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终于有钱买苹果吃了”

“我现在终于有钱买苹果吃了”


文/梁 岩


对很多人来说,吃苹果早已

不是什么奢侈的事情。随便进到

哪个超市,买一袋子拎回家,想

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而最

近一位农村老大娘的话,让我受

到了很大的震撼。

2017 年国庆假期回农村老

家,一个镇里的干部告诉我,按

照现在的政策,农村老人到了

60 岁的时候,可以每月领到 50

元的养老金,以后还会每年增加。

当他们把第一个月的养老金,交

到一位刚满 60 岁的老大娘手里

的时候,这位老大娘高兴地说:

“我现在终于有钱买苹果吃了。”

据说这老大娘夫妻俩,还能

种一点地。吃的粮食和蔬菜,都

不用发愁。只是这零花钱,只能

到逢年过节时,儿子给一点。精

打细算,也只够买些油盐酱醋。

所以这位老大娘,轻易吃不到自

己想吃的苹果。

可能,这位老大娘并不属于

贫困阶层。因为她有土地、有儿

子,而且老两口身体健康,还没

有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但连苹果

都舍不得吃,说明他们的生活状

况,还是有一些问题。而且这种

现象,在农村并不是个例。

作为农村老人,主要的经济来

源,应是儿女的供养。而有些儿女,

自己收入不高,所以给父母的钱,

便非常有限。我见过一个 70 多岁

的老太太,她有两个儿子,只在每

年过年时,每个儿子才给母亲 200

元钱。还有些儿女,有了钱之后,

买车、买楼、供子女上学。把供

养老人,排在最后一位。

也有很多的农村老人,即便手

里有一点钱,也是舍不得花。一是

人情往来,需要很多的开支。比

如到了过年,要给孩子们压岁钱。

孙辈上学,也得有所表示。当然,

他们更怕自己将来生病,必须留

点应急钱。

这件事,让我对“贫穷”二字

有了重新认识。“贫穷”和“富有”,

都是相对而言的。虽然很多农村

老人的生活收入,并没有在国家

规定的贫困线以下。但买不起苹

果的人,较之于买得起苹果的人,

就是“贫穷”。解决贫困的第一步,

是有饭吃;第二步,就是有苹果吃。

老大娘能够有钱吃苹果,也算是

社会的一大进步。

前几天,我在北京街头遇到一

个 50 多岁的农村妇女。她拦住我,

说自己来北京打工,还没有找到

工作,现在没钱吃饭,请我帮她

一下。我说:“那好吧,我给你

买两个面包。”她跟我来到路边

的一家小超市,拿起一包火腿说:

“我想要这个。”接着,我付了

18 元钱,她拿着火腿走了。我

看着她的身影,过了马路,坐在

街边的一个台阶上,打开火腿吃

了起来。

我的心踏实了,知道她确

实很饿,不是一个骗子。

因为经常看到乞讨发财的

新闻,所以我们对那些求助者,

大多投以怀疑甚至鄙视的目光。

其实,他们中的多数人,真的

很穷、很饿、很需要帮助。而且

像那位老大娘一样,尽管很想

吃苹果,却绝不会向别人开口。

我认识杭州的一个老板,

他每招收一个员工,都要求对

方提供自己的和父母的两个银

行账号。然后把每个人工资总

额的 20%,直接打到其父母的

账号里,确定这是孝老工资。

这个老板说,对父母不好的人,

对别人也不会好。

我们的愿望,就是让每个

想吃苹果的老人,都能吃到

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