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明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某些西方媒体替战争找借口,在为军事行动推波助澜

  • 时间:   2019-02-28      
  • 作者:   金一南 周宇婷      
  • 来源:   华山穹剑     
  • 浏览人数:  739


导语:英国广播公司BBC制片人日前称,经过近六个月的调查,完全确认2018年4月发生在叙利亚杜马镇的“化武袭击”医院视频是导演拍摄。西方媒体在军事行动中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我们又该怎么打好舆论战?请听金一南少将的解读:

点击收听《一南军事论坛》来自华山穹剑00:0009:37


主持人:2018年4月,美、英和法在未经联合国批准的情况下对叙利亚发起空袭,理由是回应4月7号发生在杜马的疑似化学武器袭击事件。轰炸完叙利亚几个月以后,却被曝出杜马化武袭击根本不存在,就是西方媒体自导自演拍摄出来的。一南教授,您怎么看待西方媒体在军事行动中的作用?


金一南:其实英法美的摆拍,包括这次空袭叙利亚提出借口并不稀奇,大家还记得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前,当时美国国务卿拿着小试管,里面装着一试管白色粉末,说这是伊拉克的化学武器试剂,由此决定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动了将近十年的伊拉克战争,伤及无数。

按照今天的话说也可以说是摆拍,俄罗斯总统普京就讽刺说当年美国国务卿手里拿了装有洗衣粉的试管,说是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引起世界性的笑话,西方做这些事情完全不是第一起了。


微信图片_20190228195937.jpg

如果再往前推,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当时讲米洛索维奇大规模的种族灭绝行动,科索沃战争结束以后,包括今天科索沃已经获得所谓独立,当年发动科索沃战争的理由,所谓米洛索维奇的种族灭绝也是子虚乌有。

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标称的所谓三权鼎立的第四顶皇冠就是媒体,西方媒体标榜的公正、自由、客观、公正的报道,在这些里面,尤其在这些重大的战争关头所扮演的角色确实不是那么的光彩,它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替战争寻找借口,而且为无辜平民的伤亡作出这样的解脱,就是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造就一个敌人,发动打击,以达成这样的目的。




主持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空袭叙利亚之后,BBC、CNN等媒体不仅第一时间进行图文视频直播,呈现战事进展,而且还在报道中多次强调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所谓事实根据,如今真相被揭开,再次证明一些所谓的西方主流媒体已经成为某些大国干涉别国政权的工具。

金一南:对。其实在英国BBC的制片人达拉提揭穿以前,俄罗斯其实已经讲过这个事情了,说是摆拍,“白头盔”那帮人打着志愿者的名义,实际上都是一些电影制片人、导演、演员,而且都是CNN、BBC这些为西方媒体政治目的服务的。

但是俄罗斯人说没人信,今天BBC的制片人自己说了,而且证据确凿,发布了若干张照片,内部摆拍的样子,炸断的假肢都是假的,连血衣都是假的,都是道具,而且满脸灰尘的小孩,灰都是临时撒上去的,满头水,水都是临时浇上去的,这种行为实际上是给这种标称自由、民主、客观、公正的媒体抹了大大一把黑,扮演了帮凶。


主持人:不光是对叙利亚、伊拉克这些国家,西方媒体对中国军队的抹黑造谣也可谓不遗余力,抨击中国兵役制度,但当他们需要增加军费预算时,又渲染中国威胁论,比如我们上期节目中才说到的,西方媒体说中国有650艘作战舰艇,远超美国等等,对于这些报道您如何看待?

金一南:没有证据,没有证明,子虚乌有的,包括你刚刚讲的对中国军队的一些诬蔑,先是贬低中国军队的能力,说他们简直是不行,然后抬升中国的能力,他们厉害的不行,对美国造成很大的威胁,他在不同的时间选择不同的内容。

有些时候,局部的真实跟整体的真实是不一样的,把局部当成整体的时候出现这样的问题,西方媒体非常擅长这一点,我就报道一片树叶,这个树叶上有虫子咬的眼,我不报道这棵树正在茁壮成长,他不讲这个问题,他不讲总体,就讲个别。当然有些时候像“白头盔”这些个别,包括对中国军队报道的个别,你连个别都造假,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今天的问题是这些媒体连最后这道防线都不要了,连个别真实都弃之不顾了,没有个别真实,我造一个个别真实出来。

既然你能够通过“白头盔”把叙利亚这样造假,那你对中国军队像弄一些类似于“白头盔”的事件,摆拍一下,造几个假,或者把我们的宣传片几个镜头,比如飞机、军舰、军人的几个镜头胡意拼接一下作为“中国威胁论”的根据,他完全能做得到。

这种扰乱视听的手法在今天能完全做到这一点,然后成为他自己所谓的“公正”,树立一下敌人,要经费,要舆论支持,达成他最后所谓的称霸世界的目的。




主持人:战争是用军事手段来达到政治目的,而西方媒体通过新闻报道、舆论反响也同样起到了干涉别国政权的目的,可以说舆论战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现在随着全球网络的发展,是不是每个国家现在都已经站在了舆论战这个大战场上了?

金一南:对的,因为不管干什么事情,首先要完成舆情的动员,不完成舆情的动员,得到大家认可的话,是非常难的,当然有些时候甚至在不少的情况下,舆情是盲目的,几条消息就可以把它煽动起来。

像当年BBC这个视频一发出去之后,揭露者是少数,俄罗斯之类的是少数,包括2003年当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举着装有洗衣粉的试管,向媒体展示伊拉克化学武器的时候,质疑的也是少数,大多数人被这种场景所动员了,陷入一种焦灼、愤恨,说得惩罚他们,哪怕不惜发动战争,损失了那么多财务,死了那么多人,大家被愚弄了一圈。

从这点看,舆情是能够被一些错误倾向所引导的,引导到一个错误的方向去,当然最后你发现是一个错误可以改,但是改的代价非常大,因为已经造成巨大的损失,今天是必须加以高度重视的问题。




主持人:那么面对无时无刻不进行的舆论战,我们应该如何打好防守反击呢?

金一南:我觉得在讲到舆论战的问题,包括讲到造谣抹黑的问题,我们可以看今天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美国集一个国家之力在全世界对中国一家民营企业大量抹黑,而这家民营企业给世界提供了最先进的技术,最优惠的价格,最良好的服务,你说这种抹黑没有力量吗?

我们要充分的意识到今天大量舆论工具被对方掌握,而且很多国际会议的主导权被对方掌握,所以对方的谎言很容易通过这种大的场合变成所谓的真理。

今天你能看出这种主导之下,不公正的国际秩序给世界正常发展带来的重大冲击,而在不公正的国际秩序中不公正的媒体也扮演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它本身是不公正的,它提供的并不是公平公正的信息。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今天要找着这样的策略,当然你要强固自身,但是,中国人怎么样在世界舆论中占据这样一个别说主导,在世界舆论中有效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确实是我们一个不得不进行的过程,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后发制人,我说后发制人付出很大的代价,人家先给你泼了很多脏水,你再后发制人,做出很多解释,解释完了别人信不信也是问题,即使在今天我们拼命争取国际话语权,但我们也要看到这样一个极不公平的世界。

所以从这点看,你要取得新闻舆论的主导权,必须丢掉那些包袱和顾虑,那些顾虑是完全不必要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充分要求国际社会包括国际法庭证明斯诺登的揭露是真实还是虚假的?在对美斗争这方面和对美合作这是两面性,通过斗争完成合作,而不是通过他的这些恶行,我们都不吭气,我们有效的完成合作,那不行的,如何改进这种方法方式,这是我们必须要学会的。



尾部图片.jpg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