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系列报道3: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和原杨虎城部38军17师成功回归75周年

  • 时间:   2020-07-22      
  • 作者:   田荣生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12

【编者按】2020年7月17日,原三十八的17师的后代们召开了网络会议,共同纪念杨虎城部17师回归七十五周年的日子,也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五周年。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杨虎城部38军后裔和相关人员利用远程会仪形式,越过重山大洋在网络上相聚,纪念杨虎城部38军17师和55师回归人民怀抱,怀念前辈浴血战斗岁月, 传播红色基因,讲好革命故事。《中华魂网》从今天开始,连载会议上的同志们撰写的文章。

今天刊登由田中岳整理父亲田荣生的遗物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份他亲笔书写的“五十一团党组织在起义前后的活动──程建家”的手稿。请分享。

微信图片_20200722120909.jpg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1945年7月17日我们的先辈遵照党中央的指示,成功“回归”至今已经过去整整75年了。

2009年底在整理父亲田荣生的遗物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份他亲笔书写的“五十一团党组织在起义前后的活动──程建家”的手稿。

这份手稿从党的高层计划到部队基层实施、从具体时间到详细驻地、从部队序列到各级任职名单都较为详实地记录了整个回归的过程。仔细反复阅读后犹如身临其境,仿佛把我们带回到那个孤居虎穴、危在旦夕、群情激昂、归心似箭、计划缜密、行动果断、成功回归的历程中。手稿是“回归”者们的亲身经历,具有较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在纪念成功“回归”75周年之际,我们不能忘记、更应该纪念和追思那些为掩护“回归”而牺牲和被俘后惨遭杀害的革命烈士。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得成功“回归”!为“回归”成功而牺牲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

为了更好地回顾、重温和研究先辈们的“回归”历程,我将手稿按原文整理如下(对个别字和标点符号按原意做了添加和修改)。

执笔:田 中 岳

五十一团党组织在起义前后的活动

微信图片_20200722120903.jpg

程建甲

1945年3月中旬,徐又彬(三十八军党的负责人之一)来下峪五十一团三营七连找我,他说:“刘德(范明与我联系的代号)让我找你,有要事向你传达”。我们接上关系后徐说:“中央派周仲英、张西鼎来前方,帮助孔从洲做起义的准备工作”。徐提出要做好部队的宣传教育工作。他说:“抗战愈近胜利,蒋介石越加快分化瓦解我们部队的步伐。这个时候,要特别注意团结,要争取抗日进步分子和同情我们的人员,孤立张耀明与一伙特务分子”。我们的口号是:“拥护孔从洲领导我们抗战到底、到敌后打游击去、反对张耀明”。徐还告诉我,“要提高警惕对特务、政工人员要严密封锁消息,防止他们破坏我地下党的活动”。“我们部队处在日、伪以及中央军的四面包围中,在这样险恶条件下做起义前的准备和宣传教育工作,是非常困难的,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严格保密、对党员和党外同情分子讲问题,都要谨慎,以防坏人察觉”。徐提出要恢复党的组织,他询问了李登印等同志的近况,向我转交了原教导队学员的党员组织关系,我记得有,田荣生、刘学华、徐岗、雷振华、严光辉等六七人。最后他说:“根据目前情况,仍应保持单线联系。要首先稳定党员的思想情绪,站稳岗位,保存实力,提高抗日必胜信心。要充分利用官兵中反对蒋介石消灭杂牌的心情,造成待机而动的政治气氛”。

徐又彬第二次找我,大约在六月下旬的某天。我将恢复组织关系及党员当时的思想情况作了汇报。我们研究决定:”第一营党员由李登印负责;第二营党员由田荣生负责;第三营党员由我负责,刘学华协助;团部机关和直属单位由翟明轩负责,全团党的活动由我负责,并和雷展如多联系,多商议”。徐又彬传达了三十八军党组织最近的决定:“由於孙蔚如被调走,部队在整编中,五十一团可能被肢解,张耀明要求蒋介石派大批军官顶换部队连以上干部,他们可能在抗战胜利前夕,将这支部队吃掉”。“党组织要求共产党员加紧进行起义的准备工作”。我给徐又彬讲:“五十一团党员的情绪很活跃,不少同志感到等待的时间太长了,总想尽快起义;还有的党员感到长时间组织不联系,心里憋得慌,还担心失掉关系”。思想进步的军官反映,蒋介石虐待杂牌部队,对我们另眼看待,他们的不满情绪相当高。有的连长讲,孔从洲师长在一次连以上军官集会上说:“我们来了个姨娘(指张耀明)大家成了没有亲娘的孩子,我是你们的老大哥,你们怕啥,天塌下来,还有老大哥顶着”。许多官兵问,为什么不带我们去敌后打游击?特别是较老的官兵,思变之心非常强烈,好像一堆干柴泼上油,就等待点火人了。

1945年7月上旬,三十八军党组织负责人梁励生(李森)通知我到四十九团三营营部驻地鲤鱼舗。到后,梁让我汇报部队及党内的思想情况,问我:你和高慎之的关系如何?高是四十九团一营营长。当时高营驻防新三十五师侧翼,保障该师侧翼安全,我连临时配属给高营长指挥。我说:我和高都在一0一团工作过,相互认识,无其他关系。梁说:“你了解一下高对起义的态度,因高与张耀明是乡亲”。梁再三叮咛说:“讲话要有点策略”。我接此任务后,立即返回我连驻地。晚上,我到高慎之的营部与高谈到深夜。我对高讲:听说张军长在中原战役部队遭到严重损失后,幸灾乐祸地说:这一下“老基本”(指杨虎城的主力十七师)差不多了。你听说过吗?听到后有什么想法?我还向高说:张耀明大叫反共,还要搞什么坦白运动。五十一团驻范里镇时在一次出操完毕集合讲话时,张说:“谁是共产党员举手,坦白后我保证你人身安全。如果不自首,谁给我报告,就给谁连提三级,赏大洋五百元……”。高对我说:部队快要整编了,蒋介石现在还不大可能把我们部队一下子“吃掉”。抗战还没有胜利,部队需要补充,整编就是补充兵员,装备新武器。从这点看,还是加强实力,当然有的单位要撤销缩编,虽然减少几个团,但三十八军的实力是加强了。我搧话说:蒋介石要派大批军官顶换我们连以上干部。高说:“怕啥他们不叫你当连长,我要你给我当营附怎样”?听了高的谈话,我感到他对整编有同感,他本人好像有把握似的。高对部队当时对张耀明的不满还做了解释,并认为把部队拉到敌后打游击还不是时机。还说:要说服有这种想法的人,耐心等待时机,待重新装备兵员满足以后再说。总之,高对张耀明抱有幻想,并露出对梁励生有某些成见和不满。我将此情况向朱曼青和梁励生作了汇报。

根据三十八军党组织的指示和要求,我先后向李登印、田荣生、翟明轩、刘学华等作了传达,恢复了与党员单线联系的关系。我分别向他们分析了我团的形势和处境,都认为只有坚持抗日、反对投降、坚持团结进步、反对分裂瓦解、严防蚕食,部队才有前途。他们还汇报了各营党员的思想情况。

经分析,当时认为全团的基本情况是:团长刘威诚系杨虎城部下的老团长,又是我党的老党员,在这个部队有一定的影响,也有一定的号召力,是会领导部队起义的。三个营长中,三营营长雷展如是共产党员、一营营长陈居莘对蒋介石消灭异己、虐待杂牌部队的政策极为不满,早有思变之心,他还要求恢复党籍;唯独二营营长周在西思想反动,投靠张耀明。但他任营长的时间不长,在官兵中非常孤立,全营四个连长他都掌握不住,我们起义行动时需将其扣押起来。

全团十三个连长中,一连连长李登印、三连连长李东林(党的关系在省委)、机一连连长杜培贺、五连连长田荣生、七连连长我均系共产党员;二连连长李旭东、四连连长张进修、六连连长张生海、机二连连长巩本焕、八连连长田志敏、九连连长马生发、机三连连长王风翁、迫击炮连连长任喜增均系本部队培养起来的,绝大部分是行伍出身,对部队有一定的感情,留恋这支部队。马生发、李东林、张进修等与刘团长的感情较深,这些连长对蒋介石蚕食这支部队表示不满,大部分同情我党,拥护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思想比较进步。另外,一营营附徐焕僮、三营营附崔柄坤思想进步、同情我党。

在全团的排长中有不少共产党员,分布在大部分连队。他们是:严光辉、刘克成、王吉昌、程达、徐岗、杨效援、赵振铭、刘景华、雷振华、韦永昌等。

在团部机关的共产党员除团长外,还有副官主任翟明轩,另外卫生主任王佩礼、书记官付晓锋原来都是中共党员,因失掉关系,当时都要求恢复党籍。还有书记官李季侃是党的同情者。

以上军官绝大部分是我们组织起义可以信赖和依靠的力量。

全团还有个别连队没有党员,我们准备在起义行动前作个别调整,以便党掌握这些部队。

1945年7月13日梁励生叫我到他的营部,晚9时许朱曼青说:徐又彬有事来不了。梁励生说:那咱们开会。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位同志,梁介绍了他的名字记不起了(可能是罗煜)。梁宣布:“今晚召集党的负责人会议,研究组织部队起义的问题”。他说:“朱曼青负责军部、我负责四十九团、徐又彬负责五十团、程建家负责五十一团的工作,部队行动的总指挥由刘威诚负责”。考虑到张复振与李维民代师长的关系,待起义时再通知张,徐又彬协助总指挥。起义时必须除掉张耀明,这样对起义行动有利,全军也好统一行动。关于各部队起义行动的指挥,四十九团由崔冶堂(新三十五师一0五团团长)负责、五十团由陈嘉谋负责、五十一团由雷展如负责,师机关和直属单位由刘汝和负责,朱曼青协助我的工作。梁对我说:“你连要先行出发,到故县镇集结待命”。接着朱曼青将写好的标语口号给我们念了一遍。我记得有:坚决拥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我们要抗战到底,争取最后胜利!活捉张耀明!我们到敌后打游击!会上对起义的政策提出些具体规定和要求:“除直接阻碍起义行动的对其采取断然手段外,不准任意开杀戒;对国民党的政工人员采取软禁看管限制他们的行动自由,待起义成功后予以释放”。

在分析部队思想情况时,我汇报了五十一团当时党员和部队的情况。我说:全团有两个连是空白点,但这两个连队是可以信任的。例如:迫击炮连连长任喜增思想进步,有入党愿望;九连连长马生发与刘团长关系密切,排长丰永和要求恢复党籍。随军的军官家属子女大部分已回陕西,减少了拖累。

研究问题直到深夜才结束。我临走前朱曼青对我说:因又彬未到,你返回途中路过五十团一营找一营连长刘志诚,将这次会议的精神告诉他。估计一营营长雒启仁可能不会随部队起义,拟先调动两个连去前方暂归二营营长陈嘉谋指挥。但对雒要妥善安置,给他留下自己枪支、马匹和护兵使其安心。我于14日晚到刘志诚连队时,向他传达了党组织的决定。

7月15日清晨我回到我连驻地,随即将党组织决定的精神转告了雷展如。雷和我研究了团里的基本情况,确定将团部政训处人员控制封锁起来;对忠实于蒋介石的中校团附柏方彬、二营营长周在西实行捕管;各连队个别动摇分子设专人监视防止逃跑;对随军家属作妥善安置,经济有困难的给予资助。当时,刘威诚、雷展如、张进修、马生发和我的家属已离开部队,李登印、王佩礼和张生海的家属因无小孩拖累随军行动,给每家一匹牲口;翟明轩的家属因病需资助安置。

我们还研究了五十一团二营的行动和指挥问题,拟让四连连长张进修暂代营长,田荣生协助;提出严格保密纪律,规定15、16两日禁止任何人外出,控制所有人员活动。我连提前行动后即将所有电话切断,以防万一。

对以上这些规定,我向党员分别作了传达,通知他们做好各项准备工作。15日晚我先向党员李登印、田荣生、翟明轩、刘学华作了传达,同他们具体研究了各单位的情况,以及分别采取的措施。另外,动员田荣生积极配合张进修组织指挥好全营的起义行动,捕管周在西防止他逃跑。16日我还分别找要求恢复党籍和要求入党以及党的同情者谈了话,并向他们交代了各自的具体任务。张进修虽非党员但他对起义的态度是坚决的。

17日上午,我召开了七连骨干分子会议,公开讲了形势。我说:我们现在已经被逼上梁山,非到敌后打游击不行了,这次行动不只是我们一个连,而是全师一起行动,要求绝对保密、绝对服从命令。对可能动摇的个别人员各排班要分配专人控制,绝不能让其逃跑,到敌后去、到解放区去部队是有前途的,大家要有信心。有的同志在会上表态说:解放区是我们家人的天下,打倒张耀明、反对蒋介石消灭异己蚕食部队,打败日本鬼子我们劳动人民才能得解放。有的说:大家团结起来才有力量、才有前途,我们不怕苦……。会上骨干们情绪非常活跃,提出会后很快做好行军得准备工作。我对他们说:我们连奉团长命令去卢氏县给全团领运服装,为了预防部队转移不设留守,装备、粮食全部带上,午饭后马上全副武装出发。到洛河边一看河水大涨只有一条小船,一个连渡河费了两三个小时。我连刚渡完,一营先头连队已到了渡口立即跟随渡河。

我连于17日下午6时许在故县镇五十团三营附近待命,7时许见到徐又彬。他向我交代任务说:原打算你连执行接应军部行动的任务因洛河水猛涨已经执行不成了。现在,你连作为起义总指挥部的机动部队,等刘威诚团长来到我们共同去五十团团部给张复振团长谈起义行动问题。10时左右刘团长来到,我和徐又彬随刘团长到五十团团部。这时张复振刚睡下立即把他叫起来,刘对张讲:我们特来告诉你部队现在要立即行动。徐又彬讲:“组织上正式通知你组织部队起义”。张复振说:“为什么不早通知我”。徐说:“你先和刘团长共同指挥部队的起义行动,以后再给你解释”。张说:“那好,我马上通知部队行动”。徐说:“部队现在已经开始行动了,你叫团机关作准备吧”。张团长立即通知团部全副武装准备行军,在团部大院集合。刘威诚说:“指挥部就设在你团团部”。张复振随即参与指挥部队的工作。我根据徐又彬给予我连的任务令三排排长韦永昌带该排担任指挥部的警卫任务,一二排随我执行机动任务。这时师部机关和直属连队都开始按预定方案行动了,我利用这个机会向全连官兵作了简要的动员。

1945年7月18日天气特别晴朗,部队在起义初步胜利的鼓舞下,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斗志昂扬地向着第一天的宿营地──娘娘庙前进。当晚,我连驻起义指挥部附近,娘娘庙地区在国民党独五团的防区内。19日起义部队的后卫是五十一团一营,该营派出三连排长程达(中共党员)带领一个班作为最后掩护小分队。我带领三营七连跟随后卫部队通过卡口,刚到沟底尚未爬到对面山梁高地时,独五团防守部队即向我部射击。我五十一团一营机枪一连连长杜涪哲立即指挥部队架好重机枪进行还击,掩护我连上了高地。但是,程达排长带领的一个班不幸被俘。

附件:作者简介

程建家、又名程鸣昌,曾任赵寿山部排、连长。

十七师起义后任营长、团参谋长、师后勤部政委。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团政委、师参谋长、兰州军区司令部炮兵部主任、甘肃省军区副司令员。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