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军区大院里有座鲜为人知的刘伯承墓

  • 时间:   2020-05-28      
  • 作者:   好日子好好过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570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652.png

  南京黄埔路3号原南京军区大院,岗哨林立,威武森严,不仅历史厚重,而且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秘密。据当年接管这个大院的老首长王辅一介绍,院子里的每个门,每条路,每个地名,每幢房子,每块石头,一棵棵古树,都有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历史。

  今天关注的是院子藏着一座墓,刘伯承元帅的部分骨灰安葬在此,天天出入这个院子的人,大多人还不太注意,有的人在院子里工作多年,直至调出院子,也对此墓详情不甚清楚。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048.jpg

  开国元勋刘伯承元帅去世后为何不进八宝山,而安息在这里呢?

  时光倒回至淮海战役期间,中共中央在西柏坡会议上,确定刘伯承接管解放后的南京。刘伯承知道自己不久后将要出任解放后南京市首任市长,但当时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渡江战役上,根本未放在以上。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1949年4月29日,在二野全部完成渡江作战,又接到部队向纵深发展任务,刘伯承从安徽桐城二野指挥部一路风尘地赶到了浦口,准备由此过江去履新。

  浦口江面,浪花翻滚。刘伯承隔着茫茫的长江眺望南京六朝古城,心如潮涌,起伏难平。20多年的南征北战,他不知向部队的干部战士描述过多少次要打到南京去,解放全中国的宏伟蓝图,也不知看到多少干部战士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去英勇奋斗,血战沙场。今天,当这一天就要来临时,他的心情却是非常复杂的。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058.jpg

  刘伯承乘轮渡登上长江的南岸,包租一辆公共汽车,一路颠簸来到了“总统府”上任。陈毅闻讯赶了出来,亮开他那宏亮的大嗓门儿,夸张地说道:“老刘,想不到你这南京市军管会主任乘公共汽车来上任,真是对不起得很啊!快请进‘总统府’看看。”他们在诙谐、幽默声中走向原蒋介石办公室。当他们并肩走到长廊上时,陈毅又幽默地叫了一声:“快去报告蒋大总统,花十万大洋通缉的刘匪伯承来喽!”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5月10日,南京市人民政府成立,刘伯承任南京市市长和中共南京市委书记。

  刘伯承在第一次干部会议就职演说中说:“我们要以党的政策联系群众、依靠群众,使人民群众从自己生活体验中,认识今天之天下真正是人民大众的天下,从而拥护我们,使政权巩固起来。而不是要他们把共产党变成恭敬的神像,犹之乎农民之于玉皇大帝那样。就是玉皇大帝,如果三年不下雨,农民也会把它搬出来晒太阳。假使共产党做事没有做到于人民有利,就不会得到人民的拥护。我们说依靠工人,联系群众,但是工人是否一定让你依靠,群众是否一定让你联系呢?这就必须依靠我们自己加以主观的努力,贯彻我党正确的政策,把工作做好,造福于人民群众才行。”

  刘帅的就职演说,高屋建瓴,振聋发聩,今天的领导干部都应好好的领会!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104.jpg

  同年7月,因战争发展的需要,刘伯承缷任了仅担任两个月的南京市市长之职务,跨上战马,挥别金陵,踏上解放大西南的征途……

  新中国成立以后,刘伯承担任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作为解放军缔造者之一,身居要职的他站得高,看得远:我们的军人主要来自农民,靠小米加步枪打败了敌人。随着世界军事技术的进步和新型武器及装备的出现,中国人民解放军也必须适应这个新的形势,必须提高全军的整体素质。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目标呢?办军事院校是唯一的出路和选择。其实,这种想法早在战争年代刘伯承就已在深深地思考了。

  1950年6月,刘伯承上书党中央,恳请辞去一切职务,希望能专心致志地筹办现代军事院校,为造就大批掌握现代军事知识和能指挥现代战争的指挥员作贡献。中央领导欣然同意了他的请求。

  军事院校的校址选在哪合适呢?刘伯承自然想起自己当过首任市长的南京。经过一番深入细致的考察,刘伯承决定把南京原国民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和原国防部旧址作为南京军事学院院址。主要是可以缩短建校周期,有现成的教学设施,更可为国家节省了一大笔资金。很快,中央同意他的意见。同年11月,中央军委任命刘伯承为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学院于第二年(1951年)1月8日正式开学上课。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111.jpg

  刘伯承,原名刘明昭,曾用名刘伯坚,重庆市开州人,相继参加了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是我军赫赫有名的“军神”。刘伯承一生指挥了无数次战役战斗,9处负伤,失去右眼,屡建奇功。红军长征途中,在后有数十万追兵,前有金沙江天险的情况下,许多人怕部队过不了江,毛泽东却风趣地说:“朱德同志说,四川称刘伯承是一条龙下凡,江水怎么会挡得住龙呢?他会把我们带过去的!”刘伯承果然不负众望,使大军安然渡江;他在大凉山与彝族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使全军顺利通过彝族聚居区……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116.jpg

  “军神”治校,同样传神。刘伯承日夜操劳,呕心沥血,广揽军事教学人才,亲自编写教学大纲,有时还亲自给学员授课,学院很快成为全国的军事学术研究中心。

  1957年7月底,中央军委任命刘伯承为新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兼政委。考虑到自己的健康状况,刘伯承于8月6日写信给毛泽东和国防部长彭德怀,呈请免任高等军事学院的领导职务,信中写道:

  我原来就是残衰多病的身体,勉任6年学术工作,极感吃力,自1953年患虚脱症以来,脑力、眼力、神经和创伤诸旧病反复纠缠,已经难于看书提笔,休假也多,因而不能时常参加教材编审工作,不能更多参加思想提高工作,而深入基层的民主生活、纪律生活和实习工作也逐渐减少以至于无。这是整顿工作作风所不允许之事,也使自己在此职成为疚心之事。据此,请求免任我以高等军事教育这么更重要的新职,并请在移交南京军事学院职务之后,乘间疗养一个时期。

  刘伯承的请求,得到中央军委的批准。

  9月13日,南京军事学院大礼堂召开大会,欢送刘伯承离任,欢迎新任院长廖汉生到职。

  几千名教员、学员和机关工作人员,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倾听钟期光致词。刘伯承由于在外地治疗,未能出席大会。钟期光满怀深情地称颂了刘伯承创建军事学院 的功绩。他说:“刘院长关怀国防建设,以国事为己任,60高龄,常带头学习,且战略眼光远大,常以有备无患,干部应向科学进军,学多学深一点作号召;特别谦虚谨慎,日夜工作,制军语、译外文、校条令、写教材、上大课,无一不是以身作则……这些模范行为,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123.jpg

  这是军事学院党委对于刘伯承创办军事学院6年工作的实事求是的鉴定与评价,道出了广大教职员工的心声。

  刘伯承奉调离开南京后,但他对在宁的2000多个日日夜夜却难以忘怀。

  在以后的20多年时间里,刘伯承始终关注着南京的发展,关心着这个部队大院的一草一木。

  1973年以后,刘伯承元帅丧失了思维能力。从此就在医院里,没有离开过病床。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128.jpg

  刘伯承在弥留之际,特别叮嘱身边的同志,希望将自己的骨灰一部分撒在养育他的祖国山川大地上,另一部分安葬在他曾经工作、学习和生活近7年的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事学院——即现南京黄埔路2号大院内。

  1986年10月7日,刘帅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94岁。徐向前悲痛写下诗句:“涂就七言染素绢,十万军帐哭刘公”。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135.jpg

  庚子年初夏,大院里青翠欲滴,百花绽开,鸟语啁啾。我特选个静寂的午后,独自来到指挥大楼后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蒋介石官邸旧址,也叫黄埔路官邸,亦称憩庐,于1929年建造,是一座两层西式洋楼,为蒋当年起居、工作的主要场所。

      穿过蒋公官邸旧址,楼后左侧有片茂密的树林,刘帅的墓就藏在这片静谧的林子里。墓坐北朝南,寓意他永远深情眺望曾经深爱过的城市,挚爱过的教学事业。一块洁白的花岗岩墓碑,犹如“战神”挺拔的身躯,肃立在天地间。墓碑正面镌刻着原南京军区政委杜平将军手书的:刘伯承元帅部分骨灰葬于此。12个金色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正如刘帅的智慧之光,闪耀在历史长河里,闪耀中华大地上。

微信图片_20200528144644.jpg

  墓地的四周,围着柏树花树、棕榈树,还有一丛丛翠竹。墓的后面,有棵挺拔粗壮的雪松,高约六层楼。打量四周的树木,唯独这棵雪松郁郁葱葱,生命旺盛,气势逼人,难道这是“军神”显灵,有意在这棵树上寄托什么?或是勉励院子里的新人:一个真正的军人,无论何时都要站如松、坐如钟,风吹雨打,岿然不动。

  南京背负钟山,面临大江,形势险要,自古被称为虎踞龙盘之地。

  刘伯承这条龙静静卧在紫金山下玄武湖畔的院子里,看似有意安排,更像冥冥之中注定——因为真龙,是要安息在藏龙之地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