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中秋佳节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走进延安“硅谷”遗址(二)

  • 时间:   2019-05-23      
  • 作者:   崔建东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59

思路决定出路、思维决定机遇、思想决定发展。

 

image.png

没有吃没有穿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其实,在这首脍炙人口的游击队之歌中应当再加上一段没有枪没有炮我们自己造的歌词......枪和炮就是在延安军工局、八路军、新四军专门制造武器装备的“硅谷”基地里造的......

 

抗日战争时期,延安及八路军、新四军制造武器装备的兵工厂,在一无设备、二无电力、三无材料的情况下,创新创意创造了许多武器装备,其创新创意创造精神不亚于现在的美国硅谷。

由于硅谷的名望不在于硅谷科研设施设备的科学和先进,而在于硅谷的创新创意创造精神,尤其是团队合作、鼓励创新、包容失败的精神。因此,硅谷成为了世界创新创意创造的冠名和像征。

所以,提起美国的硅谷,美国人浑身上下充满着自豪和骄傲;外国人浑身上下充满着崇拜和向往;中国人浑身上下充满着追赶和超越......

然而,美国硅谷文化团队合作、鼓励创新、包容失败等等的精髓,却是从中国“硅谷”创新精神中学到的,因为,鲜为人知的中国制造武器装备的“硅谷”,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已经由延安军工局、八路军、新四军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建成了,比美国的硅谷早了几十年。当年,团队合作、鼓励创新、包容失败的创新精神在这些“硅谷”中十分盛行。

延安军工局、八路军、新四军之所以能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建成制造武器装备的“硅谷”,一方面,是对日作战的迫切需要,当时,八路军许多部队是三人共用一支枪;一方面,由于国共合作,既不能打土豪,也不能剿劣绅,军饷只能靠国民党发放,但是,由于蒋介石长期不发八路军军饷,逼的八路军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动手、造枪造炮。因此,延安军工局、八路军、新四军,之所以能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建成制造武器装备的“硅谷”基地,可以说是蒋介石不发军饷、不给军火逼成的、促成的、形成的。以50小炮来说,仅在1940年下半年到1945年8月的5年里,仅八路军“硅谷”基地生产的既能曲射又能平射的令日本鬼子闻炮丧胆的50小炮,就生产了2500门之多,当时,主力部队每一个战斗班都配备了一门,装备了近30个团,极大的提高了八路军的战斗力,50小炮打的日本鬼子晕头转向......

 

image.png

不忘历史,牢记初心。站在延安“硅谷”遗址里,我们思绪万千,仿佛飞到了80多年前。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历经千辛万苦、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达到陕北。初到陕北的中央红军,不仅缺衣少粮,还缺医少药、更缺枪少炮,中央红军还是毛泽东亲自写条向徐海东领导的红军借了5000大洋才勉强渡过了难关。七七事变后,虽然形成了国共合作的抗日合作统一战线,红军也改编成八路军、新四军,全国上下同仇敌忾抗击日本侵略者。但是,由于国民党经常不发军饷、不给枪支弹药,致使八路军、新四军对日作战举步维艰。为了积极对日作战,八路军、新四军,一方面,从日本侵略者手中夺取武器装备;一方面,自力更生、自给自足地制造生产武器装备。

当时,全国人民的抗战热情高涨,不愿当亡国奴的产业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一批批投奔八路军、新四军。正如《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所唱的那样: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承担......造枪造炮能手等一大批优秀的“硅谷”人才就是这时来到了延安。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世界各地、天南海北、五湖四海,他们当中的人才包罗万象,不亚于现在美国的硅谷人才济济......因此,八路军正是靠着这些人才济济的“硅谷”精英,和“硅谷”精神,八路军才能在一穷二白、艰苦卓绝的环境里——实现了没有枪没有炮我们自己造也要打鬼子的一腔热血。

正如毛泽东所说:过去抗战部分失败,我们的国防工业不如敌人,也是一个原因,将来要最后战胜敌人,一定要发展国防工业。为了发展国防工业,汇集这些八路军“硅谷”人才,是党中央毛主席高瞻远瞩、高屋建瓴的战略决策,汇集的这些八路军“硅谷”人才,不仅在当时为八路军武器装备的军工生产做出了卓越贡献,更为新中国的解放、新中国成立后的国防工业和中国制造奠定了基础,他们当中涌现了近千个新中国国防工业和中国制造的领导者,他们领导着新中国的国防工业和中国制造,在新中国成立和成立后的一系列保家卫国的反侵略的战争中、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发展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不朽功勋......

在延安以东约8公里的一个山沟里,有个柳树店村,这里柳树成荫,一条小溪从山沟流入延河。后沟有个小庙,延安兵工厂就在小庙和附近的窑洞里,斯诺曾经到这里采访过,称赞他们是在为自己和中国工作。

当时,窑洞里存放着许多直罗镇战役缴获的坏机枪,一直没有修出来,陕甘宁边区机器厂(兵工厂)的工人,不到两个月就修好轻重机枪达100多挺,随后,又制成了哈奇开斯机枪“装弹修正器”保证了机枪的连发性能。1938年初,陕甘宁边区机器厂(兵工厂)迁至茶坊村。

茶坊村位于延安西北约30公里的延安安塞县延河湾镇,杏子川中部,面积5.75平方公里。

image.png

茶坊村坐落在延安安塞县境内有山有川的最佳地段,是延安安塞县境内不多的川道村之一,杏子河绕村而过,向东注入延河,河流两岸有700余亩平展展的川地,成为天然的粮仓,养育着茶坊。在墩山顶上还有秦代烽火台一座,在新庄坪沟口还有宋代罗汉庙石窟一处,这些古迹处处彰显着茶坊自古以来的地势险要和地理重要。

从1938年2月至1947年3月,陕甘宁边区机器厂(下辖许多厂)、八路军印刷厂就设在茶坊村。1937年9月安塞县人民政府也曾经驻地茶坊村。1939年4月中央军委军工局迁到茶坊村。因此,茶坊村是对中国革命做出过卓越贡献的为数不多的村子之一,中国“第一枪”即世界第一支轻型化步枪就诞生在这个村子里。

陕甘宁边区机器厂等厂就建在一排排连孔窑洞里和依山而凿的石洞里。这些窑洞、石洞和普通老百姓住的窑洞、石洞一模一样,不分伯仲,然而,就是这些外表与老百姓住的窑洞、石洞相同的这些连孔窑洞、石洞中,有的是车间、有的是仓库、有的是办公室、有的是实验室、有的是试制室、有的是火药室、有的是资料室、有的是成品室......

在这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窑洞里,先后成立了机械厂、枪厂、火药厂,又将边区农具厂扩建为手榴弹厂,形成了比较正规互相配套的武器装备的生产体系。

由延安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安塞县人民政府、延安市文物研究所,2001年,在茶坊村为陕甘宁边区机器厂旧址所写的简介标牌中,详细记载了陕甘宁边区机器厂作为为八路军

image.png

制造武器装备“硅谷”基地的许多发明创造:陕甘宁边区机器厂1938年3月迁至此地,先后制造出车床、铣床、刨床、钻床、螺旋压力机、弹簧锤、砂轮机等机器,并研制成功无名式马步枪、60毫米口径掷弹筒、氯酸钾等,改装成功高射机枪,为人民军队兵工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连生产武器装备的机器都能造,茶坊——这个互相配套的武器装备的生产体系货真价实,茶坊——这个发明武器装备、设计武器装备、制造武器装备的“硅谷”基地名副其实、功不可没。

正是陕甘宁边区机器厂里这一群不可想象的天才、英才、奇才、雄才,群英荟萃、阳光灿烂,他们不仅造枪造炮,还生产车床、铣床、刨床、钻床、螺旋压力机、弹簧锤、砂轮机等机器,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发明创造,时时刻刻都在创新创意,真是常人不敢想象。

的确如此,陕甘宁边区机器厂在茶坊村直至撤离该村的9年里,陕甘宁边区机器厂就像后来出现的美国的硅谷那样,不停的创新、不停的创意、不停的创造。

正是这种延安发明创造的“硅谷”精神,支持着他们一直都是在不停的创新创意创造,中国“第一枪”即“无名式马步枪”,之所以能比德国的突击步枪早了5年,比美国的小口径步枪早了27年轻型化,就是因为在设计之初、制造之中、设计之后不停的创新创意创造,而且,是团队合作的创新创意创造。

image.png

枪械修造部的领导,负责领导“无名式”马步枪的设计构思、设计图纸、设计部署,他将研制“无名式”马步枪明确到每一个人具体负责:有主攻钳工的、有主攻机械加工的、有专攻样板量具的、有负责枪托制做的......没有造枪的原材料怎么办?就扒日本鬼子的铁路道轨,因而,茶坊“硅谷”造枪造炮的主要原材料就是从日本鬼子那扒来的铁路道轨,用其上部做枪管,中部做主要零部件,底部做刺刀,边料做小零件。用石油矿上废弃的钻杆代替优质钢,制造节套。开工之初,枪械修造部的领导首先和工人一起制作模具......等马步枪的30多个主要零部件制作出来,再经过枪械修造部的领导复验通过后再组装。整个枪支的制造制作就是在枪械修造部的领导统一指挥下,团队合作、共同创新、科学发明、因陋就简、废材利用、土法上马研制成功的,延安“硅谷”团队合作、共同创新、科学发明、包容失败的创新创意创造的延安“硅谷”精神比美国的硅谷精神早了几十年,延安是硅谷精神的开山祖。

膛线(来复线)是枪管制造的一个关键环节。可是没有膛线机,怎样才能准确无误地加工出设计标准的膛线呢?

枪械修造部的领导带领研发小组,一边采用冷压法,一边反复研究、试验,尤其是在对中国“第一枪”的改进期间,研发小组经过反复研究、试验,想出个“土办法”,就是利用纺机的原理,让木工自制了一台纺车式土镟床,利用刀具拉伸配合枪管旋转的切削操作,成功地按照设计缠角完成了规定导程360度的旋转膛线。

枪械修造部的领导根据这个操作,后来设计制造出专用的拉线机和钻床,用机械一次旋镗,即能拉出四条标准膛线,完成一根枪管的膛线制造,从而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为后来“八一式”马步枪的制式化从手工制造到机械化生产,奠定了技术基础。这个土造的膛线机比国民党从德国进口的都好用。

可以说,延安“硅谷”的发明创造自始至终贯穿着自主发明的“硅谷”精神。

image.png

又比如,当年名扬各根据地的延安“赵占魁运动”中的赵占魁的发明创造,充分展示了延安“硅谷”创新精神。赵占魁是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特等劳动英雄,党中央、毛主席曾号召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的工厂企业职工“向模范工人赵占魁学习”。赵占魁出生贫苦农民家庭,12岁时就同两个哥哥一起当雇工,到十六七岁时他学会了打铁,在铜元厂当过壮工,近30岁时又到兵工厂当翻砂工,后来被工厂裁减,到车站当铁匠,艰苦的生活和岁月磨炼出他坚韧不拔的吃苦耐劳意志和毅力。赵占魁1938年初来到延安参加革命,赵占魁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在茶坊“硅谷”基地,他用心钻研技术,虚心向大学生、技术人员请教、求教,并经常主动提出改进生产的建议。例如他曾建议用大飞轮带动鼓风机代替人力拉的大风箱,后来又改为用汽车发动机烧木炭来带动鼓风机,解决了当时生产上的大问题。1946年1月8日《解放日报》以《边区工业界新创造》为题,报道了赵占魁用麻钱提锌制造子弹皮的事迹,在全国解放区引起了轰动。

在那个一穷二白、艰苦卓绝的年代里,延安军工局、八路军、新四军正是靠着不怕苦、不怕死、创新创意创造的延安“硅谷”创新精神,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动手造枪造炮打败了日本狗强盗的一次次进攻,继而打败了日本侵略者。

正是这个延安“硅谷”创新精神和理念伴随着他们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又转战解放战争,继而夺取了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

正是这个延安“硅谷”创新精神和理念伴随着他们迎来新中国的诞生,并在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重重包围中,发扬创新创意创造的延安“硅谷”创新精神,集体合作、鼓励创新、包容失败,从而冲破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重重包围,将中国制造展示在世界面前,扬眉吐气的走向世界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