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清凉山杂谈 导弹司令的“一喜一忧”

第8章:清凉山杂谈 导弹司令的“一喜一忧”/鲁民    1999年6月,杨业功走上新的领导岗位,当上基地导弹司令。在新老司令交接仪式上,他十分坦诚地向大家说出了自己的一喜一忧:“喜的是,部队地位特殊,任务特殊,是为国家和军队作贡献的大舞台,搞得好是非常光荣的事情;忧的是,本人素质上有很大差距,搞得不好就会愧对祖国和人民,成为千古罪人!”(《中国青年报》7月29日) 正是有了这一喜一忧,他干工作夜以继日,弹精竭虑,全身心地投入,一点也不敢懈怠,他常用来激励自己和部队的一句话就是:我的时间不是用小时来计算,而是要用分钟来计算。他这样拼命工作,只争朝夕,就是唯恐“搞得不好就会愧对祖国和人民”。     正是有了这一喜一忧,他格外珍惜这个“为国家和军队作贡献的大舞台”,除了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他还争取凡事亲历亲为。为把新型导弹部队这支队伍建设好,战场建设、阵地伪装、营区建设、人员选培,每项工作他都亲自抓。他的高效运转,推动了整个部队建设同步高速前进,他倾注全部心血打造的神剑劲旅已严整成军,他的崇高精神,更成为激励无数后来人努力工作奉献祖国的强大精神力量。     正是有了这一喜一忧,他把履行我军神圣使命看得比生命还重,不顾疾病缠身,不以个人安危为念,带领部队转战四方,艰苦创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战友们说:“杨司令是累死的。为导弹事业而生,为导弹事业而死,他的一生都融入了祖国的导弹事业。”     斯人长逝,精神永存。导弹司令的一喜一忧,可以带给我们许多联想,给我们许多启发。     月有阴晴圆缺,明暗隐现;人有悲欢喜忧,七情六欲。职务提升是喜事,值得高兴庆贺,这也是人之常情,可是你到底为什么而喜,则大有差别。导弹司令杨业功喜的是登上“为国家和军队作贡献的大舞台,搞得好是非常光荣的事情”,喜得高尚,喜得豪壮。但也有人为升官而喜,是喜得名声更好听了,家人朋友面前更有面子了,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成就感”油然而生;有人为升官而喜,是喜得钞票更多了,待遇更高了,车子更豪华了,房子更大了;还有人为升官而喜,是喜得权力更大了,捞钱的机会更多了,谋私的条件更方便了。凡此种种,喜的格调庸俗,低下,肮脏,也很危险,需要给他们及时敲敲警钟,以免得意忘形,乐极生悲。     其实,升官后更需要的还是个“忧”字。因为,职务升了,不等于能力升了;官街高了,不等于水平高了;担子重了,不等于肩膀硬了;舞台大了,不等于你就一定会长袖善舞;这些东西绝不会官升自然长,与官俱进。所以,我们的同志当职务提升后,首先应当意识到的是任务重了,组织上对自己要求高了,就要像导弹司令那样,一忧自己“素质上有很大差距”,因而抓紧时间充电学习,提高工作水平和思想道德水平,增强各方面能力,以使自己胜任工作,不辱使命;二忧“搞得不好就会愧对祖国和人民”,为了搞好工作,不负众望,不当“千古罪人”,那就要有强烈的使命感,把身负责任看得重于泰山,只争朝夕,全力以赴,开拓创新,锐意进取,做一流工作,创一流业绩,让战友同行喝彩,让祖国和人民放心。     导弹司令的一喜一忧,见英雄精神,显高风亮节,可歌可泣,可师可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