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软化度”

心灵的“软化度”


文/汪金友


著名作家二月河近日在做

客中央电视台《开讲啦》栏

目时,提出了很多新颖独到

的观点。

他说,文化和文凭是两回

事,拥有了文凭,不一定就有

文化。看一个国家、看一个社

会、看一个民族、看一个团体

甚至看一个人,看他的素质是

高还是低,用什么样的标准呢?

就是要看他心灵的软化程度如

何。如果心肠很硬,没有同情心,

没有怜悯心,看到别人受欺负,

看到那些弱势群体,你不同情,

文凭再高,也不代表你的素质

有所增长。(2017 年 46 期《中国

电视报》)

用心灵的软化度来衡量国

家、民族、团体和一个人的素

质,这应该是二月河的一个发

明。过去只知道,在我们这个

世界上,有心肠硬的人,也有

心肠软的人。但并没有注意,

心肠硬有什么不好,心肠软有

多么重要。经二月河这么一说,

才突然明白,心肠硬,就是没

有同情心,没有怜悯心。只以

自己的快乐为乐,不以他人的

痛苦为苦。

仔细看看,现在这种心肠

硬的人还真不少。比如,看到

有人摔倒,也不去扶;看到有

人受伤,也不去帮;看到有人

身陷困境,也不拉他一把;看

到有人身受委屈,也不主持公

道。别人的伤,别人的病,别

人的苦,别人的痛,他们全都

熟视无睹,不屑一顾。他们所

在乎和追求的,只有自己的快

乐和成功。

这种心肠硬到一定程度,

就会视贫者、弱者、困者为草芥,

完全不放在眼中。就像西安科

技大学那位教授,因为环卫车

挡了他的路,就下车将环卫工

人暴打一顿,而且还口出狂言:

“我挣多少钱,你挣多少钱,

你敢挡着我挣钱!”还有辽宁

省辽阳市两个开车的男子,也

因看着一位 60 多岁的环卫工人

不顺眼,而将其打倒在地。

你发现没有,越是急于成功

的人,越是自以为成功的人,

心肠就越容易硬。《孟子》说:“恻

隐之心,人皆有之;羞恶之心,

人皆有之;恭敬之心,人皆有

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而为什么有些人拥有了财富和

地位之后,心肠就会硬起来呢?

因为私欲和私利,也是一种凝

聚剂和固化剂。他们的眼力和

精力,都凝聚在个人的目标;

他们的思维和行为,都只为个

人谋利。

有文凭不等于有文化,有财

富不等于有道德,有地位不等

于有威信。尽管我们经常以一

个人拥有了多少财富,获得了

什么地位,来衡量其是否成功。

但真正的人生价值,是因为自

己的存在,让社会进步,让生

命闪光,让别人幸福。

郑板桥在任潍县县令的时

候,正值山东发生大饥荒,许

多百姓人家吃不上饭。为此,

郑板桥一面开仓赈灾,一面让

籍邑中大户开厂煮粥轮食之。

他还写了一首诗,借以表达怜

民之情:“衙斋卧听萧萧竹,

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

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再看范仲淹的心灵软化

度,更让人叹服。他在《岳阳

楼记》中,写下了这样的千古

名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

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

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

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

下之乐而乐。”忧在民先,乐

在民后,这也是历代官员最高

的境界和追求。

在一定程度上,心灵的软

化度,决定了一个人成长的速

度。乐人之乐者,人亦乐其乐;

忧人之忧者,人亦忧其忧。没

有同情心的心灵,不是纯洁的

心灵;不愿意帮助别人的人,

得不到别人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