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洪禹的信〔1〕(一九四六年三月十二日)

          洪禹同志:
        一月二十五日给我的信,很久就收到,很对你不起,到今天才复你,这是由于我几个月来都在病中的原故,请你原谅。在详细看了你的信以后,我感觉应当同意你的意见〔2〕。在关于你本人的具体问题上,当然这是你一方面的声音,而别方面的我还未听到;但是我觉得你所提出的那些意见,确是我们的党组织值得注意与必须注意的。因为今天离你发信的日子已有一个半月,在这期间内不知道你的问题已获解决否?如果尚未,请你去找组织部副部长安子文同志当面商量解决,我已把你给我的信付给安子文同志看去了。在你的问题得到解决的时候,请你告知我是如何解决的,我愿意知道这事的结果。总之我感觉对你及许多同志很负疚,因为我们工作中做得不好的事实在太多了。致以
        同志的敬礼!
        毛泽东
        三月十二日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毛泽东书信选集》刊印。
    注释:
    〔1〕洪禹,一九一八年生,福建南安人,当时在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文学系研究室从事研究工作。在延安审干期间,曾受到错误的审查,为此向毛泽东写了申诉信,在毛泽东过问后问题得到了解决。
    〔2〕洪禹在给毛泽东的信中说:他在抢救运动中,被毫无根据地怀疑为国民党特务,抢救运动后,又长期不作结论,不予甄别平反。他说,这种作法无论对党对个人都是极为不利的,这只能伤害无辜,制造混乱,绝不可能帮助党组织弄清问题。希望党中央关照各级党组织密切注意,千万不要因为革命节节走向胜利,就以为多一个人少一个人算不了什么,因而可以对受审查的人任意处置,或者置之不理。党的工作在一定意义上说,是一种十分细密的关于人心的组织工作,任意对待受审查的人,后果不仅仅是一两个受到粗暴对待的人的问题,它是关系到人心向背,关系到革命成败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