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两会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深切缅怀铁军老战士陈昌同志

  • 时间:   2019-01-11      
  • 作者:   黎济明      
  • 来源:   黎济明     
  • 浏览人数:  32436

 

81cf8f8ca8817e7ed9bb4ed2f2a605ed41460.jpg


马上就是一年一度的“腊八节”,我们北方人都在准备“腊八粥”、“腊八蒜”,这是中国传统文化。

 

微信图片_20190111132444_副本.jpg


我作为新四军(新四军的前身就是北伐战争中赫赫有名的铁军)的后代,突然想起了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二师分会会员陈龙狮的老父亲、铁军老战士陈昌同志。我记得陈老的诞辰日是1907年的腊月初八(1907.1.11)这一天。为此,我特意为陈龙狮小弟创作一个纪念邮卡,一起深切缅怀陈昌同志!

   最近,我还得知一个好消息:铁军老战士陈昌同志谢世的原单位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现为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终于在去年找到了陈龙狮一家人,并立即到四川乐山慰问陈昌的女儿陈世英,还专程到乐山人民公墓拜谒了陈昌何妨二位老前辈。

 


现在的中共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党委对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三万多位水电建设者研究、发现:只有陈昌同志的革命经历最为独特、传奇和神勇,陈昌同志是了不起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是狮子滩发电公司党员和职工的学习榜样之一。与此同时,他们还找到了陈昌何妨二老在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的居住老屋(代号204)。计划将此老屋维修、改造、保护起来,即欲将“陈昌何妨旧居”打造成为长寿湖畔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详情见附件一、二)。

我觉得这是难得好消息,于是特意创作此纪念邮卡,一枚给陈昌同志的家人、一枚送给即将诞生的“陈昌何妨旧居”珍藏。但愿此举也能算作缅怀陈昌同志的一点点贡献吧。

                             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一师分会

                              黎济明于2019腊月初六


附件一:关于保护陈昌何妨旧居的提案

一、陈昌何妨夫妇概述

陈昌同志:四川省仪陇人,1907年生、1926年参加革命任叶挺独立团(铁军)排长、1927年担任贺龙副官,参加南昌起义兼任“贺龙手枪队”队长,负责保卫南昌起义指挥部及将领安全,1927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顾顺章叛党投敌使上海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时临危受命参与中央特科重建,从此开始了18+3年的谍战生涯。1949年,为了营救渣滓洞难友暴露而回到重庆市公安局当特警(继续以灰色身份开展隐蔽战线的工作)从事反特肃反工作,从1952年开始遭遇迫害于1960在水电站大坝工地含冤谢世。1961年由王世英(中央特科直线领导人,王老在1959年还专程到狮子滩水电站调查陈昌同志的问题,认为没有问题待回京就向党中央申述,遗憾回京后不幸瘫痪从而失去对陈昌同志的及时保护)、汤昭武(南昌起义的老战友)两位老战友联名向党中央申诉恢复革命历史和名誉,于1965年由中组部第一次平反恢复革命干部身份,纠正错捕错判和极右,承认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入党但党籍只承认到西安事变;1978年由陈养山、陈克寒(中央特科的老部下)两位老战友联名向党中央申诉,于1980年由中组部第二次昭雪恢复,即恢复党籍。1981年党的生日那一天在骨灰盒上覆盖中国共产党的党旗。

陈昌之妻何妨同志:福建省福清人,越南归侨。1923年生,1924年到厦门1937年参加革命、厦儿团创始人之一,1938年因不满入党年龄认定为“按党员使用”团员,1940年在复旦大学读书、1942年参加“陈昌特工组”、1945年与陈昌结婚成为隐蔽战线上的一对永不消逝的电波,解放后在重庆市公安局任特警,1952年受丈夫冤案株连被重庆市公安局开除不得已以归侨身份参加护士培训班毕业后安排在重庆市结核病医院当护士1955年调到狮子滩水电站职工医院、1960年调到大洪河水电站职工医院、1962年调到大马水电站职工医院,1963年离开水电系统调到重庆轮船公司乐山分公司医务室、1965年调到乐山地区人民医院(现更名为乐山市人民医院)1978年退休、坚持义务在门诊部当导医到1985年,1982年由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平反后入党并将退休职工恢复为1942年的离休老干部、1985年再次纠正为1937年的离休老干部(享受司局干部医疗待遇),1985年从刊授党校《党史与党建》专业大学毕业,20096月底病故后,于党的生日这一天与丈夫陈昌合葬于乐山市人民公墓,圆满完结了她与陈昌同志3+15+49=67”年的红色恋情故事

 

二、陈昌何妨夫妇与狮子滩的居所

 1954陈昌经董必武介绍来到长寿狮子滩,参加狮子滩水电站的建设在当时的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任招待所所长(主持工作),其间表现突出,大受领导和来宾好评。直管上级为了他更加安心工作,将其妻何妨也调来工程处职工医院,夫妻团圆,养育一女两子,陈昌何妨一家在狮子滩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201812月,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党群部门组织人员远赴乐山、成都等地寻访红色印迹,据陈昌女儿陈世英回忆,当时陈昌一家是住在距离狮子滩大坝工地不远处一个叫204”的地方,是一处三合院,相距不远还有当时叫做“红房子”的建筑。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寻访组根据多方线索印证,确定了204就是当时工程局遗留下的一处房子,现局部荒废,但主体仍然存在。

陈昌同志作为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军作出重要贡献的八一将士、作为传奇的中央特科元老我党我军杰出的谍报干将,在长寿度过了他革命人生最后几年时光。所以说,他的旧居是他和家人为中国革命奉献一,给世留下的宝贵的红色教育资源。

现在保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的《陈昌同志自传》是该馆最完整的、年代跨度最长的我军谍战史料(据军档专家称:《陈昌同志自传》是我馆的镇馆之宝之一),而这部《陈昌同志自传》就是在此诞生的。特此,建议妥善保护,修缮陈昌何妨旧居把她建设成为长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

 

三、陈昌何妨夫妇旧居现状

微信图片_20181203164643.jpg

陈昌何妨旧居位于现在长寿湖镇下街卫生院后面,亦即原狮子滩派出所上坡方向约150米处,从渔场家属区和卫生院路口都可前往。该处是一个三合院建筑,有可能是解放前地主宅院。狮子滩水电站修建时,该房屋代号204,属于条件较差的,给一般人员居住的场所。陈昌一家住在左侧耳房。现查勘时可见,中间堂屋屋顶已垮塌,堂屋墙上还刷有毛主席语录,右侧厢房还残留有某食堂的木牌,邻近外侧的房子至今还有工程局遗留家属居住。

陈昌同志在该处居住的时间是1954-1957年(1958补划为右派押往大洪河水电站工地劳改)。何妨同志和女陈世英两儿陈伟光(他也是在狮子滩水电站出生、但在文革期间不幸在四川乐山被害死)、陈龙狮等人在该处,从1955居住到1960年陈昌不幸去世。随后,全家人最后搬往了四川乐山市,陈昌何妨一家人从此再未回过长寿

 

四、将陈昌何妨夫妇旧居打造成为红色书屋

陈昌与何妨的女儿陈世英(已经73岁)在该处生活到读初中,现得知旧居还在,计划在20195月左右回长寿探访旧居,缅怀亡父

陈昌与何妨最小儿子陈龙狮(已经62岁)系在龙溪河狮子滩水电站出生,现在是京城最知名红色记者之一在当红记年中收集到几百本的红色书刊,得知要把自己出生地的老房子改造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非常愿意全部捐出来把陈昌何妨旧居打造成为红色书屋,供当地年轻人浏览、学习

因为他知道其父陈昌最大的嗜好就是买书、看书,但是因为水电站是流动性特大的行业,其母在不停的搬家中,遗憾将父亲的全部书刊丢失完毕。为了缅怀父亲、为了让父母亡灵在旧居了显灵,特将自己珍藏的所有红色书籍和红色字画全部捐赠出来教育长寿的年轻人。如果该红色书屋还需要其他红色书刊陈龙狮记者还可以号召、动员京城的其他知名革命后代捐赠自家的各种红色书籍,丰富其藏书

                                                                             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

                                                                                       2018128

 

附件二:维修好的陈昌何妨旧居之使用建议

作为陈昌何妨唯一健在的、最小的儿子,得知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和有关单位准备将家父家母的旧居维修好,作为长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真的让我感动。下面是我为此产生的一点点想法,供有关领导研究、决策。

因为陈昌同志的革命经历中有两件事是鲜为人知的,而且是独一无二的、也是现代年轻人最喜欢探索了解的,因此建议如下:

在修缮好的陈昌何妨旧居内可展示四个内容,一个是红色书画屋,一个是红色展馆,一个是狮子滩水电站老故事的展陈,最后是用于红色讲堂。

一、启办红色书画屋的缘由

因为陈昌同志特别喜欢买书、看书,因为家父含冤谢世后家母经常搬家等原因这些书刊全部遗失了,成为一种遗憾。

但是,陈昌的最小儿子陈龙狮是中国最知名红色记者之一,他在五年的采访报道中收集到很多开国领袖、开国将帅等人的回忆录之类的红色经典书刊。

如果启用红色书画屋建议,我还可以动员京城的其他革命后代集体捐赠革命书籍,动员京城的书画家、将军部长们捐献字画墨宝。

陈龙狮还收藏不少红色字画,陈龙狮伉俪愿意全部无偿捐献出来在陈昌何妨旧居供长寿的父老乡亲阅读、学习、观赏。

二、红色展馆的内容主要展示展览陈昌同志的两个鲜为人知的经历之延伸展览

(一)第一个是埋没92年的贺龙手枪队的故事

即陈昌同志在1927年南昌起义时,临危受命组建、并担任贺龙手枪队队长,主要负责保卫贺龙总指挥以及南昌起义的重要将领们的安危,即贺龙手枪队为创建人民军队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是因为陈昌同志早早离开一线部队,转战且长期在我党我军隐蔽战线上工作;解放后又蒙冤致死,导致贺龙手枪队只有贺龙、陈昌二人的个人自传中提及,遗憾没有引起党和军队领导的重视,而其他的八一将士均没有提及贺龙手枪队的往事。

因此,贺龙手枪队整整埋没了九十多年。幸好在2009年,军档、军博、军科三个单位,依据陈昌遗孀何妨的请求为贺龙手枪队正名,终于通过研究《陈昌同志自传》和其他史料,确认在南昌起义时贺龙手枪队是真实存在的一支特别的警卫部队(军档2009-333号便函)。但是,至今没有任何一个革命场馆对贺龙手枪队有专门的展示展览,真是我军军史的一个遗憾。

如果在陈昌何妨旧居内设立贺龙手枪队的展板,必将使长寿的红色展览展示成为填补我党我军创军史的空白之举;而且,揭秘贺龙手枪队的《陈昌同志自传》也就是在陈昌何妨旧居中诞生的,在此展示别具风味。目前《陈昌同志自传》被军档珍藏,系该馆时间跨度最长、内容最详实的谍战史料,系难得的镇馆之宝之一。

(二)鲜为人知的红色特工展览

陈昌同志于1931年,当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主要领导之一的顾顺章叛党投敌,使上海党中央和中央特科遭到毁灭性破坏时,陈昌同志再次临危受命,从红军一线部队中抽到上海,参与中央特科的重建。

陈昌同志在党旗下宣誓做《无名英雄》,从此开启了陈昌同志18+3的隐蔽战线生涯。任何人,能够在21年里、在危机四伏的隐蔽战线战斗中出生入死,即使没有谍功,能活下来就是人间奇迹!这靠什么?最为核心的靠坚强的党性和信仰!这是习近平新时代最需要传承的精神之一。

陈昌同志先后在王世英、李克龙、董必武等中央首长的单线领导下,以各种各样的身份潜伏到国民党的党政军各个系统为党收集整理各种各样的情报,应该讲谍功赫赫,但是无人知晓,系鲜为人知的无名英雄之一。

谍战军史是年轻人最喜欢观看的故事。现在,我党我军对知名的谍战英雄(周恩来、董必武、王世英、中央特科前三杰和后三杰等等)宣传是到位的,但是还有像陈昌何妨伉俪这样的无名英雄们,比比皆是、但是均鲜为人知。所以,建议在陈昌何妨旧居里设立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系列展览展示,这必将为长寿的红色资源和内容提高到极致,吸引更多的人们前来参观学习。

(三)狮子滩水电站老故事的展陈

由重庆狮子滩发电公司和长寿名人事业促进会负责策划、解决,本人就不在赘述了。

三、红色讲堂

长寿湖畔、狮子滩水电站的红色经典不少。我们不仅仅要人红艺人观看,还应该组织后人们聆听。北京的红色团体之宣讲团很多很多,他们可以应邀到“陈昌何妨旧居”进行红色讲座。这应该是重庆长寿区的党政机关、驻军、大专院校、中小学急需的红色讲座。

 

陈昌何妨之子

陈龙狮于丹东

2019年元旦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