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文/杨建业 

有名人批评“毫不利己专 门利人”说:“你专门利我, 我专门利你,最终得到的还 是两个人全都被利,全都享受 到快乐,那何必要那么麻烦 呢?每个人都只追求自己的快 乐,效果在客观上不是一样的 吗?” (见 2016 年 1 期《读者》) 这显然是一种貌似幽默的 诡辩。众所周知,“毫不利己 专门利人”,是毛泽东《纪念 白求恩》中所说的一句名言。 道理很简单:如果白求恩只追 求个人的生活享受快乐,专门 利己,那他大可不必不远万里 地来到中国,为抢救众多八路 军伤病员付出辛劳,乃至最后 付出生命。 其实,“毫不利己专门利 人”是一种很高的境界。冯友 兰有“人生四境界”之说:一 是生物境界。所谓人生在世, 吃喝性三字,此乃俗人;二是 功利境界。孜孜以求者,无非 金钱、名誉、地位、权力而已, 此乃凡人;三是道德境界。为 人者,道德完美,所作所为不 愧怍天地,不违背良心,此乃 完人;四是宇宙境界。超越凡 俗,不图得失,不计生死,此 为圣人。 (见 2016 年 6 月 6 日《中 国青年报》) 因此,“毫不利己 专门利人”的确不是谁都能做到 的。但白求恩做到了,所以,他 是伟人;我辈虽一时做不到,然 心向往之,并且愿意向他学习, 也懂得敬仰崇高,那就一定不至 于使自己精神沉沦到猥琐的地 步。所谓“取法乎上,仅得乎中”, 能“得乎中”,就不愁不能“得 乎上”,只要自己发愤图强。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也是 一种情操。具有这种情操的人, 会将此视为自己人生的自觉行 为。这并非某些庸人所能理解 的。在“消失的词语”一文中, 包利民先生就发现,“情操”这 两个字,在现在的文章里,几乎 没有了它的踪影。 (见 2016 年 1 月 8 日《报刊文摘》) ,这大概是 现代社会中,大家都在争做一个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故而,讲究 情操的人愈来愈少了吧。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在社 会生活中必不可少。正所谓“一 人为大家,大家为一人”。还是 那首《说句心里话》的军歌唱 得好:“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 家中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说 句心里话,我也有爱,常思念 那个梦中的她;说句心里话, 我也不傻,我懂得从军的路上 风吹雨打;说句心里话,我也 有情,人间的那个烟火把我养 大。”是啊,谁不知道趋利避 害,去追求个人享乐爽上一把 呢?可是正如歌中所唱的那 样,“话虽这样说,有国才有 家;既然来当兵,就知责任大, 你不扛枪我不扛枪,谁来保卫 咱妈妈,谁来保卫她?你不站 岗我不站岗,谁来保卫祖国, 谁来保卫家?” 就说最近为 维和而牺牲的战士申亮亮吧。 如果他和他的战友只想到自 己,有什么必要远赴非洲马里 冒着生命危险去维和呢? 也因此,一个人平庸点也 许还没什么,就怕平庸还要装 深沉,装睿智,装理性,不自 量力地去挑战情操,嘲弄境 界,亵渎奉献,讥讽崇高。此 时,这平庸就很下位,就愈发 平庸得令人无语和不齿。 假如“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真的像有些人所说的那样如 此不堪,那就把全社会的人都 变成“专门利己”的经济理性 人吧!倘如此,距社会的分崩 离析,大概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