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下沉”不是“挡箭牌”

“责任下沉”不是“挡箭牌”


文/姬建民


一段时间以来,上级部署工

作任务,总是与下级签订责任

状,而且一级级签下去,直到

最基层,据说这叫“责任下沉”。

不可否认这种把责任沉到

基层是为了落实的初衷。责任

状作为一种公共管理手段,上

级将工作任务布置给下级,下

级承诺全力完成工作目标,通

过这种方式实现压力传导 , 相当

于下级对上级签了“军令状”,

上级给下级戴了“紧箍咒”。

然而,一旦把“责任下沉”搞

成形式,凡有责任的事体俱要

下沉到基层,恐怕就有逃避责

任之嫌,把“责任下沉”当作“挡

箭牌”了。

最近,山东省委书记刘家

义怒斥官僚主义时,就曾举例

说:一些地方把高速公路安全

管理责任落实到村,与村委会

签订责任状。“有位村支书对

我说,我们连高速公路都上不

去,根本没有执法权,咋去管

理呢?”他严肃批评指出,“这

些年乡镇、街道、村签的责任书、

责任状满天飞,有些完全不符合

实际,根本落实不了。签这样的

责任书、责任状,实际上是上级

在推卸责任。这是对党的事业不

负责任,对人民不负责任!”事

实也是如此,据报道, 湘西有个

乡镇仅 2016 年就签了 33 份责任

状。实际上,很多责任状签了以后,

基本上也就丢一边去了。

诚哉斯言!实哉斯言!虽然

并非只有刘家义书记发现了这个

问题,但敢于像刘书记一样勇于

揭破“责任下沉”问题的却不多见。

公鸡司晨,母鸡下蛋,各有

各的用场,各有各的责任。“一

官来此几经春,不愧苍天不负民。”

机关部门的不同,领导职级的高

低,都有着相应的不同的权力与

责任。但若职能不明,就不知道

干些什么;责任不清,就可能揽

功诿过或逃避责任。特别是在中

央提出敢于担当、不能不作为、

乱作为、慢作为以及“一问责,

八清理”的要求后,有些领导

终于寻觅到一个冠冕堂皇的“挡

箭牌”,以签订“责任状(书)”

的形式把包括自身在内的责任

层层分解下去,似乎会开了、

精神传达了、要求提出了、责

任下沉到基层了,再出现问题

就与自己无关了,抑或到时候

只管拿起板子对下级“追责”了。

这不是别样面孔的官僚主义、

形式主义又是什么?!这不是

典型的逃避责任的庸政、懒政

又是什么?!

“天地生人,有一人当有

一人之业。人生在世,生一日

当尽一日之勤。”表面看来,

这种所谓的“层层压责”,似

乎是在抓落实、尽职责,实际

上却是“层层不负责”。由于

上级把一些根本不应该基层办、

也根本办不了的工作压在基层

头上,或者把本该上级抓在手

上督导落实的事情也分派给下

级去做,逼得基层只好弄虚作

假,装模作样地报假情况、传

假信息、出假成果,然后再一

级一级报上去,弄个皆大欢喜。

殊不知,一旦“露馅”或事故

捅破了天,其惨重后果多难以

弥补。如果真就依照那些“责

任状(书)”追责,屎盆子就

全扣在不能再往下签什么“责

任状(书)”的基层脑袋上了。

已经披露出来的如扶贫验收、

社会维稳等现实问题,例证已

然不胜枚举。

“责任下沉”不应成为层

层上级的“挡箭牌”。“责有

攸归,各负其责。”之所以不

少领导热衷于此道,说到底,

还是为了逃避责任,缺乏责任

担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

因祸福避趋之。”党和人民把

你放在领导岗位上,就应该在

其位,谋其政;履其职、担其责,

绝不能“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

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

挑轻的。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

然后再替别人打算”,更不能当“甩

手掌柜”,遇有责任先把自己推

得一干二净,还堂而皇之打出“责

任下沉”的旗号掩盖懒政与不作

为。大事难事,看担当;逆境顺

境,看胸襟。身为党的领导干部,

倘若只想占尽权力带来的好处,

而不想承担职务权力的相应责任,

当与封建官僚的陈陋习气毫无二

致。“要使一个人显示他的本质,

叫他承担一种责任是最有效的办

法。”习近平一再告诫:“是否

具有担当精神,是否能够忠诚履

责、尽心尽责、勇于担责,是检

验每一个领导干部身上是否真正

体现了共产党人先进性和纯洁性

的重要方面。”各级领导干部肩

负的责任,关涉到人民群众的

根本利益,做不得表面文章,

来不得半点官僚主义。这就需

要反躬自责,真正把权力清单、

责任清单区分清楚并向社会公

布,接受社会监督,拿掉逃避

责任的“挡箭牌”,进一步建

立健全考核激励机制和容错纠

错机制,才能各司其职,各尽

其责,抓落实踏石留印、抓铁

有痕。

有智者说,“每个人都被

生命询问,而他只有用自己的

生命才能回答此问题;只有以

‘负责’来答复生命。故而,‘能

够负责’是人类存在最重要的

本质。”倘若领导干部经常想

一想自己身居何职,该干何事,

应负何责?再去履行职守,就

会无愧“生命的询问”并酿就

人生与事业的“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