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庆祝七一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清明祭奠从东北老航校历练出来的空军原副司令员林虎叔叔

  • 时间:   2018-04-04      
  • 作者:   江 海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145

时光飞逝 ,日月如梭。弹指间,父亲许景煌离开我们已经整整30年了。

又是一年清明,我在父亲的墓前多放了一个酒杯。这杯酒是给父亲的一生挚友——林虎叔叔(空军原副司令员)准备的。

我轻声地告诉父亲:三月三日,林虎叔叔走了。

将星陨落,三军痛惜。英雄长眠,魂归蓝天。

能够告慰亲人的是,林叔叔一路上并不寂寞,三十阴阳话别离,此去天国有故人。

 

一、父亲与林叔叔的友谊始于东北老航校

 

19466月,父亲在牡丹江,在东北老航校教员训练班恢复飞行;那时,林虎叔叔正在飞行一期乙班学习飞行理论。67日,飞行科长吉翔带飞许景煌,发生空中停车,飞机下坠撞在钢筋水泥建成的飞机堡上。吉翔当场牺牲,许景煌重伤致残。由于父亲身体已不适合飞行,转行担任老航校材料厂副厂长、厂长。

 


5ac49757947f323c9def89c7

1946年5月 许景煌在东北老航校飞行教官训练班

材料厂主要负责搜集、保管航空器材。建校初期,航材奇缺,搜集航材成了老航校全校的首要任务。父亲在任职期间经常带领飞行、机务学员四处搜集、运送器材,也因此与林虎叔叔熟识。

194811月我军攻打沈阳,校领导命令材料厂和学员队随大部队进发,第一时间进入敌机场搜集航材。111日晚他们趁夜色悄悄潜入北陵机场,发现了大量空油桶和一架新的美制c-46飞机,随后派人将飞机飞回牡丹江机场。翌日沈阳解放,但敌机b-25每天都来轰炸,少则三架多则九架,但大家任凭弹片横飞却全然不顾,冒着生命危险搜集器材。在这危险时刻常乾坤、王弼、刘风、张承中等人也赶到沈阳加强领导。为了防止敌机轰炸,大家把搜集到的汽油、炸弹推到附近村庄隐藏起来。突然一架p-51敌机呼啸着冲林虎叔叔俯冲过来,林虎叔叔不愧是久经战场考验的老八路,只见他机警的地迅速卧倒,哒哒哒,一串子弹从他头上掠过。好悬啊,林叔叔差点儿就光荣了。

这次行动他们穿梭于沈阳北陵机场、东塔机场、浑河机场、市内八纬路仓库,收获颇丰。共搜集到新的美制c-46飞机一架,美国100号汽油约300桶,航空滑油约200桶,日、美制燃烧弹、爆炸弹、杀伤弹几百枚,还有满洲飞机工厂大量的铝板材和未制成的机翼。林虎叔叔和父亲的友谊经受了战火的考验。

抗美援朝时,林虎叔叔任空39团副团长,父亲在沈阳空军任油料处处长。两个老战友一个在前方英勇杀敌;一个在后方保障志愿军空军的油料供应,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各自绽放着美丽的青春。


2.webp.jpg

 1949年101日  林虎参加开国大典受阅飞行

二、林虎叔叔和父亲的友谊升华于文革时期


两人自老航校分手后便天各一方。林虎叔叔转战南北,历经开国大典受阅、抗美援朝战争、国土防空作战等重大事件。在长期的对敌斗争中,林虎叔叔展现出了高超的飞行技艺和卓越的指挥才能,职务也从副团长一路晋升为师长、副军长,四十岁出头就出任广空副司令一职。父亲则一直在后勤油料系统工作,由沈空油料处调至军委空后任油料部部长。

正当他们满怀豪情的为空军建设忘我工作之时,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这场人人过关的政治运动中,他们先后受到了冲击。父亲被下放到陕西工厂劳动改造;林叔被免去广空副司令职务,赋闲在家等候政审结果。

文革后期,父亲带着一身病从陕西回到北京。1976年春天父亲去广州养病,住在广空招待所,期待望养好病后能重新分配工作。林虎叔叔家住离招待所不远。在得知林叔叔的处境后,父亲毅然决定前去看探望。

时隔近三十年,两位老战友的手又紧紧地握在一起。在那个动荡诡谲的年代,岁月无情地销蚀着人们的青春;当年意气风发的青年再见面时,已是青丝染霜。

 

3.webp.jpg

1976年春林虎与许景煌在广州

相视良久,林叔叔感慨道:“许部长,自从我免职以后,很少有人敢来看我;你能登门看望,让我十分感动。”父亲说:“我敢来看你,是因为我了解你。你是个孤儿,很小就参加八路军。你是在党和老航校的教育培养下,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我军高级指挥干部。我相信你对党的感情是真挚的。我不认为你有什么政治问题,我也相信党组织一定会澄清事实,还你清白。”

危难之际,战友之间的信任胜过任何海誓山盟。虽然父亲对林叔叔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但一份理解、一句鼓励更显弥足珍贵。患难见真情,正是父亲的一席肺腑之言让两位老战友从此敞开心扉,无话不谈。心灵的相通,使两人从此成为肝胆相照的人生知己。

由于肝病急性发作,父亲在广州短暂的疗养无奈的被终止。相见时难别亦难,两人似乎还有许多未尽之言。从此他们开始鸿雁传书,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共写了16封书信。他们在信中谈形势、谈工作、谈家庭、谈诗词、谈未来;他们互相关心,互相鼓励,此唱彼和,乐在其中。

人们都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林虎叔叔在卸甲赋闲的时间里,没有虚度光阴。他不在其位却心系国防;他把这天赐的机会权当做作一次脱产学习,不断地充实提高自己。他潜心研究国际空战史,对我军在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的战斗经历作了系统的总结,探索出一套如何用我军现有的劣势装备战胜强敌的战法;他密切关注外军武器装备的最新进展,思索如何加快我军新型装备的研发和生产。他每天保持体育锻炼,强壮体魄;他为国效力、为国而战的雄心从未泯灭;他时刻准备着,等待着祖国的召唤,重返蓝天。

中越边境矛盾激化之日,便是林虎叔叔复出之时。林叔叔临危受命,赶赴云南河口前线,把各项备战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在紧张繁忙的战事中,他也不忘给我父亲写信;并利用进京开会的间隙亲自来我家探望。

4.webp.jpg

林虎到家看望父母前排左起: 母亲、包阿姨、沙贵卿、沙贵珍后排左起: 林虎、李逵、许景煌、戚洁

父亲离休了,每日看书读报、赋诗写信。林虎叔叔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看到父亲坐在木椅上写字很不舒服,就从南方捎来一对藤椅。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这可是我家唯一的高档家具了;就连父亲用的写字台,还是我找中学同学用废木料自己打的。有了这对藤椅,父亲的两只手可以搭在扶手上;累了就靠在椅背上休息一会儿。到了冬天,铺上棉垫就成了全天候的座椅。父亲感到十分舒适,因此也格外珍惜。

北方气候干燥,不少藤条断裂了,父亲用橡皮膏粘上继续使用。这一坐就是八年。父亲的晚年就是在这把藤椅上度过的。父亲去世后,母亲又用了十五年。这对藤椅见证了两位老战友的深情厚谊。

1983年,林叔叔调来北京工作,近在咫尺书信就不用了。不久,林叔叔又升任空军副司令,工作愈加繁忙。父亲为林叔叔的工作变动感到由衷的高兴。因怕打搅他的工作,彼此联系反而少了;但逢年过节,林叔叔、沙阿姨必来家里看望。他们之间的交往纯粹是君子之交,无任何功利色彩,有的只是对对方的牵挂和惦念。

父亲患了肺癌。病危期间,母亲给林叔叔打了个电话。她对林叔叔说:“老许想你。”林叔叔撂下电话,火急火燎赶到空军总医院。他把院领导、专家、主治医生都召集到一块儿,研究抢救方案。他要努力挽救父亲的生命。

在病床前,林叔叔关切地问:“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尽力去办。”父亲此时已不能说话,示意我们拿来纸笔,用颤抖的手写下“留得清白在人间”几个字。他没有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

傍晚,父亲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他走得很安详。人生难得一知己;有林叔叔为父亲送行,他知足了。同时,他向林叔叔代表的空军领导及组织,表明了自己的临终遗言。父亲死而无憾。

 

一阵微风夹着春天的芬芳迎面袭来,吹散了我的思绪。我给父亲和林叔叔的酒杯里斟满了美酒,敬两位老前辈。愿他们在天堂里把酒言欢,共续前缘。余下大半瓶酒,我洒在陵园的土地上,敬所有为国捐躯,牺牲病故的空军将士。

英雄不死,他们的英魂始终守卫着祖国的蓝天。

附件:林虎同志生平

5.webp.jpg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我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空军原副司令员林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33220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林虎同志192712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193810月参加八路军,1945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时期,林虎同志历任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5支队21旅政治部勤务员,第5支队司令部少先队队员,山东纵队政治部通讯员、第4支队宣传队宣传员,鲁中军区青年干部学校学员、第12连文化教员,抗日军政大学第1分校学员。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和恶劣的斗争条件下,他始终保持坚定的革命信念,在上级的领导下,先后参加了山东胶东、鲁中地区历次反“扫荡”,讨吴战役和解放临沂等20余次战斗,不畏艰险,不怕牺牲,英勇作战,不屈不挠,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在抗日军政大学第1分校学习期间,他刻苦钻研军事业务,思想理论和政策水平有了较大提高。

解放战争时期,林虎同志受命入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学习飞行。走进航校的门,他即下定决心终生为航空事业奋斗到底,在航校初建的艰苦日子里,在敌人对航校不断进行狂轰滥炸的威胁下,这个决心始终没有变。在航校学习的3年多时间里,他刻苦努力,攻坚克难,潜心研究飞行理论,熟练掌握航空知识、飞行和战斗技术,很快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飞行员。19499月毕业后任华北军区司令部航空处飞行中队飞行员,他所在的飞行中队是我军第一个担任作战任务的飞行中队,负责当时北平地区的防空作战任务。开国大典中,他驾驶的战机在第一队列中飞过天安门上空,接受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新中国成立后,林虎同志历任空军第4航空学校飞行员,空军第4混成旅113大队大队长,空军第39团副团长。1951年参加抗美援朝作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第39团副团长,他先后7次参加空战,击落敌机1架,荣立二等功一次,荣获朝鲜人民军军功章。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第3师司令部飞行技术检查主任、东北军区空军司令部训练处飞行技术检查主任,空军第18师副师长、师长,广州军区空军军训部部长,空军第7军副军长,空军兴宁指挥所主任,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空军第9航空学校副校长。在国土防空作战中,指挥了近百次战斗,1956年组织指挥击落敌机1架、击伤1架,受到通令嘉奖。任昆明军区空军指挥所副主任期间,他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一直坚持在云南河口前沿负责地空联络指挥,较好地完成了任务。19835月任空军学院副院长后,他始终保持旺盛的工作干劲,对工作有布置、有检查,要求严格,受到好评。19859月,林虎同志任空军副司令员后,积极参加党委集体领导,对分管的装备、科研工作抓得紧,标准高,要求严,工作认真负责,作风深入扎实,为空军部队的建设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他重视军事理论研究,主持编写的《空军战役学》获全军军事科研成果一等奖,还著有《保卫祖国领空的战斗》。他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始终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199410月退出领导岗位后,他仍关心着党的事业,关心着国家的改革和建设,关心着空军的建设和发展,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意见建议。19978月,在70岁高龄之际,他成功驾苏-30战斗机飞出了“眼镜蛇”特技动作,为自己的飞行生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这在世界航空史上是不多见的。199987月离职休养。

林虎同志是第七届、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委员。19889月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自由奖章、三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

林虎同志不到11岁就投身抗日战争的烽火硝烟,在80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终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共产主义事业,为中国人民的独立和解放事业,为空军的建设和发展鞠躬尽瘁,奉献了毕生的心血和精力。他坚决服从党的命令,执行党的决议,以党的事业为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为人正直,襟怀坦白,严于律已,廉洁奉公,厉行节约,秉公用权,对家属子女要求严格,始终保持了艰苦朴素的革命本色。

林虎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是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和共产主义事业不懈奋斗的一生。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质和优良作风,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怀念

林虎同志永垂不朽!


来源:「江  海」;责任编辑:陈龙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