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醉亡,同桌判赔”的警示意义

“聚会醉亡,同桌判赔”的警示意义


文/张玉胜


厨师李先生在 2015 年 12 月

31 日晚与同事聚会时,饮酒过

度导致脏器衰竭死亡。其家人

认为送医后同事拒绝为李先生

洗胃是意外发生的原因,为此,

将聚会现场的 19 人告上法院索

赔 136 万余元。该案 15 日在朝

阳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为无

充分证据证明这 19 人未尽对酒

友的注意义务,但不排除送李

先生就医的 11 个人拒绝为李先

生洗胃,为此法院判决这 11 人

承担 7.5 万的死亡赔偿金、医疗

费等。(11 月 16 日《新京报》)

“一醉方休”曾被奉为最

惬意和最豪爽的饮酒境界,但

在现实生活中因不当劝酒或过度

嗜酒而导致“一醉长眠”的乐极

生悲,却不乏其例。厨师李先生

借辞旧迎新之机设宴款待同事,

不仅无端断送自己的宝贵生命,

也造成了家人与同事间的对薄公

堂。“聚会醉亡,同桌判赔”的

民事判例,再次敲响了拒绝过度

嗜酒、力倡酒桌文明的响亮警钟。

在中国长达数千年的文明发

展史中,“酒文化”源远流长,

根深蒂固。无论是祭祀拜祖还是

婚丧嫁娶,亦或是迎来送往甚至

百姓交际,酒品都似乎不可或缺。

坊间更有“无酒不成席”的饮食

俗语。但“酒文化”从其诞生之

初起,就与对饮酒者的德行操

守要求密不可分。古代《诗经》

就告诫人们,不要像周厉王那

样,“颠覆厥德,荒湛于酒”;

而载于《尚书·酒诰》的“饮

惟祀”、“无彝酒”、执“群饮”、

勿“湎于酒”等字句,则是集

中体现了儒家倡导的“酒德”

要求。而民间流传的打油诗“饮

酒不醉最为高,见色不迷是英

豪。世财不义切莫取,和气忍

让气自消。”朴实告诫世人做

事有度。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人们

对嗜酒如命、饮酒失德的行为

早已司空见惯,由此演绎出的

害人害己的悲情事例更是举不

胜举。纵观“一人醉死同桌遭

索赔”的本案判例,其“酒大

伤身”和“有伤和气”的负面

后果,既触目惊心更催人警醒。

倡导文明饮酒,规避酒桌

悲剧,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

首先,必须矫正饮酒误区,认

知嗜酒危害。所谓“酒是粮食精,

越喝越年轻”、“酒逢知己千

杯少”、“感情深一口闷”、“喝

酒红脸不易醉”、“喝酒御寒”

等说法,不过是鼓动人们多喝

酒的酒场侃语,并无科学依据,

切不可信以为真,倒是过多摄入

酒精对人体的中毒危害,却是必

须认知的饮酒常识。

其次,规避劝酒陋习,回归

就餐本义。亲朋好友间的相邀设

宴本是喜庆快乐之事,但最让人

受不了的就是花样翻新且不依不

饶的执着劝酒。“无酒不成席”

应理解为凸显以酒助兴或借酒说

事的媒介功能,但却往往被异化

成酒品为饭局主食,以至于弃整

桌饭菜于不顾。看似热情好客的

过度劝酒背后,实乃是不顾别

人身体健康的陋习。

其三,履行“注意”义务,

恪守量力而行。同桌聚餐既为同

事好友,就当相互体谅,彼此关

照。鉴于各人的身体条件和酒

量不同,“劝酒”也当察言观色、

适可而止,且不可强迫与任性。

一旦发现不适,就当立刻中止

饮酒,送医诊治,以免发生不测。

诚如本案的主审法官提醒,聚餐

是开心事,喝酒还需量力而行、

点到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