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1956年聂荣臻元帅 在苏联举行中国军官授衔授勋典礼纪实

  • 时间:   2019-10-29      
  • 作者:   文清      
  • 来源:   文清     
  • 浏览人数:  3516

一,我军首次实现军衔制的过程概述。

1951年,我军为实行军衔制度做准备。1952年3月开始干部评级工作,11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在1954年实行义务兵制度、薪金制度、军衔制度、勋章奖章制度。1954年12月16日,国务院第三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授勋授奖条例(草案)》和《颁发勋章奖章(草案)》,12月22日,总政治部发出《关于实行义务兵役制、薪金制、军衔制和颁发勋章、奖章的工作指示》。

据时任总政保卫部部长的蔡顺礼将军著文回忆:1955年,在正式授衔前,军官们并不知道自己将被授什么衔,在学习授衔文件时才得知:评军衔条件以现职、政治品质、业务能力、军队经历以及对革命贡献为标准,与此前的评级条件一致,评定军衔是以干部当时的级别为主要依据。绝大多数军官没有什么考虑,一切只等组织上决定。

1955年9月23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22次会议决定,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勋章、奖章。9月27日,首先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隆重的首次授衔、授勋典礼。十大元帅军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主席授予,称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将官军衔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签发命令授予,称谓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官军衔由国防部长彭德怀签发命令授予。尉官的授衔命令是:奉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命令,由军兵种、军区等大单位司令员、政委签发。

二、在苏联工作、学习的中国军官没有赶上1955年在国内授衔授勋。

驻外武官是国家武装力量的外交代表,军衔一般由上校至少将军官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苏建交,由于苏联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与新中国之间有着军事友好关系,辽宁军区司令员边章五任第一任驻苏联大使馆武官,被授予中将军衔,内蒙古军区参谋长吉合任副武官,被授予少将军衔。当时,我军还未实行军衔制,他们是由于工作需要,属于特授。 

1951年,边章五任二十三兵团副司令员,入朝参战,并作为朝中停战谈判代表,在开城板门店与美方谈判。原副武官吉合继任驻苏联大使馆武官,他于1954年七、八份回国,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军事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

此时,中苏关系进入友好高峰期,韩振纪于1955年5月至1958年8月担任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同时具有中国国防委员会驻苏联代表及中国国防体育协会主席的头衔。在1954年中央军委上报中共中央的“全军评定军衔请示报告”里,依据其职级、德才、功绩和资历,韩振纪即被评定为中将军衔,在他赴任前夕,军委给他办理了提前授予中将军衔的手续。驻苏联大使馆副武官牛克伦、石侠、林峰山被分别被提前授予上校、中校军衔。在1956年2月之前,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处工作人员不佩戴军衔标识,只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

韩振纪于1958年8月归国任总参军械部部长,之后,潘振武少将(归国后任国防部办公厅副主任)是第四任,钟辉少将(归国后任炮兵副司令员)是第五任。韩振纪中将是中国外交史上佩戴最高军衔的驻外武官。

那一时期,中国许多军官在苏联学习,上至兵团下至连排各级。在苏联留学的中国军官比较多的有两个地方,在莫斯科的有:伏罗希洛夫军事学院、伏龙芝军事学院、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苏联红旗空军指挥学院、古比雪夫红旗军事工程学院、斯大林装甲坦克兵学院、炮兵军事工程学院、苏联科学院神经外科研究所、中央医师进修学院及莫斯科第一医学院等院校。在列宁格勒的有: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苏联海军高级军官学校,苏联海军红旗高级工程学院、捷尔任斯基高级海军工程学校、克雷洛夫海军造船和军械学院、苏联海军红旗海岸炮兵学校、炮兵指挥学院、列宁格勒军事机械学院、苏联红旗通信工程学院、基洛夫军事医学科学院等院校等;另外还有基辅基洛夫炮兵高级工程技术学院、苏联海军符拉迪沃斯托克军官学校、哈尔科夫炮兵无线电工程学院等。

三、在莫斯科举行的授衔授勋典礼

1956年2月4日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朱德元帅率中国政府、中共中央代表团访问东欧,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聂荣臻元帅以观察员身份出席在布拉格举行的华沙条约缔约国政治协商会议结束之后,也到达莫斯科开始访问苏联。

根据中央安排,聂荣臻元帅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和国防部长彭德怀元帅,向驻苏工作和留苏学习的中国军官授予军衔和勋章。我军总干部部派出军衔奖励处副处长董铁城上校等随聂荣臻元帅赴莫斯科,经办有关具体事务。

这次,聂荣臻元帅赴苏联授衔授勋。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处的同志既是这次授衔授勋仪式的组织者,又是被授衔授勋者。

这次授衔授勋,先后在莫斯科、列宁格勒举行了两个典礼仪式。为了这次仪式的地点、环境、苏军领导人与会规格及其他来宾、礼仪程序等问题,武官处的同志们与苏联有关方面进行了多次洽谈,做了周密的准备工作。

《聂荣臻年谱》(周均伦主编,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记述:

2月10日,在莫斯科,代表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授予在苏联工作或学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

2月10日下午,在莫斯科举行的授衔授勋典礼,是在伏罗希洛夫军事学院的一个大厅里进行的,隆重而庄严。参加授衔授勋的中国军官人数200余人,之前,每个人按照要求理发、刮胡子,身穿55式冬常服,将官们领到了量身裁制的礼服,准备在授衔并授勋后换装。

1955年,在北京和各大单位的授衔授勋,将官、校官、尉官一般是先后分别进行的,但这一次在苏联授衔授勋,聂帅指示一并进行,其中尉官也要尽量安排一些,由他亲自授予。留苏学习的中国军官都是优秀人才,这说明聂帅对他们的重视、关怀。

image.png

1956年2月10日在莫斯科,苏军苏军第一副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大将前来参加典礼,与聂荣臻元帅握手。

image.png 1956年2月10日在莫斯科,授衔仪式开始前,右起韩振纪武官、李强(外贸部副部长兼驻苏联大使馆商务参赞)、聂荣臻元帅、苏军第一副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大将、刘晓大使、大使馆二秘兼翻译阎明智。

典礼开始前,韩振纪武官陪同聂荣臻元帅与前来参加典礼的苏军第一副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大将等高级将领会晤。这时,韩振纪身穿五五式冬常服,尚未佩戴军衔。刘晓大使、李强商务参赞参加会见。

韩振纪武官把苏军高级将领一一介绍给聂荣臻元帅,大家互相握手交谈,气氛十分愉快。大使馆二等秘书阎明智担任兼翻译,他是阎宝航的次子,14岁就去延安参加革命,他的俄文是在延安学的,其妻刘莎也在苏联工作。 

典礼大厅主席台中央悬挂着毛泽东主席像,两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前面摆放两盆铁树和一簇鲜花。在主席台上就座的有聂荣臻元帅、刘晓大使、安东诺夫大将和另外一位苏军大将。韩振纪武官主持仪式。   

image.png

聂荣臻元帅在授衔仪式主席台上

苏军军官是来宾,受到礼遇,会场前两排坐满了苏军将校,后边是中国军官。所有中国军官神情严肃。韩振纪宣布典礼仪式开始,全体与会者起立,奏起庄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image.png

在苏联莫斯科举行的驻留苏中国军官授衔仪式上,聂荣臻元帅授予军衔。

国歌奏毕,韩振纪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彭德怀部长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校官军衔令》。校官们依次上台,十人为一排,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聂荣臻元帅代表国防部部长彭德怀元帅授予军衔,颁发命令状。

校官授衔结束后,休息十分钟,校官们互相帮助佩戴军衔标志。接着,韩振纪宣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周恩来总理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将官军衔命令”。

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聂荣臻元帅代表国务院周恩来总理宣布并依次授予将官军衔及命令状。钱信忠被授予军医少将军衔,谭知耕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潘世征被授予军医少将军衔。这时,韩振纪走下主席台,站在已经接受了授衔的军官前列,等待授衔。

image.png

驻留苏中国军官在苏联莫斯科举行的授衔仪式上。

 

image.png 

1956年2月10日,在苏联莫斯科,聂荣臻元帅代表周恩来总理授予韩振纪中将军衔。

 

image.png

 最后,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聂荣臻元帅代表国务院周恩来总理宣布并授予韩振纪陆军中将军衔。授予军衔的命令时间为1955年9月27日。将官授衔之后,向主席台上的聂帅及会场来宾行军礼,顿时全场响起热烈掌声。稍事休息,将军们换穿“五五式”礼服,佩戴好军衔肩章标志落座。

接着,韩振纪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主席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勋章命令》,被授勋的将官,依次接受聂荣臻元帅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主席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勋章。将官回到自己的座位后,互相帮助在礼服胸前,按事先图示佩戴勋章。由于校官、尉官人数较多,每个人获勋章各不一致,聂荣臻元帅在苏联访问时间安排很满,不可能给每个人授勋,所以在仪式上只是宣布命令,校官没有换穿礼服、佩戴勋章。

image.png

授衔授勋仪式结束后,聂荣臻元帅、安东诺夫大将、韩振纪中将走出会场,等候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

按照正式说法,聂荣臻元帅代表毛泽东主席颁授韩振纪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颁授钱信忠少将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颁授谭知耕少将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颁授潘世征少将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

从上面照片可以看到,韩振纪只佩戴了两枚勋章。按规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担任师职以上的军官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他在1932年4月以前即任红15军参谋处长、副参谋长,已经是师级干部。1933年2月他到红军学校工作,校长先后是刘伯承、叶剑英。韩振纪任政治营长(前任营长是红十五军军长陈伯钧,营政委是原红十四军政委黄火青)、军事团副团长(团长是后任红军大学训练部部长、军委第一野战纵队参谋长的钟伟剑),韩振纪认为本人的履历没有“师”这个字,他说人家搞错了,执意将一级八一勋章退回,只配带两枚勋章参加典礼,直至北京另外送来二级八一勋章。

将官授衔授勋完毕,在《国际歌》及《八一进行曲》奏毕,陆续按次序走出会场,在大厅里列队。聂荣臻元帅给部分尉官授衔。所有参加典礼的中国军官都佩戴好军衔。将官穿礼服,佩戴勋章。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到来,韩振纪中将陪同聂荣臻元帅与他进行了简短的会见。韩振纪中将陪同聂荣臻元帅及索科洛夫斯基元帅等苏军高级将领,接见了参加典礼的全体中国军官。

image.png

在苏联莫斯科举行的授衔授勋仪式结束后,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来到会场与聂荣臻元帅握手祝贺。右一为已换上55式将官礼服的韩振纪中将。

image.png

在苏联莫斯科举行的驻留苏中国军官授衔授勋仪式结束后。韩振纪中将陪同聂荣臻元帅、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接见中国军官。

image.png

授衔仪授勋式后,朱德元帅来到会场和聂荣臻握元帅手。右一为韩振纪中将。

image.png

朱德元帅会见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左起朱德元帅、聂荣臻握元帅、索科洛夫斯基元帅、韩振纪中将、阎明智翻译、刘晓大使。

这时,正在百忙之中的朱德元帅笑容可掬地走进大厅,聂荣臻元帅、韩振纪中将以及参加典礼的苏军将领在礼堂门前迎候。所有中国军官在大厅里列队,昂首挺胸,以饱满的军姿接受朱老总的检阅。接着,聂荣臻元帅、韩振纪中将陪同朱德元帅接见了全体参加授衔授勋典礼的中国军官。

随后,朱德元帅会见了索科洛夫斯基元帅,聂荣臻元帅、韩振纪中将、刘晓大使参加会见。

授衔授勋仪式结束,已近傍晚,全部校官换穿55式礼服,佩戴各自不同勋章,尉官也有要佩戴各自不同勋章,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总干部部和武官处同志的具体工作十分繁重,但他们一丝不苟,完全准确地完成了任务。

当日19时,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处举行庆祝授勋授衔的盛大酒会,全体在莫斯科工作和学习的中国军官拿着聂荣臻元帅签名发出请柬到会。酒会由韩振纪中将主持,朱德元帅、聂荣臻元帅、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总参谋长索科洛夫斯基元帅以及安东诺夫大将等苏军高级将领出席了庆祝酒会。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酒会开始前,聂荣臻元帅、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分别发表讲话。酒会开始后,朱德元帅、聂荣臻元帅与索科洛夫斯基元帅、安东诺夫大将互相致酒祝贺。

长条餐桌上有丰盛菜肴,还有伏特加、葡萄酒,在中国军官们的桌上还放着茅台酒。聂荣臻元帅对武官处的同志说:“把国内带来的茅台酒都拿出来,让大家喝。”这些茅台酒是用于交际活动的,平时藏在库里,一般不准动的,但这一次全都拿出来了。大家精神焕发,举杯庆祝,没有一个人带有醉意。老战友们聚在一起回忆战斗经历,畅谈我军现代化建设未来,酒会气氛隆重而热烈。

四、在列宁格勒举行授衔授勋典礼

《聂荣臻年谱》(周均伦少将主编,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记述:

2月11日,赴列宁格勒,授予在那里工作或学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军衔。

image.png

在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学习的部分中国海军军官合影,刘华清少将(前排左2);高立中大校(前排左1);陈云中大校(后排左8);程庆荣上校(后排左2);柳条上校(站立者前排右1);为徐执提翻译(后排左1)。

1956年2月13日,在列宁格勒举行隆重、庄严的中国军官行授衔授勋典礼,在这里学习的中国海军军官较多。韩振纪领导武官处组织安排,仍然比照1955年国内举行授衔授勋的典礼格式进行。参加授衔授勋的中国军官近百名。方强将军著文《1955年在苏联参加授衔》介绍了这一盛况:

1956年2月13日,我同时接到了两个请柬,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处的,上面写着:

“奉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务院总理及国防部长命令,定于1956年2月13日17时在列宁格勒军官之家举行授勋授衔典礼,由聂荣臻元帅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国务院总理及国防部长,分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有功人员以勋章,及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以将官、校官、尉官军衔。请届时参加接受军衔。”

另一个请柬是聂荣臻元帅署名的请柬,上面写着:

“订于1956年2月13日19时在列宁格勒军官之家举行庆祝授勋、授衔酒会。请届时光临。”

2月13日下午,上完最后一节课,我们开始整装,擦亮皮鞋,换上中国式的军衔服,乘车前往列宁格勒军官之家。

我记得前来接受授衔的我军在苏联学习的陆海空三军各级干部有近百人。我们荣幸地见到了聂荣臻元帅。具体组织这次授衔仪式活动的是中国驻苏联大使馆武官处,前来参加我们授衔仪式的还有苏联军队的负责人,其中有一位炮兵元帅。

授衔仪式上驻苏联武官韩振纪中将宣读了命令,聂荣臻元帅将勋章一一发到我们将官手中,接受这次授衔的中国将军有不少人,其中有在苏联海军指挥学院学习的,有在苏联海军工程学院学习的,有在苏联装甲兵、炮兵学院和军事医学院学习的同志,军兵种的同志我已记不得有谁了,我只记得海军的一些同志。

这次授衔授勋仪式虽然在异国他乡举行,但仍然搞得隆重而庄严。据时任驻苏联大使馆副武官的林峰山回忆,苏军一位炮兵主帅出席了这次典礼。

在列宁格勒接受授衔授勋的中国学员中,海军副司令员方强和刘道生被授予海军中将军衔,同时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方强、刘道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重要将领,他们深感中国海军要建设发展,必须要具有现代海军的理论知识和领导能力,当时苏联海军是比较发达和先进的,同时中苏两国又是友好国家,因此向国防部长彭德怀提出去苏联学习,获准后,他们进入了苏联海军最高学府伏罗希洛夫海军指挥学院。

当日19时,盛大的酒会开始,在列宁格勒的全体中国军官和苏联各军事院校领导人出席。酒会上,我军留学苏联的中国军官中有久经沙场的高级将领,也有年轻的知识分子,他们都穿上崭新的军装,佩戴着闪亮的军衔,比以前更加威武,他们互相祝酒,气氛热烈愉快。

酒会上,将军们双肩上金星闪亮,聂荣臻元帅频频与大家干杯热烈表示祝贺。从那一天起,大家都穿上了统一制式、配戴军衔的中国式军装了。中国军人以威武的形象出现苏联。

林峰山回忆:

酒会上,韩振纪老武官与苏军将领之间有简单的俄语对话,老首长聂荣臻元帅听见了,表扬他说:“俄语讲得虽不好,但精神可嘉。”他年龄较大,为了掌握一些俄语,曾经下了一番的功夫。他为了尽快适应工作需要,增进中苏的友好交流,就特地让译员将一些日常用语,如“您好”“再见”“中苏友谊万岁”“谢谢”“对不起”等,搞成中俄文对照,记在小本子上,抽时间读背,并大胆地在苏联人面前说。

方强、刘道生和韩振纪三位中将聚在一块儿,他们端起酒杯,倾诉着心里许多话语。在伟大的长征路上,他们都在军委干部团,是共患难、并肩战斗的老战友。方强在抵达懋功时闹肚子,韩振纪在过草地时患疟疾病,俩人病得很严重,但他们信念坚定,顽强地克服了困难,刘道生说:“我们长征的时候,经常一天强行军百多里,饿肚子,脚都磨烂了!我们还是坚持走到了延安!”韩振纪想到了引领他参加革命的引路人,他非常感慨地说:“赵博生和董振堂要活着,恐怕在大将以上啊!可惜他们没有见到今天,我们活着的这些人责任重大!”            

方强中将后来回忆:

“说句心里话,授衔后,我并没有感到自己多么荣耀,更多地是感到了肩上的重任。当时,我们国家还很穷,国力还不是那么强大,自己觉得从今以后更应当全力以赴努力学习和工作,为祖国为军队贡献自己的力量,军衔在肩,这是党和人民给予的重担。

我想到了1936年在红军西路军征战的岁月,当时我是红九军的宣传部长,我的军政委陈海松,当时是红军中最年轻的军政委,他活着最起码要被授予上将军衔,可是他在带领我们红九军在河西走廊与敌人大血战时牺牲了。与敌血战时我被敌人击伤,陈海松政委下令一个连反冲锋把我从敌人手里夺回来。我今天的生命和荣誉,可以说是我的政委和战友们给予的。

我还想起战争年代,那些曾冒着生命危险支援我们的人民群众,想起1933年当我负重伤后,那些女赤卫队员抬着我,爬了近百里山路把我送到了医院的情景。革命胜利后他们照样是工人农民,他们是无名的英雄,我们的荣誉和地位是人民群众给予的。光荣属于他们。

四、授衔后,中国军官形象焕然一新

image.png

授衔后中国海军军官合影:刘道生中将(前排左3);易耀彩少将(前排右2):刘中华少将(后排左5);朱军少将(后排右5);赵汇川大校(后排右2)。

以前,我军尚未实行军衔制度,苏联和各国军官都是佩戴军衔的,而我方军队人员却无标识,有些苏联军官趾高气扬。这次授衔后,中国留苏军事人员形象一新,苏联军官见到中国留学生军衔比自己高,依照条例,在路上互相遇到要首先敬礼。方强、刘道生等将军由于资历深、军衔高,经过批准平时少穿军装,一切为了学习方便,否则走在学院内还礼都忙不过来。

这次,分别在苏联莫斯科和列宁格勒两地参加授衔的3位中将里,刘道生41岁,方强44岁,韩振纪51岁。

被授予少将军衔的有:刘华清(海军)、钱信忠(军医)、谭知耕(陆军)、易耀彩(海军)、朱军(海军)、潘世征(军医)、刘中华(海军)等。

被授予上校、大校并在以后晋升为少将军衔(以下简略兵种)的有:徐信、张荣森、刘静海、麻志皓、陈中民、赵华青、梁中玉、王毓淮、赵汇川、涂通今、王晓、袁意奋、张清化、高立忠、蒋润观、陈云中、史同德等。

在上述同志中间:朱军最年长为48岁,徐信最年轻为35岁。大多数同志不到40岁。

袁正元、肖健章、胡代耕、苏军、牛克伦、石侠、林峰山、王辉、高希增、王英杰、武毅、谢华、栗亚、黄志才、翟仲禹、沈甸之、姚峻、张伟良、杨卫群、陈海林、肖邦宁、杨博、佟力、程庆荣、邹伯贤、周乐亭、穆兆雄、魏岱峰、李学实、赵宝桐、夏万平、丁希胜、赵宗德、周洛亭、滕远、于庭兰、李力群等被授予校官军衔。其余同志被授予尉官军衔。

在接受这次授衔的中国学员中,后来有许多人成为我国军事及国防工业、国防科技战线的元勋和重要骨干。例如:刘华清,1954年入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学习,1958年毕业回国,曾任舰队北海副司令员、国防部第七研究院院长、第六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副总参谋长,海军司令员,是第十四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军委副主席,1988年又被授予上将军衔;徐信,1954年7月赴苏联伏罗希洛夫军事学院学习,1957年毕业回国,曾任高等军事学院训练部副部长、副军长、军长、北京军区参谋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助理、副总参谋长,1988年又被授予上将军衔;钱信忠,1951年赴苏联,先后在第一医学院、列宁格勒军事医学院学习,获苏联医学副博士学位, 1956年毕业回国,曾任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兼军事医学科学院院长、国家卫生部部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一级战斗英雄张积慧被授予空军少校军衔,他于1953年到苏联莫斯科红旗空军指挥学院指挥系学习,1957年毕业,后曾任空军副军长、军长、副司令员;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一级战斗英雄赵宝桐被授予空军少校军衔,毕业归国后曾任空军第3航空学校副校长,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等职;孙家栋,1951年赴苏联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学习,当时被授予中尉军衔,1958年毕业回国后在导弹和卫星工程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是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中科院院士。他曾经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等多种奖项,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称号,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 “共和国勋章”;于龙淮,曾担任东风二号发动机主任设计师、“长二捆”运载火箭总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