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马路与扫天下

扫马路与扫天下


文/陈鲁民


扫马路与扫天下,中间隔着

十万八千里,如果用学历来形容,

扫马路好比小学毕业,扫天下则

好比博士毕业。因此,如果一个

博士生去扫马路,肯定会让人感

到吃惊,不可思议。

这些天,同济大学博士生田

俊涛利用暑假帮助环卫工父母扫

马路一事就引发广泛关注。网友

们纷纷发言,各抒己见,十分热

闹。有人点赞,认为博士生扫马

路,是放下身段,扫出孝心;还

有人认为,博士生扫马路体验民

情,接纳地气,有利于将来更好

发展。也有人认为不值,能扫

天下的博士生去扫马路是大材小

用,掉价贬值。各种意见,不一

而足。

在我看来,扫马路与扫天下,

虽然都是一个扫字,但扫的内容

却天差地别。两者都是劳动,却

有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之分,一

个是“低小下”,一个是“高大上”,

创造的价值也不可同日而语。然

而两者都不可或缺,都很重要,

没有扫天下的英雄,历史难以向

前发展,社会一片混乱;没有扫

马路的清洁工,我们将生活在垃

圾堆里,毫无幸福可言。1925 年,

港九工人大罢工,只短短几天,

香港便成了垃圾遍地、粪尿横流

的臭港、死港,让人记忆犹新。

谁敢小瞧扫马路的,就会要你的

好看!

普天下之人,立志扫天下的人

太多,安心扫马路的人太少,而实

际上社会需要更多扫马路的不需

要那么多扫天下的。毕竟天下有

限,大事不多,你也想扫,我也想扫,

结果可能是“龙多不下雨”,勾

心斗角,越扫越乱。鲁迅遗嘱里说:

“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

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

学家或美术家。”同理,与其做

一个空头扫天下的,不如做一个

实在扫马路的。

想扫天下的人,一定要先学会

扫马路。古人说“一室不扫,何以

扫天下?”很有道理。日本女邮政

大臣野田圣子的第一份工作就是

扫厕所,她工作认真负责,对自己

严格要求,立志说:“就算一生

要洗厕所,也要做个洗厕所最出

色的人。”毛岸英从苏联留学回来,

学了一肚子扫天下的本事,可是毛

泽东却要他先去农村跟农民学种

地,磨炼自己,了解国情。他们的

经历都充分验证了一句古训:“宰

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

扫天下需要更多的胆识、勇

气、担当、学识、德行,不是人

人都能胜任的,倘若德不配位,

能力不足,就是硬把你捧上扫天

下的位置,你也干不好,干不长,

早晚要出丑露乖,甚至一屁股栽

下来。当年,威风八面、不可一

世的大将军年羹尧,就因为跋扈、

失德、僭越,一日被连降十九级,

从赫赫有名的西北王变成一个打

扫城门的老兵,这时他才想明白

了,“人生贵适宜”。

因而,一心想扫天下的人,

如果扫着扫着,觉得自己才智欠

缺,力不从心,不是那块料,那

就不妨急流勇退,去干一些扫马

路之类的实实在在的基层工作,

美化市容,奉献社会,即便是大

材小用也比大材无用要强得多。

最忌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学了

点自欺欺人的屠龙之技,就觉得

自己是个扫天下的栋梁之才,牛

气哄哄,看不上一般工作,那早

晚会让你碰壁的。

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各方面

的有用人才,既需要一批扫天下

的领军人物,更需要千千万万

的普通劳动者。一个人如果读

了博士,取得扫天下的资格,

就看不起扫马路的父母,不会

干不愿干扫马路的粗活,那倒

是值得担忧的,他将来也未必

能干好扫天下的大事。从这个

意义上来说,那些整天关在象

牙塔里的博士生,偶尔出来扫

扫马路,接接地气,问问民情,

于身心健康都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