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讲座 《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

第7章:讲座 《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读点马列原著讲座》之十三/荀春荣    差不多整整100年前,即1905年末,正当俄国民主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列宁避开沙皇暗探的追踪,风尘仆仆地从国外归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连续写出十几篇文章,对当时的革命起到了及时的指导作用。《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就是其中非常著名的一篇。在这篇文章中,列宁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针对形形色色地主资产阶级文人所主张的“纯艺术”、“绝对的创作自由”,以及立宪民主党人提出的“无党性”口号,极其鲜明、非常深刻地指出,无产阶级宝学事业是党的事业的组成部分,必须接受党的领导,必须为劳动人民服务;党的领导则毙胱裱难б帐醯奶厥夤媛伞U獗闶侵奈难У承栽颉:罄疵蠖岷衔夜锩囊盏氖导旨右苑⒄梗顾晌幌钅谌莞岣弧⒂跋炝Ω蟆⒄攵孕愿康闹傅几锩囊帐乱档幕驹颉=裉煳颐侵囟亮心馄饣灾鳎械剿匀痪哂泻芮康南质狄庖濉 文学事业是整个无产阶级事业的一部分    在《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一文中,列宁鲜明地提出:“对于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写作事业不能是个人或集团的赚钱工具,而且根本不能是与无产阶级总的事业无关的个人事业。”“写作事业应当成为整个无产阶级事业的一部分,成为由整个工人阶级的整个觉悟的先锋队所开动的一部巨大的社会民主主义机器的‘齿轮和螺丝打’。写作事业应当成为社会民主党有组织的、有计划的、统一的党的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列宁选集》第1卷第663页。此后凡引此文,只注页码)这里的“写作事业”自然包括新闻、出版等事业,但主要是指文学事业。列宁这段名言,清楚地阐明了文学与革命的关系,确定了文学事业在整个革命事业中的地位和作用。     从列宁在《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中的通篇叙述中,我们不难体会到,列宁非常强调党对文艺的领导要坚强有力,而不能软弱涣散,因为软弱涣散就等于削弱甚至部分地放弃领导。回顾我们党领导文艺的历史进程,不难看出,我们曾经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也出现过不少失误,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江青、林彪反革命集团利用毛泽东的失误,大搞文化专制主义,弄得百花凋零,万木萧疏,“缺少诗歌,缺少散文,缺少文艺评论”(毛泽东语),问题更为严重。但从根本上说,失误是总结经验教训的问题。如果因为过去的失误便不敢理直气壮地领导文艺D蔷褪且蛞鲜沉恕H绻哉庑┦笪谑道吹⑹枥肷踔练穸ǖ车牧斓迹蔷透谴砦蟮摹5沉斓嘉囊盏比灰涤卸晕囊盏姆⒀匀ǎㄔ谑实笔焙颍诘鞑檠芯康幕∩希笆钡靥岢龇秸胝叻矫娴闹傅家饧U庋鲇卸嗝粗匾灰纯疵蠖对谘影参囊兆富嵘系慕不啊贩⒈砗蠖晕囊辗⒄顾鸬降木薮笸贫饔镁兔靼琢恕R虼耍蹲骷颐蔷咛逍词裁春驮跹床挥峒痈缮妫砸恍┐阆蛐缘奈侍猓梅⒀允被褂Ω梅⒀浴5诵∑皆诘车氖於腥嵘系慕不安痪图笆钡刂赋龅笔蔽囊战绱嬖凇熬裎廴尽毕窒螅该髁宋囊涨敖姆较蚵穑孔苤荒芤环矫娉腥系车牧斓迹环矫嬗忠场拔尬巍薄⑷昶淇凇D鞘导噬暇褪侨∠说车牧斓肌     党对文艺的思想领导主要是体现在指导思想上。和党的其他事业一样,党的文艺事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取消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文艺的性质就变了。人们注意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至少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文艺界一直有人曲折地或直接地、隐蔽地或公开地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以至径直主张“指导思想多元化”,实际是资产阶级思想一元化。有一位先生说得坦白:“要彻底破除现成观念,全面广泛吸取西方观念”。这无疑是说要用“西方观念”作指导。很明显,这样一来,党的文艺事业就变成西方资产阶级事业的一部分了。     文艺成为党的事业,并且要接受党的领导,这会不会影响到文艺家的创作自由呢?不会。任何自由都不是绝对的。列宁尖锐地指出:“在以金钱势力为基础的社会中,在广大劳动者一贫如洗而一小撮富人过着寄生生活的社会中,不可能有实际的真正的‘自由’。作家先生,你能离开你的资产阶级出版家而自由吗?你能离开那些要求你作侮淫的小说和图画、用卖淫来‘补充’‘神圣’舞台艺术的资产阶级公众而自由吗?”“资产阶级的作家、画家和女演员的自由,不过是他们依赖钱袋、依赖收买和依赖豢养的一种假面具(或一种伪装)罢了。”(第666页)无数事实证明,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正因为无产阶级文艺家在党的领导下,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引下,认识到了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认识到了资产阶级文艺必然没落、无产阶级文艺必然勃兴的客观规律,并置身于实现这种变革的实践中,所以他们的创作才是最自由的。正如列宁说的:这将是自由的写作,因为它在写作动机上冲破了名绥利索,考虑的是“社会主义思想和对劳动人民的同情”;在服务对象上,它冲破了供少数剥削者玩赏的禁锢,开始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在题材和主题的开掘上,它开拓出一片新天地,可以写无产阶级在历史合质抵械母锩导6庖磺校际亲什准段囊崭静辉复ゼ啊⒉荒艽ゼ盎虿桓掖ゼ暗摹 文学要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    列宁说,无产阶级文学“不是为饱食终日的贵妇人服务,不是为百无聊赖、胖得发愁的‘一万个上层分子’服务,而是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为这些国家的精华、国家的力量、国家的未来服务”。(第666页)这条原则从根本上解决了文学与人民的关系问题。在我国,毛泽东坚持并发展了列宁这一思想,进一步提出:“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为工农兵而创作,为工农兵所利用的。”(《毛泽东选集》3卷第863页)到了新时期,我们党又提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口号。这里的各种提法所产生的时代背景和具体的帐毙运溆兴煌浠揪裨蚴且宦鱿喑小⒁灰怨嶂摹     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劳动人民归根到底是物质财定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可以说,离开了劳动和劳动人民,就没有人类的历史,当然也就没有人类的文化。但是在剥削阶级占统治地位的社会里,人民群众却在很大程度上被剥夺了享受文学艺术的权利。历朝历代的文艺作品,除一些民歌、民间文学以及具有一定人民性的作品以外,劳动人民在其中是没有地位的。西方文艺的主人公多是王子、公主、勋爵之类,中国过去的戏剧舞台上更是帝王将相、公子小姐的天下。当然这些作品中也有进步和比较进步的,但其中毕竟渗透着许多剥削阶级的思想意识,同真正站岳投嗣窳⒊∩希苯臃从忱投嗣袼枷敫星榈淖髌肥遣豢赏斩锏摹V挥性诼砜怂贾饕逯傅枷碌奈薏准段囊詹拍苷嬲龅酵耆沟椎匚蛲蚶投嗣穹瘛     为劳动人民服务,就要描写劳动人民的生活、工作和斗争,歌颂他们创造历史的奋发精神,反映他们的理想和愿望。不少文艺工作者这么做了,都取得了成绩。可是也有不同意这么做的。例如有人提倡“表现自我”,说什么他们“不屑于作时代精神的号角,也不屑于表现自我感情世界以外的丰功伟绩”,“甚至于回避去写那些人们习惯了的人的经历、英雄的斗争和忘我的劳动的场景。”我们说,任何文艺作品都是社会生活在作家头脑中反映的产物,其中不可能没有作家的思想情感。但是,如果把“自我感情世界”同社会的现实生活隔绝开来,与劳动人民的“盖槭澜纭备艟矗庋摹白晕摇北厝皇敲煨〉模廖抟庖宓摹J率瞪希饫嘧髌烦怂悄歉鲂∪ψ永锏娜斯路甲陨鸵酝猓嗣袷遣宦蛘说模芬膊换崧蛘恕     劳动人民的艺术兴趣和审美爱好也是多种多样的,因而文艺作品的题材也应该多种多样。许多题材都可以写,各种人物都可以写,但工农题材应当占有一定的比例。现在有些情况很值得注意。不久前《人民日报》有一篇文章指出:“近些年,文学作品的创作数量几乎是在以几何数字(引者按:应是“级数’,)增长着。年均长篇小说的创作量已突破1000部,散文和诗歌的创作量更是直线飘升,而写工人和工业题材的作品却占不到1%”,“写农民和农业题材的作品也只占到3%左右”。有人讽刺当前某些文艺作品的内容翻来覆去就是“我爱她,她爱你,老鼠爱大米”,要么是“三上”,即“上床”(黄色描写)、“上房”(武侠内容)、“上朝”(帝王题材)。这种状况肯定是应该改变的。     出现这样的作品,直接的原因至少有两个。一是有些文艺家生活根底不扎实或者生活枯竭。文艺家要想为劳动人民服务,就必须深入生活,广泛地接触人民群众。如果高高在上,总是躲在宾馆饭店里“侃”文学,“策划”剧本,即使“侃”的时间再长,“策划”人员再多,也难以创作出高质量的作品来。二是利益驱动。有些人忘记了文艺是党的事业的一部分,忘记了为劳动人民服务的方向,蜕变为当年列宁所批判的那种把文艺当作“赚钱工具”的人,为了金钱不惜媚俗。当然现在是市场经济,一点不考虑销路是不可能的。退一步说,即便如此,表现劳动人玫淖髌分灰吹煤茫鸵欢ú荒芑竦昧己玫木眯б媛穑扛槐厮担颐堑氖谐【们懊娴摹吧缁嶂饕濉笔遣蝗莺雎缘摹     根本问题还是立场和世界观问题。文艺家不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上,不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为劳动人民服务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可能有人觉得文艺家都是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还有什么立场和世界观问题呢?其实不然。就像有的共产党员还存在立场和世界观问题一样,文艺家们也不能说人人都解决了这个问题。真正立志为人民服务的文艺家,一定也会立志解决立场和世界观问题。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的作品真正成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所需要的精神食粮。 按照文艺的规律领导文艺    文学的党性原则不仅包括使文艺成为党的事业的一部分,为千千万万劳动人民服务,还应包括领导文艺必须充分估计到文艺的特殊性,按照文艺的客观规律来领导。江青、林彪之流曾经把党性同文艺的特殊性对立起来,谁一提文艺的特殊性,就被认为是反对党性原则,这是十分荒谬的。     列宁把文艺的特殊性概括为两个“无可争论”和两个“广阔天地”。他说:“无可争论,写作事业最不能作机械划一,强求一律,少数服从多数。无可争论,在这个事业中,绝对必须保证有个人创造性和个人爱好的广阔天地,有思想和幻想、形式和内容的广阔天地。”(第664页)显然,忽视这些特殊性,就会把文艺事业同党的其他事业“刻板地等同起来”,就可能采取违反文艺特点的方法,例如行政命令的方法来领导文艺。历史证明这是行不通的。     为什么文学艺术“最不能作机械划一,强求一律,少数服从多数”、“在这个事业中,绝对必须保证”有文艺家的两个“广阔天地”呢?第一,作为文艺源泉的社会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生机勃发、丰富多彩、千变万化的活的世界,作为这个世界真实反映的文学艺术,当然不应该被构禁在某个僵硬的套子里。第二,由于文艺家的生活阅历、文化素养、思想感情、性格气质、艺术趣味等等的不同,他们对题材的选择以及对题材的表现形式也会不同。第三,创作方法和表现手法多种多样。创作方法由于和世界观相联系,确有高低优劣之分,但进步的创作方法不只一郑膊荒苡残怨娑ǎ蛔加媚囊恢帧V劣诒硐质址ǎ蔷透糜晌囊占易约喝パ≡窳恕5谒模琳吆凸壑诘男枨笫嵌嘀侄嘌模挥Ω靡膊豢赡芮科人侨ソ邮芤桓隼嘈汀⒁桓銎分值淖髌贰5谖澹难б帐踝罴衫淄G艘幻妫Р恳磺唬遣皇且帐酰辽俨皇呛玫囊帐酢V挥卸陨詈腿宋镉心持侄捞氐母惺芎屠斫狻⒍陨钫胬碛心承┬碌姆⑾趾涂氐淖髌罚谝帐跎嫌凶拍持侄捞匦院痛丛煨缘淖髌罚庞薪细叩乃枷牒鸵帐跫壑怠W苤谡庑┓矫娑疾荒芮壳笠宦伞⑹渴纸牛愠す僖庵尽⑶科让畹囊惶祝裨虮囟ɑ嵊跋煳囊盏姆比佟     在我们党,也非常关注文艺的特殊性。毛泽东提出了著名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这无疑是一个符合文艺发展规律的方针。进入新时期以后,为了纠正过去忽视文艺特殊性的失误,我们党不断调整文艺方针。例如,尽管文艺不能脱离政治,但我们不再用“文艺从属于政治”的提法,因为这容易成为横加干涉的借口,提“文艺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也是为了避免误解,给文艺家选择题材更大的自由度。正确地全面地理解这些方针政策,必将对文艺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当然,话还得说回来。任何特殊性都包含有普遍性,普遍性就寓于特殊兄小N难У牡承栽蚴且桓稣濉L肝囊盏奶厥庑圆荒芡怂俏薏准段囊眨堑车氖乱档囊徊糠郑且投嗣穹竦摹G康魅鲜段囊盏奶厥夤媛墒俏思忧亢透慕车牧斓迹皇窍喾础H绻盐囊盏奶厥庑郧康鞯降车氖乱狄酝馊チ耍潜旧硪脖阄ケ沉宋难У牡承栽颉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开放的科学体系,它的生命力就在于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列宁关于文学的党性原则也不是凝固的、一成不变的。列宁说,我们要“发展这个原则,并且尽可能以完备和完整的形式实现这个原则”(第663页)。在这方面,毛泽东和邓小平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可以断言,随着无产阶级文艺事业的发展,随着众多文艺家的实践,文学党性原则的内容还会不断丰富和发展。不过同时也可以断言,列宁在《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中所提出的基本原则必然会万古长青,永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