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院士们先走”

“请院士们先走”


文/姬建民


最近,西安市首届科技人

才峰会结束时,市长上官吉庆

提议:“请院士们先走!”当

坐在第一排的院士们起身离开

时,第二排的中央部委、陕西

省和西安市领导则集体起身相

送并主动握手致谢。直到院士

们全部离开后,领导们才陆续

离开会场。

这个细节温暖感人。

过去,按照会议程式,凡有

领导干部参加会议和活动,座次

排名非常讲究,颇费踌躇,哪怕

是一些有名望的专家学者也“挤”

不上主席台,散会时领导干部先

走也几成惯例。这次,西安会议

的高规格阵容不仅体现了领导

求贤若渴的理念,而且引导员热

情将每位院士从大门口一直送

至会场座位,细心询问“是否吃

过早餐,喜欢喝什么茶”,再根

据院士们的喜好摆上茶水,尤其

是打破“惯例”散会“让院士们

先走”,更是体现了爱才、聚才

的诚意。再联想到西安颁行的“人

才新政 23 条”,成龙配套、无微

不至,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西

安市能够引进国内外顶尖人才 12

人,国家级领军人才 30 人,地方

级领军人才 101 人,人才净流入

全国排名第四,自然顺理成章了。

钱学森作为中国航空航天事

业的开拓者、奠基人,曾对看望

他的国家领导人说:“国与国的

竞争是人才的竞争,爱才是爱国

心切。”(见 2007 年 12 月 12 日《人

民日报》)钱老把“爱才”提到“爱

国”的高度来认识,蛮有道理。“古

之善观人国者,不观其国势之强

弱,观其用人之贤否。”习近平

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把我们的

事业发展好 , 就要聚天下英才而

用之。道理其实很简单,人才

本来就是立国、安民、复兴的

关键条件,特别是尖端人才,

更是国力强盛并自立于世界民

族之林不可或缺的要素。举凡

载人航天、量子卫星、新型导弹、

深海下潜、青藏铁路、超级水稻、

高速动车,等等,我们得以跻

身于世界科技大国而扬眉吐气,

正是拥有了一批钱老这样的尖

端人才。推及说,一个地方的

社会发展快慢、经济效益好与

不好,很大程度决定于这个地

方领导干部的爱才意识、爱才

诚意与爱才做法。

“朝多君子,野无遗贤。”

爱才敬贤已经成为检量领导干

部的砝码与衡尺。遗憾的是千

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譬如,

有的领导干部“爱财”不“爱才”,

任人唯亲,把权力所及的地方

搞成“儿子开车老子坐,外甥

打水舅舅喝”的“一亩三分地”,

而对有理想、有抱负、有才干

的人却是冷漠、嫉妒甚至排斥,

致使立志报国的才俊难尽其才、

难竟其功。也有的地方对人才

许以丰厚经费、豪宅户口等,

但缺乏对人才的应有尊重、诚

挚感情、事业关爱、容才雅量,

同样难以留才、用才。正所谓“好

贤而不能任,能任而不能信,

能信而不能终,能终而不能赏,

虽有贤人,终不可用矣。”

众所皆知,周公“一沐三握发,

一饭三吐哺,犹恐失天下之贤”;

刘备三顾茅庐礼请孔明成三分天

下;萧何月下追韩信请回帅才成

就汉朝霸业……一言以蔽之,招

才用贤绝非号召一下就可实现,

没有识才的慧眼、爱才的诚意、

用才的胆识、容才的雅量、聚才

的良方乃至用才的机制,终究难

以奏效。有些地方总是埋怨凤凰

不识梧桐树,奈何孔雀东南飞,

说到底,还是个态度与感情问题。

别的不说,就这一条散会“让院

士们先走”并逐一握手感谢,院

士们就会感觉大不一样,体会

到一种“找到家的归属感”。“周

公吐哺,天下归心。”此言至

今不诬。

经济战略确定之后,人才

就是决定的因素。“外国人能

干的,中国人都能干”。在爱

国兴业上说,科技人才与领导

干部在奋斗目标与方向上都一

致的。只有把爱才上升到爱国

来认识与实施,才能树立敬才、

聚才、用才的自觉意识,在可

能决定成败的细节上温润人心、

凝心聚力,真正打造出令人艳

羡的“人才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