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老战士专访

第9章:老战士专访 传奇老人蒋泽民 刘国庆 肖福恒 王吉天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们怎么也不会把眼前这位清癯的龙塞老人和毛泽东、周恩来这两位伟人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可当老人向我们追述那段峥嵘岁月时一股祟敬之情在我们的心头油然而生.


201004/2010042617024240.jpg


他活捉一名企图伤害毛泽东的凶手


    “九?一八”事变的第名天,年仅19岁的蒋泽民便在老家黑山县马圈子村参加了抗日义勇军.1933年底,队伍被日军打散了.蒋泽民只身一人来到关里寻找抗日队伍.可阴错阳差,他投错了门.成了伪军二十六旅三十五团一营一连的一个二等兵。

    1934年10月,蒋泽民所在的伪一连从关内来到图们,被日本关东军指派为“溥仪皇帝的亲兵”。

    1935年2月,他在中共地下党员耿振义同志的教育下.和抗日联军第四团团长侯国忠、政委王蕴成取得了联系,在挥春大荒沟投奔了抗日队伍。12月,被组织送往苏联学习.1938年1月学习结束回国。1939年2月.他被中央组织部从重庆办事处调回延安,给毛泽东主席当保卫参谋,让他终生难忘的是一次臂挡飞来棒的事。

    1940年9月中旬,绥德地区一位副专员来到延安见毛主席。下午,毛主席请他到大贬沟青年食堂吃饭.人还没到,食堂东边的小空场上就聚集了二三十人。这些群众是来看毛主席的。毛主席刚下车,这些群众就向前拥去,激动得一遍又一遍地欢呼“毛主席来了l毛主席好二”这样的事已是司空见惯,谁也没在意.蓦地,蒋泽民发现人群中有一个青年人双手倒背在后面,挤在人群里.他为何倒背双手呢?蒋泽民立即警觉起来。旋即调了个角度向那人身后望去。只见那人背在后面的手里拎着二根一米多长有茶杯口粗的柳木棒子,沉甸甸地就在蒋泽民下意识地摸住腰间手枪的一刹那,只见那人猛然一个箭步窜到了前面,抡起大棒子就向毛主席的后脑砸去,快如闪电.当时.走在前边的副专员刚进屋,毛主席也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呼喊、拔枪已来不及了。蒋泽民急速地抬起右臂,挡住了凶猛砸下来的大棒子,他险些被砸倒,身子晃了两晃,右臂立时失去了知觉。可他刚稳住脚跟,那人再次抡起了大棒子。蒋泽民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子力气,上前用左手一把将棒子夺了过来,随即飞起右脚把那人踢倒在地。由于用力过猛,夺过来的棒子也落在了地上,他也险些摔倒。这时,几名警卫战士上前将凶手活捉。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完成的,干净利落.那个凶手交给了担任保卫部长的周兴。当时在场的警卫战士之一冯水贵(现名冯凯)如今就在辽宁省军区第一干休所.


他为周副主席坠马受伤一生愧疚


    1938年7月,蒋泽民任武汉办事处的副官时,就开始在周思来副主席身边工作。1942年1月,他又被调回到重庆办事处,给周副主席当副官.

    在此期间,他得到了周副主席无徽不至的关怀和谆谆教诲。一谈起这些,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他仿佛又看到周副主席正微笑着向他走来.每每想起这些,愧疚之情便会油然而生。

    1940年5月初的一天下午3点多钟,周副主席在参加完中央组织部召开的千部大会后,蒋泽民和两个警卫员随同周副主席回杨家岭.江青与他们同行.当时,周副主席坐在马上正思考问题,这匹马慢慢悠悠地走着,警卫人员跟随缓缓而行。在一个下坡向左拐出五六十米时,江青突然把缪绳向左边一提,抽马两鞭子,她坐的唐黄马尬开了四蹄向前冲去.大家毫无防备,周副主席的马忽见唐黄马直冲过来,急速向右一躲,把周副主席从马上甩了下来,蒋泽民反应过来为时已晚。

    凡是在首长身边工作的人都知遣,与首长同行时.必须按顺序而行,不得超越,更不准跑马。这是一条纪律,江青在学骑马时就知道.

    蒋泽民飞身跳下马,扑到周副主席身边两个警尹员也迅速赶到.只见周副主席右臂放在头下,斜着身子躺在地上.蒋泽民和警卫员急切地呼唤:“周副主席,您怎么样?”却听不到回答。周副主席捧晕了。过了一会儿,周副主席才微弱睁开双眼,吃力地说:“胳膊痛。”蒋泽民一看,吓了一跳,右肘关节摔坏了,胳膊一动也不能动,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滚落下来,疼得他右臂直哆嗦,可却一声没哼.

    到了杨家岭,孕中央医院傅连暲院长全面检查后确诊为右肘关节骨折,因延安医疗条件简陋,担心手术难以成功,在毛主席的关怀下,经过党中央认真研究,决定送周副主席去苏联治伤。5月下旬,周副主席在邓颖超大姐等人的陪同下去了苏联。

    重庆谈判期间,蒋泽民奉命给毛主席当副官。谈判结束后,随毛主席同机回延安。在九龙坡机场,蒋泽民最后一个登上了舷梯。回过头去,一眼望见了站在送行队伍前面的周副主席,他左手潇洒地向机上的同志挥动着,而受过伤的右手却放在胸前。看到这一幕,蒋泽民再也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感情,泪水超过了饱和点,一个劲地往外涌.


他是我军使用坦克参加作战第一人


    1935年12月末,他被东北抗日联军送到苏联,先后在莫斯科东方大学、无线电训练班和机械化学校学习,整天和汽车、枪炮、坦克打交道。后来他成了修复我军第一辆坦克,组建我军第一支坦克队的成员之一1945年11月,蒋泽民随何长工从延安回到东北,接受新任务。1946年3月26日,蒋泽民在梅河口开会时见到了阔别10年的抗联老首长周保中.当时,周保中已是中共中央东北局委员、吉林省委常委、吉林省省长、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兼吉林军区司令员。当他了解到蒋泽民在苏联学习过坦克驾驶时,异常高兴,经伍修权同意,把他调到长春接收日军的坦克基地。他和周保中辗转来到长春外围的孟家屯日军坦克基地.这里共有七八十辆坦克,小的3吨,大的18吨.这些坦克在苏军撤离前都被炸毁了。周司令员让他设法修复。

    他和这个坦克基地的10名留用人员经过一个星期苦干,从破烂坦克堆中选出两辆炸坏较轻的,总算在1946年4月12日修复了第一辆坦克。在车体基本修复后,又找来了炮栓和瞄准镜,都一一安装妥当。最后缺炮塔上的小盖,只好用钢盔代替,而且还得用铁丝在里面拉住。车内无线电设备全遭破坏,无法补救。马达一直起动不灵.便用附近部队仅有的一辆汽车牵引拉火,拉着后不敢轻易熄火.

    他们又从地里挖出苏军撤离前埋在地下的坦克上所缺的机枪四挺.五七炮身四件以及这些枪炮所需要的弹药.

    坦克第一次投入战斗就取得了战果.当时,吉林军区即团一个营正在合围二道河子西北角宋家洼子一国民党地下军暗堡群,久攻不下.上级让蒋泽民动用坦克在轰鸣的坦克冲击声中,蒋泽民靠拍打炮手的大腿指挥.对准暗堡就是一炮,只见饱弹钻进暗堡里爆炸了.里面10多个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其他暗堡里的敌人见势不妙,想夺路逃命。他们又连开三炮,一炮一个,三个暗堡又飞上了天。活着的敌人拼命溃逃,把所有的东西都丢掉了,连骡马也未带走。蒋泽民又从步兵那里拎过一挺轻机枪,架在炮塔上.不停地射击.在铁路大桥处,将敌人全歼。可坦克炮的连连发射,把他的耳朵展得什么也听不到了……

    4月16日,另一辆坦克也修复使用。这样,两辆坦克又配合长春军分区曹里怀司令员带领的部队攻打伪皇宫、大同广场(今人民广场)和关东军司令部以及伪“中央银行”的战斗,为解放长春立下了赫赫战功。刘亚楼将军曾这样评价:“中国人民解放军使用坦克,蒋泽民是第一人.”这一期间,他与作家刘白羽在公主岭火车站翅逅相遇.他们在重庆时就结下了友谊.后来,刘白羽在《新华日报》上专门撰文,以《关东大汉》为题.报道了这件事。

    和平的岁月里,他担任过沈阳军区后勤部车船部部长.1978年n月.调总后勤部任车船部副部长。1983年1月,担任总后军需部顾问。1988年1月,他脱去穿了5。年的戎装,回到了故乡辽宁.他在毛主席和周总理身边工作那么多年,由于工作性质决定,没留下一张和两位伟人的合影,这成了老人的一大憾事。如今,蒋老已是84岁高龄了,但身体硬朗,住在沈阳军区后勤部第六千休所,享受老红军待遇。他和老伴文平及女儿、女婿,还有外孙女一起生活,起居很有规律。上午在家看书、休息,下午到老年活动中心打台球。一家人生活美满。

    只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每逢重大节日,他都要斟上满满一杯酒,郑重地端起,慢慢地走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画像前、那一刻,他准会老泪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