲解,不符合习

近平关于“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改革指导思想,

且直接违反宪法。股份制(混合制)企业的性质,取

决于谁控股,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常识。

不用说国有独资公司或国有全资公司,那就是完全的全

民所有制企业;即便是国资控股公司,那也是放大了国

有资本功能的全民所有制性质的混合制企业。正因如

此,也才能谈得上坚持党组织在企业的核心领导地位

和作用。如果是私资或外资控股公司,那就是放大了

私人资本或外国资本功能的私有制性质的混合制企业,

根本谈不上党组织在企业的地位和作用。无论是谁,倘

若使国企“混改”的结果,事实上成为借机放弃国资

控股,改变国企性质,搞掉“全民所有制”,那就是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全体人民的犯罪!人民绝不会答应,

也绝不会允许!

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为大前提,

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为大前提,为做强做优做大国有

企业、更好担当“顶梁柱”而强“根”固“魂”、建章

立制,建立完善全新的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还

是以西方新自由主义那一套骗人说教为经典,用资本主

义国家制度下的私有企业制度模式改造中国国企,这是

两条根本不同的国企改革路线,会给中国人民和中国经

济带来两种根本不同的命运。以往国企改制造成权力制

约失效、国资流失严重、腐败触目惊心的深刻教训,已

经证明:从西方照搬的那套服从私人资本利益及其代理

人意志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不可能自动适应公有财产

维护、经营和管理的要求,相反,一旦与官僚利益集团、

私有资本利益集团相结合,极易变成一种“公权私用”

的制度工具,为财产的“化公为私”提供便捷之径。如

果今天的改革,继续自废武功、重蹈覆辙,问题只会愈

来愈严重,而沉疴难返!

应当看到,目前有不少人对习近平“中国特色现代

国有企业制度”的改革思想处于理解不深、接受不了、

言行跟不上的状况。他们的头脑还停留在改革初期的那

种“党企分开”“党不管企”的不清醒认识,还在迷信

西方那一套企业制度模式,甚至把那一套当成“普世法

则”来定制我们今天的国企改革。他们总是拿“国际惯

例”说话,好像只有西方设计的公司制才是真正的公司

制,甚至把前些年带有明显西化影响缺陷的《公司法》

和公司章程当作紧箍咒来自缚手脚,不愿革故鼎新,不

敢越“雷池”一步。

在这个问题上,习总书记说得非常明了、透彻。他

指出:“要把党建工作要求写入公司章程。这个问题没

有什么可回避的,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国是中国

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宪法都明确了党的领导地

位,一个公司章程有什么好回避的!不要‘犹抱琵笆半

遮面’!就是不写,人家也知道我国国企是有党组织的,

这个问题不说清楚,我看不是迷惑了敌人,而是迷惑了

自己!”

他还明确讲:“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

要立足我国国情,不要生搬硬套外国的做法。公司治理

本来就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英美模式’

也好,‘德国模式’也好,只是公司治理一般性原理在

不同制度背景下的反映。我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

会主义国家,国有企业当然要同大的体制合拍,不要向

任何西方企业看齐,也不可能看齐。” 真是鞭辟入里、

淋漓尽致!

我们的领导干部应该想清楚,特别是那些还糊涂、

犹疑的同志要翻然猛醒,跟上习近平国企改革思想的前

进步伐,增强无愧于“党在经济领域的执政骨干”的政

治自信心和政治责任感,不要稀里糊涂地中别人的圈

套。我们的国企改革大军中,应该涌现出更多坚决贯彻

习总书记讲话精神,勇于彰显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

度优势和力量优势,为党为国为民敢担当、有作为、多

贡献,拿出“做强做优做大”国企改革实绩的好典型、

好形象,而不是理不直、气不壮的自我萎缩形象。

中国国企改革,魂不能丢、质不能变,红旗不倒、

英雄挺立,这是党的重托,人民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