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这样的国耻怎能忘:中国人做的炮弹壳竟然成了日本人的战利品

  • 时间:   2019-04-19      
  • 作者:   崔俊国 王锡伦      
  • 来源:   今日头条     
  • 浏览人数:  130

    中国人做的炮弹壳成了日本人的战利品和纪念品,这样的国耻怎能忘。

    4月15日,记者在《日本人喜欢炫耀侵略战功,反人类变态本性暴露无遗》一文中,向读者展示和介绍了日本人在侵华战争中制作的三件“纪念品”:两个纪念牌一座纪念雕像。

    今天,记者在沈阳白山黑水抗战文物史料研究工作室,继续向您展示和介绍日本人为炫耀侵略战功制作的另外几件“纪念品”。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在沈阳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由于东北军执行上级不抵抗的命令,日本关东军在一夜之间就占领了东北中心城市沈阳。并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占领了中国东北全境。日本侵略者为了炫耀和宣扬他们所谓的辉煌胜利和赫赫战功,鼓动日本军人和日本国民奉行武士道精神、效忠天皇,挑动和蛊惑日本国民特别是青壮年报名参军,成为侵略亚洲邻国“开疆拓土”的战争狂人和杀人害人的刽子手,日本侵略者制作了大量的纪念品,疯狂地进行战争宣传和鼓动。这几件纪念品就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微信图片_20190419125252.jpg


微信图片_20190419125309.jpg

    第一件罪证:红铜材质制作而成的一个小茶盏。虽然个头不大,来头却不小。在这个直径只有10厘米、做工考究、嵌金溜银的茶盏正面中心,刻有日本关东军步兵独立守备队的特殊标志。图案分别是:两支长枪交叉迭压在铁轨上,意为专门守卫南满铁路的警卫部队。在它的背面阴刻着:“独步二昭和六年九月十九日,北大营战胜纪念”等19个文字。这支部队,就是发动九一八事变的首恶部队,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大队。

微信图片_20190419125312.jpg


微信图片_20190419125315.jpg

    第二件、第三件罪证,是两个由红铜和黄铜炮弹壳制作的笔筒,型号相同,长为19厘米,直径为7.5厘米。其中的黄铜炮弹壳的正面深深地刻着“满洲事变纪念”六个大字,及“昭和六年九月十八日”等9个小字。在它的底座下边,可以清楚地看到:“民、17、9”以及箓体“东”字。文史专家告诉我们,这两个炮弹壳,是中华民国1928年9月,由位于沈阳的兵工厂生产制造的7.5厘米口径的炮弹。那个箓体的东字,是当年沈阳东北兵工厂的厂标。


    另一个笔筒,是用红铜炮弹壳制成的。在弹壳的顶部装饰有一颗代表日本陆军标志的铜制五角星,正中及背面分别刻有繁体的“满洲事变纪念”及“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等中国字。


    第四件罪证,是一个由用红铜材质制作的铁甲战车模型,长24厘米,宽17厘米,高16厘米,重约2公斤,在车头正面,分别铸有两行繁体中文字:满洲事变纪念、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

    这四件纪念品,是88年前,日本人鼓吹、歌颂、宣扬和炫耀他们的侵略战绩而制作的,如今却成为日本侵略中国、实施反人类暴行的铁证。

    沈阳白山黑水抗战文物史料研究工作室的专家和收藏家告诉记者,设计、指导和协助日本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制作铁甲战车模型的,是日本近代雕塑、美术史上较有名气的雕塑家朝仓文夫(明治16年3月1日——昭和39年4月18日 ,即1883年3月1日——1964年4月18日)。

微信图片_20190419125334.jpg

    这种在抗日战争期间被中国人称为“王八壳子”的铁甲战车,被日本人制成纪念品后,朝仓文夫本人便受到了日本南满铁道株式会社首脑们的表扬和感谢。从此,他的名字就永远地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和罪恶榜上。

    当年充当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沈阳北大营、东大营,吉林、黑龙江等东北全境的刽子手和急先锋的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队全体战争狂人,以及日本第二师团的头目多门二郎,都没有能够逃脱在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被消灭的可耻下场。

    玩火者必自焚,发动非正义反人类战争的狂人,注定会被正义的人民、正义的力量、正义的战争所消灭所战胜。

    刻有东北兵工厂标志的炮弹壳,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它们是中国人制造的杀敌武器,却沦为日本人炫耀战功的战利品和纪念品,这是中国的耻辱,是中国人永远不能忘记和不应忘记的历史伤痛。

    以史为鉴,是为了不让历史重演!


责任编辑:中华魂网辽宁站刘佳佳 董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