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画圈”这个事

文/陈鲁民

阿 Q 先生平生最大的遗憾,不是没王胡身上虱子多,没打过小 D,没和吴妈困觉,也不是挨过假洋鬼子一哭丧棒,而是在判决书上那个圆圈没画圆。迅翁说得详细:“阿 Q 伏下去,使尽了平生的力气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 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

的确,别看画圈这事简单,可一挥而就,但真要把圈画好画圆,不下点功夫,好好练习,也是不能心想事成的。即便是大画家达芬奇,当年初学画画的时候,也被老师费罗基俄命令先学画圈,一气画了 3 年。孙悟空虽没练习过画圈,但却无师自通,用金箍棒在地上画个圈,不仅又圆又大,金光闪闪,而且还能保护圈里的师傅不受妖怪侵害,这猴子果然了得。可惜那唐僧耳朵根子软,不辨真假,听了妖精几句好话, 就忘了悟空叮嘱,刚一出圈,便成了妖精的战利品, 被扛回去当成美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领导干部看文件叫“圈阅”, 看过文件要在边上画个圈,写上自己的名字。如果领导班子里的人多,每个人都要画圈、署名,文件的首页就会圈圈连着圈圈,圆的、扁的、半圆的,半扁半圆的, 成了圆圈荟萃。别小看这些圈圈,许多工作都要靠圈圈来推动,许多决策都靠圈圈来落实。圈圈画得好不好无所谓,关键是工作要落到实处,计划要见成效。

中国现代史上影响最大的一个圈,莫过于邓小平为深圳特区画的那个圈。“1979 年,那是一个春天, 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一个圈……”这是《春天的故事》的歌词,当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独辟蹊径,在南海“小渔村”画的一个圈,如今已成了现代化大都市,改革开放的排头兵。画这个圈带来的价值,怎么估算都不算过分。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成千上万有画圈权的领导干部干的事情也不同,甚至大相径庭,天差地别。有的愿做“人民的儿子”,通过画圈改天换地,推动历史车轮;有的争当合格公仆, 通过画圈来推动工作,造福民众。也有的利用画圈来以权谋私,贪赃枉法;通过画圈来拉帮结派,误国误民; 画圈画出了“权钱交易的利益圈”,“权色交易的享乐圈”,可恶至极,可恨至极!

贪官王保安当财政部副部长时,商人马永刚在江苏投资开发了一个项目,已经报到财政部,“看能不能帮催一下”,王保安什么也没说,仅仅画了一个圈, 就得到了一处紧邻钓鱼台的豪宅,房价连装修共计5000 !(2018 9 3 日《解放日报》类似的画个圈、写个条子、打个电话,就捞得大笔财富的贪官, 不说比比皆是,也是屡见不鲜。他们把组织给他们的画圈权,变成了为自家谋取利益点石成金的“金手指”。还有一类贪官,则靠另一种“画圈”发财。他们把那些前来贿赂的大款,有求于他们的老板,黑社会的流氓, 还有包养的情妇、小三,沆瀣一气的同僚,都画到一个圈子里。就靠着手里的印把子,给“朋友圈”里的人批贷款、拿项目、减免税,也大发其财。凡此种种, 不仅严重侵占了国家和人民利益,极大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也把自己绑上了历史的耻辱柱,身败名裂, 遗臭万年。

因而,每个官员都要明白,你手中的画圈权,是党的信任、国家的重任和人民的托付,分毫也不属于个人,不是你凭本事换来的,不是为你打开宝库的钥匙。而党和国家的各种法规制度,则好比孙悟空用金箍棒画的那个圈,你在圈里循规蹈矩,就可永保平安,若敢出圈半步,就会有各色妖怪打你的主意,拉你下水, 诱你上钩,把你变成妖怪餐桌上的唐僧肉。

所以,当你拿起笔在文件上画圈时,不必和阿 Q 比画得圆不圆,关键是画得对不对,该不该画。那些出于黑心私欲的胡乱画圈,会把你画到阿鼻地狱的。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