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为您荐读】第03期

  • 时间:   2018-04-19      
  • 作者:   王晓莉      
  • 来源:   陕西省延安精神研究会     
  • 浏览人数:  493

导读:

1982年3月至1985年5月,习近平同志任河北省正定县委副书记和书记,在正定工作了三年多。习近平同志与干部群众打成一片,走遍了全县每一个村。他深入调研,实事求是,敢于担当,锐意改革,广揽英才,心系人民,端正党风,谋划发展,使正定这个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冀中平原农业县赶上时代大潮,焕发出勃勃生机活力。 他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在正定大地上书写了一部激情洋溢的青春感人诗篇。习近平同志后来深情地说,“正定是我从政起步的地方”。


2.webp.jpg

采访对象:程宝怀,1936年生,河北博野人。1981年任正定县委副书记,后任县长,1983年任石家庄地区行署副专员。1997年退休。

采 访 组:本报记者 邱然 陈思 黄珊

采访日期:2017年2月28日

采访地点:石家庄市翠屏山迎宾馆

采访组:在引进人才过程中,有没有给您留下深刻印象的典型事例?

    

程宝怀:当然有啊。我举两个例子吧。

  第一件事,是找石家庄车床附件厂的工程师武宝信。他发明了“三露”,也就是粉刺露、亮肤露、增白露,当时已在全国畅销。

  当时武宝信和厂领导在利润分配上发生了矛盾,他见到了“人才九条”,就给近平同志捎信,表示愿意到正定工作。近平同志收到他的信时,天已晚了,就到我办公室来找我。

  他说:“程县长,走,咱们今天夜访武宝信!”

  我说:“今天晚了,咱们明天再去吧?”

  近平同志说:“今天必须找到武宝信。”

  于是,我们到了武宝信住的石家庄市桥东区谈固小区,谈固小区有几十栋楼,不知他住哪个楼,于是就挨个打听,问谁谁都不知道,当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我说:“算了吧,今天找不着,明天再说吧!”

  近平同志坚定地说:“不行,今天必须找到武宝信,我从南往北喊,你从东往西喊。”

  我们俩在小区里就扯开嗓子喊“武宝信”,功夫不负有心人,武宝信总算听到了,连忙从楼里出来,紧紧握着近平同志的手,非常感动。我们到了他家里,谈了一个多钟头,谈得非常投机。武宝信当即表示:“就冲你们书记、县长来找我这一条,我把新研制的爽脚粉配方给正定。”1983年4月4日,近平同志亲自主持爽脚粉项目技术转让会,项目落地在新城铺乡。投产不到一年,我们就赚了纯利润30万元。

  第二件事,是近平同志到无锡引进人才的故事。正定有个油泵油嘴厂,原属省管,一年赔了27万元。后放给石家庄地区管,一年赔了9万元。

  有一天,地区专员冀剑波找到我说:“你们正定的工业基础比较薄弱,油泵油嘴厂就在你们正定,就给你们县里管吧!”

  我说:“我们不要!”

  冀专员说:“你不要,那你想要什么?”

  我说:“我要电视机厂。”

  冀专员说:“电视机厂能给你啊?那是咱们地区的骨干企业,不能给你们。”

  我说:“不给我们电视机厂,我们也不要油泵油嘴厂,要了就背上个包袱。”

  冀专员说:“你们把这厂子搞好了,包袱里装的就是金子!要了吧!”

  我回来把这事跟近平同志说了,近平同志说:“地区要给,那就要吧!”

  结果,我们管这个厂子,一年就赔了7万元。

  为了能让县里的经济发展快些,进一步解放思想,1984年五六月间,近平同志带领县经济考察团到江苏考察乡镇企业发展经验,先后走访了无锡、常熟、南通等地。在无锡,近平同志约见了给他写信,愿意到正定工作的无锡机械局农机供销公司原经理邱斌昌。邱斌昌懂经营、善管理,是个能人。听了近平同志对县里企业情况的介绍,邱斌昌当即表示可以到油泵油嘴厂工作。他还特别提到,自己可以带一个成熟的柴油发电机项目到正定,马上就能出产品。

  近平同志问邱斌昌:“你从大城市去我们偏僻的县城,有什么条件吗?”

  他回答说:“没有条件。”

  近平同志就把“人才九条”的内容给他说了说。他说:“我不需要这个。”

  近平同志就笑了,说:“你不提条件我们不好请呀。”

  邱斌昌说:“你要非让我说,那我就提两条吧。我现在是17级工资,我一踏上正定的土地,县里就给我涨1级工资。我保证在一年之内,油泵油嘴厂的产值翻一番,到时候你再给我涨2级工资,达到14级。这样,我从正定再回到无锡,就是高干了,重要文件得让我看,重要会议必须让我参加。”

  近平同志当时就打电话跟我商量,问我:“邱斌昌提的这两条行不行?”

  我说:“这是最低条件。工资级差不大,搞不好,一年也就是多付两三百块钱,可以答应他!”

  邱斌昌这个人积极性很高,当年8月就到正定报到了。他找到我,说:“你是程县长?你知道我的事情了?”

  我说:“你的工资已经从17级涨到16级了。我们说一是一,说到做到,这就是正定精神!明天我领你到大会上宣布,你就是县油泵油嘴厂的厂长。”

  邱斌昌很感动,当时眼睛就湿润了。第二天,我就到油泵油嘴厂召开职工大会,宣布邱斌昌为厂长,行政16级。

  宣布完后,厂里有个副书记,给我提意见说:“程县长,你做得不对。县里给我们请厂长我们能接受,但宣布他的级别就不对了。”

  我说:“这是习书记给你们请的人才。级别是邱斌昌来正定工作的条件,你们就不要提意见了,下月按16级给他发工资。”

  邱斌昌这个人本事太大了,上任没几天,就把油泵油嘴厂积压的产品全部卖了出去,随后就开始组织生产,当年产值实现翻番,成为正定县四大骨干企业之一。他带来的柴油发电机项目,成为企业的一个增长点。后来,他在正定工作了十几年,一直干到退休,为正定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近平同志在正定工作期间和离开正定以后,都对他非常关心,曾经给我来过3次信,让我注意关心他的工作和生活。后来县里把他提为正定的政协副主席,药费按月报销。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当年刚到正定任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分管精神文明建设和教育工作,在他任县委书记之后,对这些工作仍然十分重视。请您具体谈一谈这方面的工作。

     程宝怀:近平同志对精神文明建设确实十分重视。首先是从群众的卫生习惯抓起。正定虽然是历史古城,但刚刚经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还没有恢复元气,到处是残垣断壁、碎砖烂瓦,污水横流,街道没人打扫,生活垃圾到处都是,很脏很乱。近平同志反复强调“两个文明”必须一起抓,在全县开展了“文明礼貌月”活动。他反复讲,不能摘了“高产穷县”的帽子,再戴上“高产脏县”的帽子。近平同志组织成立了“五讲四美三热爱”办公室,在县城里修建了37个垃圾池、11个公共厕所,在全县建立了13个乡镇文化站和45个村俱乐部,为71个村安装了自来水。

  近平同志非常重视思想政治工作和文明大院建设,开展了“五好家庭”“模范党员”“红花少年”评选活动,制定了乡规民约。全县评出“五好家庭”3592户,成立青年服务队3500个。县直部门实行了“门前三包”,划分了卫生区,县城面貌大为改观,多次受到地区文明办表扬。

  再说说近平同志对教育工作的重视。他来正定不久,就对全县的教育工作进行了改革,对教师实行聘任制,提高教师工作积极性,落实教师待遇,发放拖欠的教师工资,提高教学质量。当时,正定的小学有3500多平方米危房,校舍陈旧简陋,学生大多趴在土台子、水泥板上上课。他多次召开教育工作会议,反复强调教育是立国之本。1983年10月13日,他听说南牛公社南永固村小学因校舍漏雨,学生已停课一周,立即作了批示,要求南牛公社党委应从南永固村小学办学条件问题中看到与党的要求的差距,采取有力措施迅速改善该小学的办学条件,不然就是失职。同时,还马上派县委宣传部长陈守东和主管副县长何玉前去现场帮助解决问题。

  里双店公社傅家村小学房子露天,窗户没玻璃。近平同志把公社书记王香文叫到办公室进行批评,他说:“里双店搞‘大包干’不错,但不能一俊遮百丑,教育抓不上去,改善办学条件不力,那你也不是一个好书记。”

  后来,全县筹集187万元,用于改善小学办学条件,修缮房屋1020间,共15000平方米,新置办桌椅板凳3000套。有16个村还盖起了新的教学楼,大大改善了小学办学条件。



3.webp.jpg


王晓莉(1966.12——),陕西延安市人,中共党员,文博副研究员,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纪念馆副馆长,陕西省延安精神研究会延安精神宣讲团副团长,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兼职教员,曾任延安革命纪念馆副馆长,曾获全国讲解大赛一等奖、全国国防教育先进个人等国家、省市各种奖项8个。


你有多久没有朗读了

很久了吧

很多人觉得

朗读属于小学时代

或者一小部分人

其实它属于我们每一个人


——董卿


《为您荐读》

无声的文字

有声的朗读

下期再见!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2018年1月24日第3版


@陕西省延安精神研究会出品


编辑|秦小延

责编|木子禾子

审核|anaer

联系我们

电话:029-87291367      029 -87292364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新城广场省政府前大楼1140室

官网:www.yajsyjh.com
邮箱:yjhwx201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