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吴尊友:北京新发新冠疫情指向新发地

  • 时间:   2020-06-14      
  • 作者:   新华社      
  • 来源:   新华社     
  • 浏览人数:  15997

20140127091215457.jpg

 

6月13日,北京公布4名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活动轨迹指向同一个地方——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与此同时,新发地市场从业人员及环境中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

已连续50多天没有本地报告新增确诊病例的北京,新冠病毒到底从何而来?疫情暴发点为何指向批发市场?

记者专访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


低温环境、人流密集易导致病毒传播

问:此次北京新发新冠疫情,暴发点为何指向批发市场?

吴尊友:我们研究人员日常在采集带有病毒的生物样本时,通常都是在低温下保存。温度越低,病毒存活的时间越长。在批发市场,很多海产品都是冷冻储存,在这样的环境下,病毒能够存活很长时间,传染人的几率也更大。另外农产品批发市场每天都有大量人员进出,只要有一个人携带病毒,若未能被发现而进入市场,就可能会造成疫情的扩散。

依据既往的知识和经验初步判断,北京突然出现本土新冠疫情,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批发市场里被新冠病毒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是源头。批发市场很多海产品、牛羊肉等都不是北京本地产的,而是外地输入的,包括海外进口。目前全球每天有十几万新增新冠病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在处理海产品或牛羊肉等时可能会造成污染。这些产品运到北京的批发市场后,批发市场的人在操作时,手会接触这些产品。我们知道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主要是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他们的手接触到被污染的产品,再擦鼻子揉眼睛,就会被感染。一开始症状轻微,如果没有意识到,在工作中还可能会造成人传人。第二种可能,有其他的传染来源。新发地批发市场人流量非常大,市场上的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出入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人是传染源。比如,他可能是一个从其他疫源地过来的人,被感染之后症状很轻,自己当时也没注意,此后对新发地批发市场造成了污染,导致了疫情的集聚。由于目前发现的几个病例都与新发地批发市场有关联,于是把注意力都转到了新发地。至于到底是市场里被污染的海产品或肉食品是最初的传染源头,还是出入市场的人是传染源头,这两种可能都存在。但根据北京目前的状况,第一种情况可能性更大。

为此,我们需要搜集以下几个方面的数据。一是把所有感染者、密切接触者的信息搜集齐全后,把人和人之间的接触关系、传播链条、传播网络构建起来,这是流行病学的调查。二是依赖于大数据技术,把所有感染者的行动轨迹梳理出来,他们的行动轨迹能够给我们一些提示,他们是否有共同的暴露点,比如几个确诊病人过去几天都出现在新发地附近某地。三是实验室的生物技术,通过研究病毒的基因序列来帮助研判病毒可能的来源。对所提取样本的病毒基因进行研究分析,看它与北京2个月前出现的新冠病毒是否一样,还是跟哈尔滨、舒兰更相似,或者是同美国、欧洲等地流行的病毒株更接近。通过这些分析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总之,综合运用这三种方式,就能够对北京此次新发疫情有更加清晰的认知。目前还处在搜集信息的过程中,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微信图片_20200614152322.jpg

6月12日0时至24时,北京市丰台区共报告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病例行动轨迹涉及新发地批发市场部分商户,目前新发地批发市场及周边小区已采取封闭管理措施。图为已采取封闭管理措施的新发地批发市场外景。武晓慧 摄

目前无法断定批发市场的传染源

问:批发市场的传染源是什么?是人流还是物流?是肉类鱼类,还是什么?可否从流行病学调查的角度做一下解析。

吴尊友:目前还很难去断定批发市场的传染源到底是什么。比如,我们不能因为在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就下结论说三文鱼就是传染源。接触到案板的所有人或物品都有可能。比如,可能案板的主人就是一个新冠病毒感染者,他在讲话过程中飞沫落到了案板上;比如,可能前来采购的客人是新冠病毒感染者,他在案板前待的时间比较长,在与主人交流或砍价的讲话过程中,也可能造成案板被污染;比如,可能案板主人销售的其他物品是被污染的,带有新冠病毒,也可以污染案板。需要通过不同渠道搜集采样来验证,评估到底哪一种可能性更大。新发地批发市场人流大,销售的物品品种太多太复杂,不是在很短时间就能理得清楚的。只有把所有人流和物品都查清楚了,才有可能展现出全貌。

此次新发疫情前,北京已经连续50多天没有本土确诊病例,按道理说这里不应该有病毒。如果流行病学调查和大数据分析确认,目前发现的新冠确诊病例及核酸检测阳性者都没有外出流动的历史,他们都是实实在在地在北京被感染,那么有可能是进口或京外被污染物品把病毒携带进来。所以,一定要对新发地物品来源渠道进行认真细致的梳理。

野生动物携带和进口物品携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问:有分析说,海鲜不太可能作为一种传染源,因为鱼类作为低等生物,鱼类病毒传染给人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也就是说三文鱼本身作为病毒载体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您对此怎么看?

吴尊友:这种分析有其一定的道理,但也不全对。野生动物携带和进口物品携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果子狸、蝙蝠这些野生动物本身可以携带冠状病毒,病毒在其体内繁殖,它们却不发病。进口物品携带则是指被新冠病毒感染的工人在处理物品时污染了这些物品,被污染物品进口到国内后,其他人在处理过程当中被感染。所以野生动物是携带病毒,海产品是被污染后表面携带病毒。正常自然界的鱼身体内是不会带冠状病毒的。但是鱼被捕捞之后,由于处理的工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可能导致鱼的表面被污染,而污染的海产品被运到中国,中国工人处理过程中受到了感染,进而导致人与人的进一步传播。当然这也只是一种推测,需要流行病学调查进一步证实。

目前的形势下,做好生鲜、果蔬等货物的检验检疫,这些都很有必要。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两种情况:一种是海外进口的物品。目前海外疫情比中国严重,从疫情严重国家进口的物品要格外注意。另外一种是冷冻运输的物品,包括海产品、牛羊肉等。这些情况下都需要加强检疫。

微信图片_20200614152334.jpg

防控人员在新发地批发市场周边小区附近执勤。田晨旭 摄


抗疫关键在做到可防可控

问:现在很关键的是要通过我们的流调、溯源、检测、排查,做到可防可控,如何做到这一点?

吴尊友:疫情在我们国家发生早,当时抗疫的经验也少,我们之所以能够成功控制住疫情,是因为我们坚决彻底地把控制呼吸道传染病的方法百分之百地落实到位了。在当时我国疫情最严重的情况下,各省区市,包括北京,都能够成功控制疫情,没有造成疫情更大范围扩散。现在,再出现一些零星病例,我们就有信心及时把疫情处理在萌芽当中,不会造成更大范围的扩散。哈尔滨、舒兰是这样,北京也会是这样。我们有信心。

对于“可防可控”这四个字,不同人在理解上或许会有所不同。“可防可控”不是说一个病例不出现,而是说即使出现病例了,我们能够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处置,使疫情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这就是我们讲的“可防可控”。新冠病毒是一种新的传染病,它的传染性这么强,病人在出现症状几天之后才意识到被感染,当他们在医院接受诊断的时候,往往已经造成了一定范围的传播和扩散,所以控制起来异常困难。因此“可防可控”不是指零病例零传播零死亡,大家对这四个字也得有一个清晰、理性的认知。

北京市民不必恐慌

问:在目前的形势下,病毒传播扩散的风险有多大?

吴尊友:应对新冠疫情就像打仗一样,一分一秒都异常珍贵。抢在病毒传播出去以前把它给控制住了,那你就掌握了主动权。以湖北以外的省区市为例,为什么之前没有任何一个省区市出现欧洲那样的情况?关键在于,从湖北流出来的人回到本地后,我们第一时间掌握了他们的情况,主动联系,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在他们尚未出现症状以前就已经隔离进行医学观察了,一旦出现症状马上进行治疗,没有让他们在社会上过多停留,没有等到他们发病后再去医院,没有使这些从湖北感染的人有时间在当地引起疫情传播扩散,这就是抢时间。

兵贵神速,尽早确定传染源,排查密切接触者,避免二次传播,是当下的重点,北京的反应速度已经很快了。几个零星的病例,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分析出来,锁定新发地批发市场。过去几个月的防控经验,特别是大数据等技术手段的运用,使得我们能够很快把方向指得很准。在确定方向后,随即对人员和环境进行检测,又迅速拿到了更有指向性的信息。这些重要信息,不仅对北京的疫情防控意义重大,还有可能为揭开新冠疫情传播之谜提供新的有价值的信息。我对北京疫情防控充满信心。当然,接下来的工作仍然很艰巨,需要继续努力。密切接触者人群还是很大的,稍有疏忽遗漏,就会造成传播扩散的风险。所以还得投入大量人员开展密切接触者的搜寻调查。同时,实验室要尽快进行检测分析,为疫情防控提供更多决策依据。

从目前已知的信息看,此次北京疫情反弹,主要集中在新发地市场周围。在新发地工作的员工及家属、密切接触者、以及就诊医院的医护人员、相同时段就诊的病人,核酸检测扩展到这些范围就比较精准了。目前病毒的活动范围没有扩散到整个北京,没有使全市2000多万人口受到威胁。

问:在当前疫情防控的形势下,北京市民需要格外注意什么?

吴尊友:大家没有必要感到恐慌,毕竟我们在疫情防控、患者救治等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目前北京市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包括公布确诊病例的活动轨迹,界定了一些区域的响应等级。精准界定这些信息以后,人们就可以知道,自己在过去一两周有没有去过这些地方。去过的人要观察自己的身体状况,看看是否有异常,不放心的可以主动申请做核酸检测。对于其他市民来说,在通风不好的地方,戴口罩、勤洗手等基本的卫生习惯还是要保持。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ID:zyjwgjjw)

记者:韩亚栋

监制:陈知春

编辑:关开亮、李永锡

实习:雷雯雯、罗洛


附件:新发地的36位病例概述


6月13日0—24时,北京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6例,阳性检测者1例。确诊病例中男性15例,女性21例;北京户籍8例,其他省户籍28例;现住丰台区30例,大兴区4例,房山区1例,西城区1例;在新发地市场工作者27例,曾直接或间接暴露于新发地市场者9例;通过主动就医发现11例,疫情溯源筛查主动发现25例。现将主要情况通报如下:


病例1,某男,35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8日出现发热、干咳、流涕、乏力、头晕和肌肉酸痛等症状,最高体温38℃。12日就诊天坛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2,某女,34岁,重庆人,工作单位为李记川菜,现住丰台区花乡首经贸育菲园东里1号院。其工作单位的食材供货商为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岳各庄市场及大洋路批发市场。患者8日出现乏力、全身酸痛等症状,10日至12日先后就诊北京华坛中西医结合医院和北京天坛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3,某女,58岁,北京市丰台区人,退休,现住丰台区太平桥街道万泉寺南里。患者几乎每天下午在新发地菜篮子超市买菜,7日出现发冷、鼻塞、流涕等症状,最高体温37.8℃。11日就诊宣武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4,某男,56岁,北京市西城区人,某公司总经理,现住大兴区高米店街道西斯莱公馆。4日曾前往新发地市场采购水产品和水果。9日出现肌肉酸痛、发热等症状,最高体温39.4℃。10日就诊大兴区人民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5,某女,病例4之妻,51岁,北京市西城区人,离退人员,现住大兴区高米店街道西斯莱公馆。4日曾前往新发地市场采购水产品和水果。7日出现头晕、乏力、咳痰、咽痛等症状,最高体温38.6℃。12日被转至大兴区人民医院隔离治疗,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6,某女,46岁,浙江丽水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10日下午出现头晕、恶心、发热,最高体温38℃,12日就诊天坛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7,某男,32岁,安徽宿州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丰台区银地家园。自述近14天无任何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8,某女,28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自述近14天无任何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9,某女,43岁,吉林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花乡乡宜兰园。9日出现肌肉酸痛、发冷、寒战、腹泻等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10,某男,为病例9之夫,44岁,吉林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花乡乡宜兰园。10日出现咽痛、肌肉酸痛、咳嗽等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11,某男,41岁,北京大兴人,工作单位为某医药药材公司职工,现住大兴区林校路街道车站中里。5月28日至11日6次在新发地市场牛羊肉大厅采购。11日出现发热、头痛等症状,最高体温37.8℃,就诊大兴区人民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12,某男,43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丰台花乡街道天骄俊园。4日出现头疼、全身乏力症状,未就诊。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发现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13,某女,38岁,河南信阳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花乡乡天伦锦城。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过程中检出核酸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14,某女,42岁,河北省保定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过程中检出核酸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15,某男,32岁,河北雄安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11日出现咽痛,自测体温37℃。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过程中检出核酸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16,某男,54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8日出现乏力等症状,最高体温38℃。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过程中检出核酸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17,某男,56岁,北京西城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民航机场巴士公司,现住西城区永宁胡同。3日到新发地市场采购,5日出现乏力、头痛,12日出现发热,最高体温38℃。12日先后就诊于宣武医院、人民医院和海淀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18,某男,27岁,河北省保定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11日出现咳嗽、咳痰、乏力等症状,无发热、咽痛等其他不适症状,未就医。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19,某男,38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10日自觉感冒、咽痒、打喷嚏等症状,未就医。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20,某男,28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10日自觉发热,未就医。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21,某女,27岁,江西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天伦锦城。4日出现流涕、打喷嚏、乏力、肌肉酸痛等症状,稍事休息后好转,未就诊。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22,某女,35岁,湖北钟祥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天骄俊园9号院。11日出现头晕、乏力等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23,某女,49岁,江苏南通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天骄俊园9号院。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24,某女,46岁,北京海淀人,工作单位中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财务部经理,现住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瑞海家园。6日曾到新发地市场采购,11日出现发热伴肌肉酸痛,体温最高37.8℃。12日先后前往大兴区人民医院和天坛医院就诊,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25,某女,31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玉泉东市场海鲜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青塔秀园。8日出现发热、乏力、打喷嚏、流涕、腹泻症状,最高体温38.5℃。其家属有多次新发地海鲜市场暴露史,但其本人无新发地市场暴露史。12日就诊武警总医院,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26,某女,61岁,黑龙江哈尔滨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负责保洁,现住丰台区花乡陈留村。自述10日出现咽干、发热等症状,未就医。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普通型。


病例27,某女,46岁,河南周口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潘家庙400号。自述近期除失眠外无任何不适症状,未就诊。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无症状感染者。


病例28,某女,50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10日出现咽干症状,未就医。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29,某女,33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丰台区宜兰园一区。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30,某男,29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丰台区新发地天骄骏园8号院。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31,某男,25岁,河南周口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天伦锦城。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32,某女,34岁,福建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新发地经营者乐园。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33,某女,50岁,河北保定人,工作单位为北京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天伦锦城。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34,某男,38岁,安徽巢湖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北京市丰台区宜兰园。自述近14天无任何不适症状,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35,某女,35岁,北京丰台人,工作单位为新发地市场,个体经营者,现住新发地经营者乐园。12日在疫情溯源采样检测中,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轻型。


病例36,某女,37岁,北京市西城区人,无业,现住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九州溪雅苑。5日曾到新发地市场采购,自述无发热、咳嗽、腹泻等症状。11日陪同丈夫于石景山医院发热门诊就诊,12日核酸检测阳性,经专家会诊为确诊病例,临床分型为无症状感染者。


再次提示市民朋友,平日要养成健康文明的生活习惯,保持社交距离,在密闭空间按要求佩戴口罩,把防控措施落实到位。针对北京病例数增加的情况,通过流行病学调查,病例发病均与新发地市场有关。提示市民朋友如近期曾去过新发地市场者,应如实向社区或单位报告,主动前往相关机构或在社区安排的地点进行核酸筛查,不要外出,做好个人健康监测,如已出现症状应及时就近诊疗,前往医疗机构时严格按要求佩戴口罩,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本期编辑 常琛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