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清凉山杂谈 “不信春风唤不回”要有措施

第9章:清凉山杂谈 “不信春风唤不回”要有措施/张光博    读了《为“那一刻我站起来了”叫好》(见《中华魂》今年第7期)既振奋,又有忧虑。诚如作者所言,对那些在文化的神圣殿堂上胡诌八咧,信口雌黄之辈当头泼一瓢冷水,清新痛快;但又有忧虑,何以言之?亦如作者所列举的:不仅他的发言“曾被同学粗暴打断”,还有几年前《光明日报》发表北大99级博士生王勇的文章《谁在占领大学的思想阵地》一文的情况。时那篇文章,本人有幸也曾读过,不胜一时之喜。我记得,之后《光明日报》还连续发了几篇评论,使一些人受到教育。但是,自那以后,情况是好了呢,还是依然照旧,甚至反而更严重了呢?     就本人所见,2003年7月有一批人借准备修改宪法之机,搞“民间修宪”,企图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与会者自然也不乏在大学中工作,正在培养下一代的专家学者。但从网上,确实没有见到“那一刻我站起来”的人!又如,最近一位教授、博导、院长,被西部地区某省邀请,并到某大学讲学。他讲的题目是:“中国宪法与中国政治改革”(不是政治体制改革),竟然讲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将来也许是议会制!”、“台湾统一后,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叫中华民国,也许叫其他什么!”有的听讲教师当场提出意见,他说:“这些问题也可以研究”,一言带过。又如,有位更大的教授,提出在我国建立“一个社会(契约社会)、两个市场(政治市场、思想市场)”,还宣布已经形成了与马克思主义并无瓜葛的以权利为本位的权利学派。对此,确实早有“站起来了”的人。但主张者,官不断升,书不断出,以至于几乎成为社会科学的一方坐标。     可见,甘于“谁在占领大学的思想阵地”,应当认真予以考虑。我们确实相信马克思主义是必胜的,“不信春风唤不回”。但是也要知道,“唤回春风”不是自发的过程。个别人站出来说话、写文章,固然需要,但解决不了长久问题,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应当作通盘的考虑,拿出大一些的有力措施,从根本上予以解决。这就需要大家共同想办法。从我们几十年既有的经验和教训来看,我想有这么几条总是应当坚持的:     首先,认真学习。干部、教学和科学研究人员应当认真读一些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经典著作,了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有人嘴说马克思主义,往往是因为党章和宪法都规定了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实际上并不真懂,甚至没有读过马克思主义的书。毛泽东在世的时候,几次提出干部必读的马克思主义书目,以至于开会的时候,指定与会人员结合讨论的问题学习原著。这种办法是对的。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不是自发产生的,不学习怎么能掌握马克思主义呢?有的刊物在这方面做了很好的工作,办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讲座,又在办主要经典著捉沧5馨阉嬲瓶诟蟮姆段冢灾劣谠谌缁嵝纬煞缙⒂牍ぷ魇导使夜常踔两⑵鹩残灾副辏⒉蝗菀住     其次,结合实际。把马克思主义与实际割断,永远也不会懂得马克思主义。这个实际,包括现实和历史中革命与建设的实际,也包括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实际。搞社会科学教学和科学研究的还应包括他们所教所研究的对象实际。对于外来强势文化的冲击,如新自由主义,新制度经济学之类,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两党轮流执政、两院制、权利本位那一套,都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武器研究清楚,不能成为推动外来物种疯长的营养剂,稀里糊涂地为他们宣传,以至于上当受骗。     再次,讨论、争鸣。有些问题一时看不清楚,要讨论,要争鸣,不要急于作结论,也不能偏向一方,更不能堵住不同意见一方的嘴。有的杂志搞所谓“不炒热某些错误观.汽”、“不搞无谓的争论”,把某些他们所不同意的观.点,定为“错误”观点,不炒它;把某些争论说成是“无谓”的,不搞它。于是,所有与他们不同的意见只有统统闭嘴。2001年之首,两个大杂志的首期,一个发表一篇借美国库恩的“范式”而形成“权利学派”的长文,另一个发表一篇实际上是主张剥夺弱势国家武装的“论国家权力多元化和社会化”的宏论。对这两篇面向21世纪的握拢加小罢酒鹄戳恕钡奶致畚母逋兜较嘤υ又荆嗯H牒N尴ⅰT又臼撬羌铱模阌惺裁窗旆兀     最后,组织配合。例如北大这位胡言乱语的教授,不一定要对他进行什么组织处理,学术思想问题还是要通过学术思想的方法,如讨论、争鸣、教育、学习、批评与反批评,以至于等待等方法来解决。但是对于这位教授,很快就让他做了博士生导师;对于制造学派取代马克思主义的,竟然让他连连升官,也不是办法。这些人的示范作用,会误导更多的人。总不应当将那些胡诌八咧当作学术水平,把制造违反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当作政绩吧!原职原薪不够,还要升格,实在说不过去。职能部门也应该了解这类动态,以防止因为官僚主义或者跟着感觉走而上怠U庖惶跏呛苤匾模彩抢习傩瞻觳坏降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