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念九一八
    • 弘扬延安精神研讨会
    • 中秋佳节
    • 纪念毛泽东逝世43周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请聆听女红军伍飞悦后人吟唱的泣血悲歌

  • 时间:   2019-08-25      
  • 作者:   井冈历史      
  • 来源:   井冈好声音     
  • 浏览人数:  162

11.gif

映山红吕薇 - 真爱专辑

微信图片_20190825084919.jpg


亲口咬断脐带生下孩子的井冈山女红军伍飞悦是湘南起义、井冈山革命斗争的亲历者。作为共产党人、朱毛红军中的女战士,在白色恐怖的惨酷斗争中,她留给任家的却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假名。她的后来就在“据说”和“听说”的传言中化为青烟被尘封,她后来到底去了哪里呢,至今是个谜。但她的悲惨遭遇,真的让人扼惋叹息不已——

      欲了解事件原貌,我们且听听伍飞悦的孙子、遂川县大汾镇任大福的泣血悲歌(为忠于原著,编者未作修改):

      我似乎没有缅怀祖母的资格。庆幸井冈山老红军段子英的革命纪实,1990年耒阳市侨务办公室调查了解的材料,中共耒阳市委党史办和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掌握的情况,以及红色历史小说《血色幽兰》载入的纪实情节印证结合我们的家史,留给了晚辈纪念您的史料和缅怀您的资格


   所悉史料能证明您学生时代受到伍若兰的启发,有着复兴中华的伟大信仰,又在伍若兰的引导下,献身湘南起义的宣传鼓动工作,为起义大造声势.您们能说会写宣传工作的成效很快被朱师长发现,即与姐妹们奉调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宣传队任战士,从此脱掉了学生装,穿上了崭新的军装.与段子英、伍道清、伍飞霞、伍春林等同学姐妹们在队长伍若兰的带领下更加英姿飒爽的战斗在湘南起义的宣传演讲战场,湘南起义的史册上留下了宣传队女战士热血沸腾,慷慨激昂宣传演讲的英姿.

您们不畏反动当局的疯狂屠杀、镇压,在腥风血雨的白色恐怖下毅然跟随队长伍若兰随师部向井冈山转移,一师宣传队原班人马都参加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朱毛两军胜利会师.您和姐妹们迫不及待的要去拜见毛泽东,毛泽东与您们一一握手,高兴地说:"哟呵,来了这么多湖南妹子,欢迎,欢迎."并指着伍若兰、段子英称赞:"你们是妇女闹翻身求解放的领头人."您们的信仰得到了伟人毛泽东的肯定,更坚定了您们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信念.您被分配在红四军宣传队任战士,同时又是小井红军医院的护士,火线喊话宣传红军政策,火线抢救伤员等等工作,您参加了井冈山历次反"进剿"的斗争,参加了黄洋界保卫战,您奉命参加了留守井冈山与红五军将士在彭德怀的带领下,在冰天雪地浴血奋战三昼夜保卫井冈山的艰苦斗争,您随军途径大汾长岗坪时遭到敌军伏击,又一次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尽管大汾突围战损失惨重,毕竟保住了有生力量,是反败为胜的突围战.您和许多战友冲散,与主力失去联系,不幸被俘入狱,井冈山斗争的岁月留下了您英勇悲壮的历史画卷......

您亲历反动政府的牢狱之灾,落难大汾,任家赎买出来后,隐瞒名字严防肖屠夫"清红肃共,株连九族",被迫东躲西藏,多次辗转大汾-丰城之间,为了生下您的儿子,您战胜了人为制造的险恶条件,克服了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忍受侮辱,毫不动摇坚定的生下了您的儿子,您给他取名"兴华",看得出不仅您要复兴中华,更希望后一代也要有振兴中华的信仰.

抗日救国,匹夫有责.当您得知耒阳当局政府放弃抓捕湘南起义被通缉的"赤匪"消息后,趁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有利时机,毅然放弃任家的舒适生活,不要任家丝毫财物,坚定的带着您的"兴华"离开任家,然而被任金发两个妻子带着家人中途拦截,要留下"兴华"做崽(任金发没有生育能力,虽有两妻,没有儿女),您不顾一切与她们展开了拼命的抢夺,"兴华"最终被任金发两妻子抢走转移藏到亲戚家里,当您追回再没见到兴华后,您暴怒了,将任金发的全部家具锅碗砸的稀烂,发生的一切在当时的邵坊村是家喻户晓的,后来知道您抢到了兴华手里的一只银质手镯.您不仅是女红军战士,更是一位视子如命的慈母,人们只能看到您眼里在流泪,但无法知道您心里在流血.


您强忍孩子被抢活活隔离的心痛,只身回到耒阳老家,少不了遭到父母的一顿抱怨,又获悉您的上级伍若兰和一批战友牺牲的噩耗,或许还有急于要寻找的亲人都毫无信息,更严酷的是无法找到党组织,所有灾难和不幸都集于一身.该段时间您比较消沉,并产生想吃斋的念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为此您的战友段子英劝过您"要您继续努力,设法寻找党的组织."后来她劝不过您,一个人去郴州寻找组织去了.能证明您没有丧失斗志,为此晚辈对您坚定寻找党的组织,早日回归组织怀抱,继续完成复兴中华的坚定信念,深深崇敬.然而您忽略了白色恐怖下盲目寻找组织的危险和严格纪律,您的执着和鲁莽犯了大忌.段老称:"大约1938年后就再没有见过你"但她仍然关心您的事情.于是您的后来就在"听说""据说"的传言中蒙上了一层阴影,化成一缕青烟......

因为您在大汾从未暴露您所在部队的名称番号,名字都是假的,留给大汾人们的只有无端的怀疑和猜测,成了理不清说不明的死角,因而成了历次政治运动群众任意编造政治帽子的导火索.给几代人留下了不同程度的灾难,回想"文革""三查"运动的疯狂,至今令我毛骨悚然.


冬去春来,您的晚辈终于等到了邓小平伟大时代的到来,黄河尚有澄清日.彭德怀元帅的冤假错案得到了平反昭雪,为寻找与红五军有关大汾突围战被俘女战士的线索扫除了禁区,有了相对的保障和进展,尽管在寻找您的过程中出现过:"伍飞月是伍道清到江西后的化名的材料线索,从事发时代背景、年月、事发地、主要当事人的姓氏籍贯、所在部队名称、工作单位及生下的都是男孩和所有经历等等,都有着惊人的相同,然而这都是红四军两位姓伍的耒阳籍女战士落难大汾的坎坷遭遇的真实历史.我想残酷的战争年代还有多少革命先烈的悲惨命运不为人知?

不管您是伍飞月()还是伍道清,您们已是不幸中的万幸,老红军没有忘记您们,红色史书<血色幽兰>记录了您在湘南起义和井冈山英勇悲壮的战斗岁月,事实证明您们都是名正言顺的"朱毛"红四军女战士,是中共军史第一代女宣传兵,是中共第一所红军医院护士,是一支战斗在井冈山的娘子军.您们来自战火纷飞的湘南起义战场,在伍若兰引领下集结在"朱毛"胜利会师的红色井冈山,跟随一代伟人在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贡献青春和力量,被迫在井冈山第三次反"进剿"的残酷斗争中不幸分离隔绝,留下了属于您们的"永远的芬芳".放心吧,不管是谁的后代,我都会和儿女们争做遵纪守法的普通公民.

作为您的晚辈,为您有志复兴中华的伟大信仰自豪,为您献身"湘南起义",参加"朱毛"两军胜利会师,致力参加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倍感骄傲.井冈山的红旗早已插遍新中国,通过几代中央领袖集体英明卓绝的领导,人民尽情分享伟大时代的自由、康乐、幸福生活.我们的祖国蒸蒸日上,到处都是灿烂阳光,您们的信仰实现了!


 

附任大福的另一篇文章:

怀念祖母伍飞悦——读《血色幽兰》有感

任大福

      闪光朴实的书名,有实可依的情节,纪实小说的手笔,刻画了三位耒阳姑娘与三位红军将帅在炮火硝烟中缔造忠贞悲壮的爱恋情缘,再现了85年前以伍若兰、邓宗海等为代表的一批优秀耒阳儿女为解放劳苦大众,不怕坐牢杀头、前仆后继投身湘南起义、追随朱德上井冈山的英勇壮举。这些优秀的耒阳儿女理所当然成为了“朱毛”胜利会师不可分割的武装力量,成为了朱毛开天辟地创造人民军队的宝贵资源。纵观中国革命历史的进程,湘南起义是促成朱毛会师的奠基石,是井冈山革命精神得以巩固发展的源头。


    湘籍青年作家朱文科满怀对革命先辈的崇敬及对家乡红土地的热爱,以本土作家特有的责任感,跋山涉水不辞劳苦,到处搜寻、挖掘红色史料。他秉着对历史、对先辈及后人认真负责的态度,真实地反映了湘南起义在耒阳的这段光辉历史,揭开众多历史之谜,还原历史真相,将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领导发动的湘南起义、耒阳儿女上井冈山的深远意义向全国读者作出了圆满豪迈的交代。作为首部反映从湘南起义到井冈山朱毛会师、突出巾帼英雄伍若兰等耒阳儿女的长篇纪实文学,而且是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公开出版,该书因而具有开创性的重要价值和意义。

       我的亲生祖母伍飞悦是湘南起义、井冈山革命斗争的亲历者。作为共产党人、朱毛红军身份的祖母,在白色恐怖的惨酷斗争中,她留给任家的却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假名。她的后来就在“据说”和“听说”的传言中化为青烟被尘封,她后来到底去了哪里呢,至今是个谜。但她的悲惨遭遇,让人振惋不已。当年,江西遂川县大汾圩聚泰布店老板任茂发,从林洋监狱赎买一位自称伍飞悦的耒阳籍女战士做小。不久,伍飞悦转移到丰城邵坊村避难生孩子,遭到任茂发原配老婆毛氏的百般欺辱。特别是她在临产时,被毛氏强行拖出家门,不准在家里生孩子。伍飞悦被迫挣扎到一间破烂的柴草间,历经九死一生,顽强地生下亲口咬断脐带的孩子。当时祖母昏死过去,是任金发的大老婆发现并救了她们母子。几年后,祖母带孩子离开任家,被任金发两个妻子带着家人中途拦截,强行将孩子抢走转移藏到亲戚家,要留给任金发做崽。祖母在愤怒中抱来柴草要烧掉任金发的房子,被村人制止,最后,她将任金发的锅碗家具全部砸烂。这段历史,在邵坊村家喻户晓的。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还有多位见证人活着。这些无法掩盖的家史也传到了大汾,后来成为历次政治运动任意编造政治帽子无限上纲的导火索,牵连任家几代人蒙受灾难,留给后人的只有毁灭性的家庭悲剧。当我从《耒阳儿女上井冈》读到女红军伍道清历经险恶环境、亲口咬断脐带生下孩子的真实情节,再次触动我老泪横流。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女红军战士遭到反动派的残害太沉重,太沉重......


       历史终究会揭开迷雾。《血色幽兰——耒阳儿女上井冈》的问世,让我们这些曾被视为土匪婆子野崽孙的后代,终于在85年后拨云见日。我含泪一字一句读完这部厚重的书,祖母伍飞悦的身影在书中时时出现,是那样鲜活。1928年,祖母跟随伍若兰参加湘南起义、上井冈山会师后分配在红四军宣传队、红军医院等后勤机关工作,为井冈山根据斗争、为开辟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取得全国胜利的伟大道路,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泪水伴我看完了全书,掩卷沉思苦想,我不知道在惨酷的革命斗争中还有多少先辈的英勇壮举被埋没,不为人知。我感谢记录下普通女红军战士伍飞悦点点滴滴的作家朱文科,更崇敬朱作家如实记录下的为共和国奠基血洒疆场英勇牺牲的先烈们、先辈们。同时希望有更多的作家参加挖掘红色史料,多创作红色精神食料,将我们的祖国建设的更灿烂,更阳光,更富强。借此机会,我代表红四军女战士伍飞悦的后代,向祖母曾经出生入死的老战友、老上级、老首长致敬,默哀!向他(她)们的后代致敬,问好!向祖母娘家的亲戚问好,祝愿亲人们和和美美,美满幸福!

      最后请祖母在天之灵,能够饶恕您的后代,还没有写上让您“安息”,因为您留下的迷还没解开......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