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庆祝七一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吴奇从新四军小战士历练成为抗美援朝空战第一批空中十勇士之一(下)

  • 时间:   2018-04-04      
  • 作者:   吴中直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935

先烈长眠化沃土 千红万紫映人间

 

清明感怀

 

人间四月春花绽,

毎到清明泪氿澜。

先烈长眠化沃土,

千红万紫映人间!

                      ——牟广丰题

年年清明祭先烈。今年清明将至,东北老航校研究会《蓝天之魂》编辑委员会特组织后代撰写一组纪念先烈的文章,将陆续发表。今天的第一篇是空军烈士吴奇之子吴中直撰写的《他从新四军小战士历练成为抗美援朝空战第一批空中十勇士之一(下)》 。


5ac496b0947f323c9def89c4

吴奇烈士遗像,由空军混四旅政委王香雄儿子王平凡提供。吴奇烈士,江苏省高邮人,17岁投笔从戎进入新四军抗大五分校知青队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担任军需助理,抗日战争胜利后随新四军三师北上,在秀水河子战役中只身生擒6名俘虏,在四平解放战、保卫战、四平攻坚战中屡立战功。1947年进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俗称东北老航校)学习,属该校第三批飞行学员。1950年8月8日参加上海空中保卫战。1950年12月4日,随部队进驻安东(丹东)参加抗美援朝实战。根据空一师荣誉馆公开的记录,吴奇烈士先后击落一架美F80、击伤一架美F86敌机。吴奇烈士于1951年10月16在空战中壮烈牺牲,空军于1951年10月25日,在沈阳为其召开了追悼大会。记者陈龙狮


吴中直


编者按: 长篇纪实文学《听奶奶说》,用探寻的视角、情感的笔触、直抵心灵的文字,热情地讴歌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在中华传统节日清明节到来之际,为缅怀为党和人民事业牺牲的革命先烈的丰功伟绩,激发人们爱国热情,本网特邀该书作者吴中直,将书中吴奇烈士的英雄事迹浓缩为人物通讯,以告慰为国家独立、领士完整而献身的英烈之灵。分为三个部分、在三天刊登完毕:一、我伟大的父亲1944年投笔从戎参加新四军,二、恋子心中苦、母子两地书三、鲜血染红的战机,以此缅怀中国空军飞行员烈士吴奇同志牺牲67周年,请大家留意连载。编辑陈龙狮。



三、鲜血染红的战机

 

1951925日伊始,中国空军第四师在师长方子翼的领导下展开了中国空军史上大规模作战。

92627日,空4师协同前苏联空军,与美空军连续进行了两次激烈的大规模空战。据美空军第5航空队战史记载:“这3天的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长的喷气机战役……志愿军空军严重地阻碍着联合国军的空中封锁铁路线活动。”因此美方被迫决定:“战斗轰炸机以后不在‘米格走廊’内进行封锁交通线活动,此后只能对清川江与平壤之间地区的铁路线实施攻击”。 敌变我变,在10月的前半个月中,为抗击敌对我清川江以北铁路和机场邪恶的轰炸,空4师共出动20个师编队,在新安州东北区域与敌展开大规模空战8……


2.webp.jpg

 

首批参加抗美援朝空战的十位勇士,左起:李宪刚、李汉、张洪清、吴奇、赵明、宋亚民、褚福田、孙悦昆、赵志才、魏孟云

 

这是一场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历史上最长的一次现代化空战;这是志愿军空军第一次以师的规模出动的作战。102日,空4师全师出动40架,空战中郑刚、吉世堂各击落F-80飞机1架,申炳煜击伤1架敌机,该师被击落2架。

   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尊严与屈辱之战。105日,吴奇所在空4师先后出动战机42架次,协同友空军在清川江地区上空,掩护地面部队渡江与敌格斗。1011分,该师10团团长阮济舟率吴奇等20架米格-15战机,在友空军98架歼击机协同下,与敌20余架F-80战机,在清川江桥东南上空展开了空中激战。2大队副大队长李宪刚、中队长褚福田和3大队副大队长侯书军(后任成空司令员)各击落敌机1架,中队长赵明、飞行员吴奇各击伤敌机1架,我军被敌击落1架,飞行员孙悦昆跳伞生还。

 

3.webp.jpg

 

1950年中国空军司令部绝密文件通报吴奇等同志击落击伤敌机战果,空军博物馆已经解密。

 

这是一场捍卫祖国领空、维护世界和平之战。1010日,空41018架米格-15在安州上空与敌空战,2大队副大队长李宪刚击落敌机1架,飞行员胡树和(后任11航校副校长)击落击伤敌机各1架。随后起飞的1220架战机编队在清川江上空掩护10团撤退,与敌继续空战,该团2大队大队长华龙毅(后任民航广州管理局副局长)击落敌机2架,当天我空4师共击落敌4架,击伤1架,我方无损失。

1016日,共和国一个极为平常的早晨,清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喷薄而出,万道霞光挥洒在中朝边境的千沟万壑,挥洒在鸭绿江畔的野战机场,也挥洒在中国空军一架架即将鏖战的银色战鹰上……

829分,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在天空冉冉升起,第四师10团、12团所有飞行大队战鹰如长空利剑直刺蓝天。按作战计划,苏军324全师起飞70架战机,主攻敌F-86战机,第四师负责攻击敌B-29轰炸机。12团起飞18架攻击敌机,10团起飞18架战机为12团提供掩护。早在805分至9时,我地面雷达部队报告,先后发现敌战斗机114架,正向定州、宣川、大东江等地上空驶来。 

在地面塔台的精确指挥下,苏军迅即在宣川上空与敌机展开空战,这时我空军第四师10团、12团的36架战机已进入新义州东南,在6500米高度以品字队形准备截击B-29轰炸机。但出乎意料的是,此次出现在第四师10团、12团面前的並非完全是轰炸机群,却是由十余架F-86打头阵、B-29轰炸机尾随的混合机群,对第四师的所有战斗员来说,敌机的这一编队无非就是战斗机掩护轰炸机的简单组合,李汉见此立即命令:1大队全体机组爬升500米,保持高度,正面迎敌,见机开炮。正当李汉下达命令之际,敌战机群已在高于我机群500米左右的位置,分路向我战机群迎面冲刺。说时迟来时快,也就在这一瞬间,敌我双方战机混作一团。

“岳昌明,岳昌明,立即拉升,你已被三架敌机包围。”耳机里传来吴奇的声音。岳昌明拉升到7000米高度后,两架敌F-86立即尾随,吴奇见此,急忙开炮,意在火力阻隔,只见一架敌机拖着浓烟急速下滑……

岳昌明脱险了,可吴奇再度陷入3架敌机包围中。吴奇明白:F-86战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设计的第一代喷气式战斗机,用于空战,拦截与轰炸。该机1947101日首飞,1949年服役,是美国早期设计最为成功的喷气式战斗机代表作。该机除大量的改型与军援之外,也衍生出海军型的 FJ 怒火系列战机。该机是世界上第一架在俯冲时达到超音速的飞机,以及第一架可以携带空对空导弹的战机。我空军之所有称它为“佩刀式”战斗机,是因它的速度快,转弯半径小,飞行非常灵敏,在战斗过程中总是用最大速度,气动性能的优长对抗米格-15。吴奇回头看了看岳昌明,见岳昌明成功脱险后,自己也摆脱了敌机的包围。正准备调转方向追击敌机时,狡猾的敌机在我英勇的战机面前逃之夭夭。经过我机群展开毯式搜索和地面雷达判断,确认无误后,全体编队返航。但每一个战斗员心里十分清楚的是,在上午的作战中没有捞到什么便宜的美空军,决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一场更大规模的战斗即将来临。


4.webp.jpg 

空一师荣誉馆展示抗美援朝空军飞行员战绩表。吴奇烈士击落美国F-80一架,F-86一架的战果

吴奇返航后,前来提取射击胶卷的地面人员已来到自己的战机面前,还未回过神来的吴奇,再次接到指挥部起飞命令。此时,苏军3242个团已起飞96架。在稍后的1455分,吴奇所在的第四师10团第一梯队起飞18架,按指挥部命令,吴奇所在中队飞抵清川江上空迎敌,当吴奇到达清川江上空时,美军156F-86佩刀式战斗机与8B-29轰炸机已开始在清川江附近轰炸扫射,又一场异常激烈的战斗在清川江上空展开……

进入战斗队形后,吴奇按大队长李汉要求搜索前进,谁知李汉话音未落,敌机已窜至我机群上空,李汉见敌情突变,忙令编队转向东南方向前进,调整飞行方向后、射击角度后正面进攻。

 “吴奇注意,正前方有敌机!”吴奇从耳机里听到大队长李汉的声音。吴奇定眼一看:约6公里外有10余架F-84战斗机正向自己正面扑来,高度在4000----6000米之间,分为上下两层推进。吴奇目测再有3秒钟的时间就可能发生两机对撞,于是先敌开炮,三炮齐发时,其他战友也陆续开炮……在我机群的强大火力阻隔下,敌机纷纷急转,向西北逃窜。李汉命令各机投下副油箱,加大速度爬高向敌机冲去。毫不示弱的美战斗机群急转后再次向我机群扑来。在这个由156F-84战斗机编队面前,李汉下令:“1中队攻击!2中队掩护。”并率先冲向敌机,吴奇紧跟李汉扑了上去。敌机被我第四师10团、12团战机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四散逃离。

此时吴奇因急速俯冲,掉进了20多架敌机的中间。几架敌机马上围拢过来,纷纷把机头对准了他的飞机。吴奇却毫不迟疑,猛地一拉操纵杆,飞机像离弦之箭,向斜上方冲去,只见机身旁闪进道道弹光,拉升后的吴奇再度急转,4架敌机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慌忙左转,吴奇见敌机露出一个空挡,于是一个S半滚冲了过去,顺势咬住一架敌机紧盯不放。双方在几千米的高空展开了追逐战。终于,吴奇把敌机慢慢地套入瞄准器的光环。此时,又有4架敌机从尾后向吴奇包抄过来,机头也对准了吴奇的飞机。机警的吴奇再次先敌开炮,三炮齐发后一个跃升;此时,敌机的机枪已开始疯狂扫射,子弹紧擦着吴奇战机的机尾飞过。吴奇见此,忙加大飞行速度,不料飞机失速进入螺旋,旋转着快速坠向地面,此时的吴奇异常镇静,终于在800米高度时改出螺旋,吴奇再次将战机向高空拉升。此时,敌机在战友们的攻击下,掉头向东南方向飞去。“想逃,没那么容易!”吴奇盯住一架敌机跟了上去,500米、400米、300米,他稳稳地将敌机套住,按下炮钮,“咚!咚!咚!”炮弹从敌机机翼两侧飞速而过 ……


5.webp.jpg

 

十团一大队吴奇烈士等六名战友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与美国大机群空战战例图

 

“吴奇!拉升、拉升”……耳机内再次传来岳昌明的声音,吴奇看了看高度表,的确处于800米的高度,急忙拉升后再看岳昌明时,只见三架敌机将3号机逯松亭团团围住,吴奇随即左转,下意识地去咬住围攻逯松亭的敌机,正当他再次俯冲时,岳昌明战机从头顶上呼啸而过,吴奇在空中紧急刹车后落到了岳昌明的后边,只见岳昌明加大油门向围攻逯松亭的敌机左翼冲去。“岳昌明注意,你头顶上有敌机。”吴奇话音未落,从云层高处再次蹿出两架敌机直逼岳昌明战机。吴奇见此,急忙右转迎敌,两机对视,敌先开炮,中弹后的吴奇再度拉升时,从云层高处接连蹿出两架敌机,吴奇射出三发炮弹后又一次被敌机子弹击中,胸部中弹,吴奇一手捂着流血的胸部,一手紧握操纵杆,强忍剧痛向敌机冲去……包围逯松亭的敌机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吓得慌忙逃窜,正当吴奇拉动上升操纵杆时,被打掉机尾的战机已无升力……

“回国、回国,我要回国。”无线电声波里传来了吴奇微弱的声音,在塔台担任指挥的师长方子冀在大声喊道:“吴奇,吴奇!蹬左舵,左舵,向西南方向,西南方向是祖国、是祖国,东经116、北纬41度是首都、是北京……”

经丹东市浪头镇基干民兵昼夜搜索,第三天中午在兴开岭东北方向约5公里的山坡上找到了被击落的战机和吴奇的遗体。战机水平翼脱落、尾翼被打掉,机身已完全被打坏,鲜血凝固在机舱,染红了周边的土地。民兵撬开人机界面,座舱内吴奇头部半倚着操纵杆边延,右手大拇指仍按着机关炮的按钮,左脚蹬在舵上似乎有着一往无穷的战斗力量,有着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人民崇敬英雄,三个民兵将外衣脱下包裹着烈士的头部、身躯……


6.webp.jpg

 

吴奇烈士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辉煌人生

19511016日,一个值得共和国铭记的日子,一个值得人民空军铭记的日子,这天,虽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空战,但却是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空战。2000年,美国空军历史博物馆战略研究公开信息显示:19511016日是当年最大的一场空战。

时任第四师12团二大队大队长华龙毅留有《空战廿二天》的一段笔录:“继10团一大队为第一梯队1455分起飞18架战机后,1558分我们12团作为第二梯队紧急起飞16架,当时我们保持高度在3000-6000米范围搜索,行至安州上空发现敌小机群在低空飞行,使得我们2大队8架战机就有1234号机身陷敌群。在我们下降高度的过程中,才意识到后续敌机以双机或四机编队,形成多层次立体交叉的阵势,在前方黑压压的一片向我们扑来,布满从3000---9000米空域,将我机群层层合围。只剩1号机我本人、2号机齐连壁、3号机逯松亭、4号机陈书兰;而我们面对的却是成几倍,十几倍的美军战斗机,清一色的F-86,朝鲜空战中第一次直面克星”。

据该师师史记载:1016日,空4师一天两次空战,上午空4师出动36架,击落F-86飞机1架,被敌击落1架,下午空4师出动34架飞机,击落F-86飞机6架,米特尔飞机1架。我被击落7架。123大队飞行员刘春生击落1F-86后被击落,跳伞生还,华龙毅、赵一鸣、权万太被击落跳伞生还,吴奇、岳明昌被击落牺牲。

另据华龙毅儿子华山在 “纪念东北老航校成立70周年”大会所做主题报告《战斗机飞行员就是要当英雄》一文记述:1016日下午的那场空战中,华龙毅击落、击伤F-86各一架;2号机齐连壁击落一架F-86。中国人民空军不仅打响了米格空中走廊,从此平壤上空频密出现中国战斗机飞行员米格-15的身影,因苏联近卫军空军被严格限定在清川江空域作战,而在他们无法涉及的空域中,中国人民空军大显神威,让米格-15战机200公里作战半径得到有效延伸,美军在三八线以北大肆进行的“战略轰炸行动”受到阻隔,F-86的天下不复存在!我志愿军战略物资源源不断地跨过鸭绿江、清川江运抵三八线,我们夺回了“制空权”! 美国人永远无法接受一个事实,65年前的那场“战略轰炸行动”,竟被98位苏近卫军空军勇士,56位中国空军第四师初上战场的飞行员所阻止!中国空军以单一战术战斗机进行拦截空战,阻止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庞大的综合战略轰炸行动,彻底改变了空地一体现代化战争的走向,使得这场空战成为世界战争史上的先例和经典之作,为中国人民空军矗立起一座历史丰碑!

丰碑!是血染的,翻阅世界空战史,除上世纪30年代西班牙内战中,革命军的空军外,恐怕也只有中国空军在如此弱小、稚嫩时就把自己推上血与火的战场,推到世界空中霸主面前。英雄牺牲了,为保障朝鲜西部清川江和鸭绿江之间面积约6500平方英里的地区安全,空战还在继续。

1951年10月25日,在沈阳市,由沈阳人民政府、空军政治部、空四师等单位联合为吴奇、刘涌新、王德玉等六名空军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沈阳党政系统的领导和干部、空军首长、部队机关人员、沈阳市民参加了追悼会,吴奇等英烈永垂不朽!


7.webp.jpg

 

沈阳市人民政府、空军政治部为吴奇等烈士隆重召开了追悼会

 

继沈阳市为牺牲的空中烈士举办追悼会后,崇敬英雄的吴奇家乡江苏省高邮县在河南广场再次隆重举行了吴奇烈士的追悼会。会上,江苏省民政厅、省军分区、扬州市政府及高邮县政府的相关领导出席,马奇同志代表空军政治部宣读了《关于为吴奇同志追记二等功的决定》、《关于批准吴奇同志为革命烈士的决定》,介绍了吴奇同志牺牲时的英勇事迹。最后宣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致《烈士家属致唁书》。


-------------------------------------------------------   --

采访札记:

    在采写过程中,我倾听到父亲生前空军战友王天保、张洪清、宋亚民将军,新四军战友朱文清、张国焕、马益德等老人,关于父亲生平的太多、太多的叙述,得到了陈绕天(空军烈士朱学才外甥)、禇援朝(老战友禇福田将军之子)、王平凡(原混四旅政委王香雄之子)华山(特等功臣华龙毅之子)及众多空二代的支持和帮助,得到了父亲生前所在部队、哈尔滨飞行学院、空军航空大学、东北老航校研究会,众多的博物馆、纪念馆、烈士陵园等单位的关心和帮助。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致以崇高的军礼!



来源:「蓝天之魂」;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