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美股熔断的深层次原因分析及展望

  • 时间:   2020-03-23      
  • 作者:   赵昭      
  • 来源:   午后咖啡     
  • 浏览人数:  1574

微信图片_20200323121241.jpg

短短一周时间,国际疫情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确诊病例数正在以每两天增加一个湖北全省感染数、每三天增加一个中国全国感染数的惊人速度递增,国际医疗体系面临严重考验。

 

同时,资本无视美国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持续为美国的抗疫对策打出了低分。值此中国初步转危为安之际,我们来分析一下抗疫背景下的美国经济形势。

 

首先要明确,疫情是现在经济发展的主要冲击因素,而截至2019年的世界经济问题是疫情的大背景,分析美国的疫情与经济要建立在这一宏观背景上。在疫情发生前,美国的经济问题没有得到缓解,也就是说美元债务问题与美政府急于激活国内经济增长活力的态度没有改变;美国由于奥巴马红利带来的充分就业没有改变;美国原材料价格下降、原油出口需求旺盛的格局没有改变。在这个背景下,美国爆发了疫情,这是分析美国未来经济走向的基石。


为了应对这一突发事件,美国在财政上的决策非常迅速,尽管行政反应有些迟缓。先是议会同意白宫的超额拨款要求,然后是财政部、联储重拳出击,联邦利率降至0至0.25区间,并同步QE。说到这里,有必要首先对比一下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美国政府的QE之路。

此次QE规模为7000亿美元,规模超过了2010年及2012年两次QE的总和,这是美国政府的第一反应,即使2019年美国流感死亡接近两万人也没见美政府如此操作。同时,我们发现,早在2018年,高盛分析就已经提醒市场,2020年将是美国国债兑付高峰,规模达1.3万亿美元,2019年末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为1.02万亿美元,2017财年美国财政赤字为6650亿美元,该数字在2019财年初增至9844亿美元。由于美国还刚刚进行了减税,这一数字还将继续扩大。同时要进一步将财政赤字翻一倍以偿还债务,难度也可想而知。美现有赤字已经占美国经济总量的4.6%,而2019年中国赤字为2.76万亿人民币,占GDP总额不到3%。既然无法通过进一步赤字实现债务清偿,我们有很充分的理由相信,美国宣布的为了控制疫情对经济影响而进行的量化宽松计划,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缓解2020年即将面临的美债问题,而不是疫情。而且,美国政府拖延对疫情采取措施应该是在为其后面的行动作准备而已。

 

应对疫情需要的是即时的物资援助,像中国的雷火神山医院,像海外华人捐赠的口罩,像中国支援意大利的呼吸机,QE能为疫情做什么呢?就算可以发挥作用,也不是最急于做的第一件事。但是疫情却为美国找到了一个极好的机会,释放本应属于债务危机的量化宽松政策,换句话讲,这才是“特洛伊木马”。

 

在文章的开头我们讲了背景问题,美国经济的背景正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美政府没有及时进行削减负债的工作,甚至他们可能都忘了,美国开国领袖杰斐逊就是通过削减负债让美国经济腾飞的。无数的债务将美国的金融危机帐单转化到了财务户头,形成了财务危机。特朗普尽管紧缩开支,但债务依然有增无减,虽然远远少于奥巴马的8年10万亿的成绩,但两年2万亿也足以让美国经济雪上加霜。很多经济学家反复推演,试图找到一条解决美国债务问题的方案,这就像我们常说的那样,有的时候答案就在你眼前,只是你不愿意相信。如果你没有挣钱的能力,还要还巨额债务,个人的话会被列为老赖、公司会破产,而国家会印钱——即掠夺货币沉淀价值,但是同时这会让美国走上通货膨胀的道路,而钱却没有用于建设开发,而是用于湮灭债务,尤其是当年为华尔街背的债务,而且他们把钱又装回了自己的腰包。这两种因素叠加叫什么?就是滞胀,说得好听一点叫做经济衰退。但是滞胀更加准确,因为经济没有往后大步退去,而是长期待在原地不动了——直到市场完全消化掉由于还债带来的物价上涨因素,消化完这1.3万亿以及后面的近20万亿。这就是美国经济推演完的真正面貌。如果任何一个人逻辑正常,此时都应该知道,美国在疫情发生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取了美国CDC的建议——救市,而不是救人。相比之下,纽约州率先采取了积极的行动,启用政府资金买下汽车旅馆(近300万元),这才是应对疫情的样子——救人。

 

但是,资金市场与美国政府开了一个大玩笑,四次熔断几乎将特朗普的竞选连任之路画上了句号。在此情况下,沽空美国的声音此起彼伏,甚至认为中国应该接替美国世界第一的位置,这些想法都是不成熟的。即使从当前情况看,美国股市的市值仍是A股的两倍以上,美元债券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金融投资产品,美国实行的疫情QE较2008年金融危机采取的应对策略也是积极主动的。基于此,我们首先要分析资金市场的熔断态度代表了什么。首先美联储与金融行业有着密切的关系,QE的实行对于金融行业来讲是一个“透明”政策,所以熔断蕴含着资金调整的意义;其次,随着疫情发展,熔断也是资金市场对美国政府的应对不利的惩罚态度,政府的政策无法消除资金市场的忧虑,无法解决资金市场提出的问题;最后,由于美政府的拖延,使得疫情由短期效应向长期效应(一年以上)不断发展,对于短期而言,资金资本市场认为可以通过QE等短期手段进行对冲,但长期影响一旦出现将令滞胀预期变得更加悲观,造成对实体经济的持续影响那将是资金资本不愿意看见的情况。熔断包含的态度基本包括以上三点。


美国政府在熔断后并没有进一步刺激市场,而是不断的升级疫情防控能力,说明美政府对于市场态度的解读是正确的,目前能够稳定美国市场的首要工作就是需要让市场看见一个可预期的经济回调空间,也就是要迅速普查美国感染人群到底是什么情况,并完全透明的公告,以消除悲观预期不断蔓延。

 

就中国而言,疫情的控制已经为市场带来了很强的恢复预期,但仍不能过分乐观,因为经济提质增效并没有因为其它国家的暂时休克而变得更好的,只能说中国扩大了经济领先优势。同时黄金市场的异动体现了资金在美国零利率后放弃黄金转投美元债券的避险需求,这说明资本市场对美元的高度需求仍然存在。也有声音提出基于此,应当大力发展中国资本市场的声音。这种说法也不是非常客观,中国经济增长提质增效是中国资金资本市场开放的前提,因为异动,过早与其它国家争夺资金资本市场的领先地位并不现实。

 

那么在美国的滞胀预期提前到来时,中国应当如何去做呢?

 

首先,此次中国除了收获了国内社会的支持外,最重要的就是获得了国际上的相当肯定,提高了话语权,也即软实力有所提高,而软实力转化为实际的经济实惠不能操之过急,要基于此逐步消除欧洲国家对中国的偏见还要继续笃行,进一步人文交流将是很好的开端,基础设施建设出口也会变得更加容易。其次,要谨慎应对疫情结束后美国等国家对我国的加剧打压行为。当美国疫情逐步消除,美国市场“醒来”将面对的是一个通胀市场,对于出口的迫切要求将史无前例,原本预期2020年底出现的情况提前来临,并且社会生产又停滞了较长的一段时间,促进出口、争夺市场将会是美国醒来后饥饿感的唯一目标;再次,中国目前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对民营经济的扶持工作,这始终是中国经济发展引擎的一个明显的短板,疫后民营经济情况可能较为低落,如何落实有效的政策,不单是疫后面临的问题,更是中国基本问题的疫后延续,需要更加重视。最后,中国要警惕世界范围内假借疫情而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中国不能做全世界的资金避风港,要跟上宽松政策,同时也不能像世界范围内那样,将宽松用于服务资金资本市场,要通过产业政策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然后再通过两到三年时间回归到去杠杆政策削减负债,才能再次使经济较为稳健的发展。

 

备注:作者系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研究员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