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两会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缘何至今未见符合史实的临潼兵谏影视剧

  • 时间:   2019-01-10      
  • 作者:   王文成      
  • 来源:   王文成     
  • 浏览人数:  613

        

 t01636036bf0b4f531c.png

数十年来电视电影乃至历史记录片一直以讹传讹地谬传着策划“二·二事件”枪杀东北军爱国将领王以哲的罪魁、汉奸孙铭九编造的西安事变时整个临潼捉蒋过程都是由他一人带张学良“卫队营”五六十人完成的弥天大谎。笔者认为造成这种现状,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原因1. 孙铭九欺骗媒体 谎称整个兵谏过程都是由他一人

                带张学良卫队营五六十人完成的

           1)孙欺骗英国记者贝特兰  贝将错误信息

                告知斯诺  记入《西行漫记》

    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先生于1936年6月至10月间,对中国西北革命根据地进行了实地考察、采访后,于10月25日返回北平。西安事变当晚,在北平的英国记者、新西兰青年学者詹姆斯·门罗·贝特兰便获悉,他立刻将此消息告诉了在北平的斯诺夫妇,并表示渴望能亲赴西安采访。由于斯诺当时刚从西北归来,又正值忙于写作《西行漫记》一书,难以脱身,便让贝特兰替他赴西安采访。贝于12月27日抵达西安后,当晚便采访了孙铭九(据《中国的第一幕——西安事变秘闻》[新西兰]詹姆斯·门罗·贝特兰著 牛玉林译 陕西人民出版社)。根据贝特兰对孙铭九的采访,斯诺在《西行漫记》第12篇《又是白色世界》第二节《总司令被逮》中写道:“张少帅的卫队长、26岁的孙铭九上尉(实为中校—笔者注)午夜前往临潼,他在半路带上200名东北军(实为50人左右—笔者注),清晨三点开车到临潼郊外,他们在那里等到五点钟,第一辆卡车载着15个人开到宾馆门口,被岗哨喝止,就开起火来。” 这就是孙铭九编造的 “车冲到华清池大门外时,遭到蒋的守卫岗哨的阻拦。本来打算将车直接冲入院内,但门卫岗哨抢前阻止并开枪威胁。这时我的车也赶到了,只见大家一齐跳下车来,其中有一个人(是个班长,叫王德胜)开枪把岗哨打倒。这时枪声大作。和喊声混成一团。”(据孙铭九:《临潼扣蒋》)

 可见,早在临潼兵谏后,随即孙铭九便编造谎言欺骗了外媒。

 斯诺先生的《西行漫记》是根据他本人亲自实地考察、采访所得一手材料撰著而成,因此全书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评价是客观、公正的,并向全世界作了如实的报道,这是勿容置疑的。书里对孙铭九捉蒋记述中的失实之处,完全是因为孙编造谎言欺骗了贝特兰,贝将错误信息告知斯诺所致。《西行漫记》的良好声誉客观上助力了孙的谎言。斯诺先生1938年1月24日于上海,在该书中译本作者自序中,曾坦诚地写道:“本书英文版的第一版原有的一些错误,已经在这里改正了。其他的错误自然也还有着。”

       2)孙铭九杜撰谎言渲染自己  有悖史实之文

               发表于报刊书籍  载入历史教科书

    孙看过话剧《西安事变》后,在全国发行的重要报刊《解放日报》(1979年2月18日)上发表署名文章《看<西安事变> 忆西安事变》,将近整版篇幅大肆宣扬整个捉蒋过程都是由他一人所带五六十人完成的。为回避王玉瓒的卫队第一营,刻意笼统地将他的卫队第二营称为“卫队营”,全文只字不提“卫一营”,更不敢提“王玉瓒”三个字。

孙还将前面提到的有悖史实之文《临潼扣蒋》,发表《西安事变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1986年12月)和《张学良在一九三六》(光明日报出版社,1991年11月)等书中

人民教育出版社历史室编著的初中三年级《中国历史》第四册( 2004年),在讲到西安事变时,写道:“12月12日,张学良部下孙铭九,带兵冲进临潼华清池蒋介石住地,蒋已逃走。他就带队伍搜山,......。孙铭九派两个人上去架着他,蒋介石踉踉跄跄地下了山,立即被送到西安城里。”孙铭九编造的整个兵谏过程都是由他一人带卫队完成的谎言就这样以讹传讹地载入了严肃的历史教科书。

  原因2. 临潼兵谏过程的历史真相  45年后方才查清

因兵谏有功,王玉瓒被晋升为团长次年发生“七·七事变”,率全团转战于华北战场参加著名的淞沪会战时,临危受命副旅长东北军被蒋介石瓦解后,远走滇黔1949年冬,率部参加云南起义。经申请,由昆明军事管制委员会资助返回辽宁原籍后,受管制。1960年,被下放至辽宁一偏远山区务农,长达15年。1975年,因体弱多病返回抚顺市长子家。

    为对历史和家庭负责,父亲于1978年,直接上书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叶剑英同志,向叶委员长陈述了自已当年直接奉张学良之命,执行临潼兵谏任务的历史事实, 并恳请查证。

 据查证结果, 1979年底,党组织根据王玉瓒率兵捉蒋淞沪会战抗日参加云南起义的历史事实,正式以书面形式对父亲做出了“爱国”、“正义”和“有功”的政治历史结论

 1981年,父亲应“征集西安事变历史资料九人小组”九人联名之邀,才得以将亲率卫一营300余官兵捉蒋的全过程,发表于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辑的《西安事变资料选编》

 同一捉蒋过程, 卫一、二两营长所述,竟然大相径庭。为查清临潼兵谏过程真相,全国政协文史委西安事变史编辑组借纪念西安事变45周年之际,于1981年在京召开了“华清池捉蒋和‘二·二事件’座谈会”。座谈会是以王玉瓒与孙铭九两人面对面地辩论,其它与会者们提出质疑的形式进行的。

会前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要孙铭九提一份他所知道的参加临潼捉蒋人员的名单。此前到处宣扬自己捉蒋史的孙铭九,竟然临阵认怂了,居然回复:“当时我和卫队营兵不熟悉”、“我本想向王协一(孙铭九二营的一名连长--笔者注)再详加询问”、“但不意他已重病开刀,神智时昏时醒了”、“真可惜,王协一已于1981年6月12日在杭州逝世了”、“我在过去长时间没有条件到各处去调查,不知道亲身参加的人名”、“我正在调查中”。(孙铭九:《关于参加临潼捉蒋人员的回忆》,《西安事变资料选编》第四集,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1981年)。

 正是这次由权威的全国政协所属专职部门召开的历史性的专题会议,给了父亲企盼已久的道出真相的机会。孙的全部捉蒋过程都是由他所带“卫队营”五六十人完成的说法是贪他人之功为己有的弥天大谎,会上孙铭九无言以对。这才使久违了的真相在西安事变后45年,终于浮出了水面!还原了被孙铭九篡改数十年之久的历史真相。

会后,全国政协文史办副主任兼西安事变史编辑组组长座谈会召集人张魁堂先生发表了《临潼捉蒋史实全貌已基本查清》一文,结论性地写道:如果临潼扣蒋的部署真像孙铭九所述的那样简单,就让孙率几十人一冲完事,既不顾友邻部队,也不怕蒋突围逃跑,那将置张学良将军于何地?这样一件关乎国家民族命运的大事,就简单地交孙铭九一人带几十人去办,不是视同儿戏?哪里还像一个久经疆场的30万大军的统帅?经过编辑组反复核实,临潼扣蒋的主要情况和参与人员清楚了,历史事实俱在,谁也不能改变。

    会议彻底否定了孙铭九编造的整个兵谏过程都是由他一人带“卫队营”五六十人完成的弥天之谎而孙的这一世纪性谎言正是数十年来,我们的电视电影甚至历史纪录片赖以描述临潼捉蒋过程剧本。

             原因3. 真相虽已查清  知其真相者甚微  

              多次致信国家有关部门  媒体谬传依旧

尽管真相经全国政协查清后,《文史资料选辑》发表了官《临潼捉蒋史实全貌已基本查清》,但因该选辑仅在全国政协内部发行,受众面很窄,外界极少有人知道真相已查清,更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杜撰谎言的是孙铭九,但数十年来为汉奸传播谎言的却是我们的官媒。有鉴于此,作为临潼兵谏亲历者的后代,在历史责任感的驱使下,将所知历史真相及其谬传,多次致信国家多个有关部门,并提供详尽一手史料(文字、音频、视频)。

遗憾的是西安事变已过80余载,不仅世人至今尚未能看到一部真实反映临潼兵谏过程的影视作品;更令人费解的是,我们的电视、电影、甚至历史纪录片的创作,至今还都在以汉奸孙铭九80多年前编造的谎言为剧本。孙氏谎言谬传范围之广,时间之长,实属罕见,这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  

     

作者: 王文成 (王玉瓒之子、吉林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