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1)献给父亲古大存诞辰123周年纪念日

  • 时间:   2020-07-22      
  • 作者:   古延贤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275


我耗尽残年,终于以党中央8号文对我父亲古大存革命一生的结论为指针、核心,编辑、复原完成了,“古大存”革命生涯最重要、绝对不能“省略”、“回避”、“遗忘”的完整真实历史内容,编辑成文——党中央用专门颁发文件,对古大存的高度评价和那些对党心怀叵测的团伙对古大存诟陷、迫害、祸及数万无辜党员干部,这种“赞扬与诟陷”词汇是出现在古大存身上、无法掩盖的“双胞胎”。已存入省档案馆。                              

     我以广东、海南人民永远感恩党中央——纪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1983)8号文’颁布37周年告慰关心我父亲的所有人!也祝愿曾经诬陷他的人幡然觉悟!回归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正确道路,与全国人民一起共筑和谐社会!

                            古大存儿子 古延贤

                               2020年4月24日



 图片8.png

广东、海南人民永远感恩党中央


纪念“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1983)8号文”颁布37周年

                   

 以中共中央1983(8)号文纵观陶铸策划、组织、指挥实施的“反地方主义”全过程,人们可以明白“反地方主义”目的就是否定中国共产党在广东的革命发展史,图谋实现中国改旗易帜阴谋的实际行动。

       至此,广东成为林彪反党集团另立中央目的地,案发前因后果,来龙去脉,无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成为印证欲灭其国,先灭其史的典型案例。

       没有中共中央1983(8)号,就没有古大存重见天日的今天;就没有中央苏区南方屏障、东江苏维埃历史的今天;没有红十一军的今天;没有八乡山革命根据地的今天;没有九龙嶂、大南山革命根据地的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必须对党的历史,中国革命的历史,对千万牺牲的革命先烈和无辜被杀害的广大人民群众明明白白的交代。

       1957年12月广东省委第八次全体会议 (扩 )做出《关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错误的决议》,随即在广东全省展开“反地方主义”运动;数万广东(含海南)籍党政干部瞬间变成“地方主义分子”;最骇人听闻的是连“农民运动大王彭湃烈士和他母亲、儿子也不放过!普罗大众从此被扣上“排外”的恶名帽子传遍大江南北。

    习仲勋领导省委组织对此次“反地方主义”进行复查;中纪委对广东省委1982年4月7日《关于古大存同志的问题的复议报告》作了批复,并于1983 年1月 27日向中央书记处报送了《关于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问题审理意见的报告》,中纪委的报告指出:

    “我们在审理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听取了现在广东省委工作的一些负责同志的意见,也听取了古大存同志的夫人曾史文同志的申诉。

      冯白驹、古大存同志都是我党的老党员、他们在极艰苦的条件下,长期坚持革命斗争,对党对人民是有重要贡献的。1957年12月广东省委第八次全体会议 (扩大 )做出的《关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错误的决议》,以及对他们的处分决定是错误的应予撤消,恢复名誉。”


                                        中共中央“1983 (8) 号”


        中央同意中纪委《关于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问题审理意见的报告》,撤消1957年12月广东省委第八次全体会议(扩大)《关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错误的决议》,撤消冯白驹、古大存同志原处分的决定,恢复他们的名誉。

         冯白驹、古大存同志,都是我党的老党员,他们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长期坚持武装斗争,对党对人民是有重要贡献的。

 

                                                                                                     中共中央

                                                                                         一九八三年二月九日

 

    本文第一篇,用图文概括讲1949年古大存重返广东前革命历史,指出陶铸制造反地方主义冤案“是错误的”,错误的实质、核心。

第二篇主题是揭示陶铸制造反地方主义冤案的动机、案发来龙去脉事实真相,以诠释中央批评陶铸制造反地方主义冤案是“错误的”的事实依据。(本文附林克泽回忆录同存省档案馆)


第一篇   正气凛然


    书图介绍1949年古大存重返广东前革命历史概况。本篇以诠释暨史料揭示陶铸制造反地方主义冤 案“是错误的”,错误实质、核心。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1983]8号》文:1957年 12 月广东省委第八次全体会议(扩大)做出的《关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错误的决议》,以及对他们的处分决定是错误的应予撤消,恢复名誉。

一、“对他们的处分决定是错误的”——错在哪里?

1、动机错误——国民党反动派枪林弹雨从1924年—1949年几十年,没能灭掉古大存,反倒造就出共产党一面打不垮,压不倒的红旗。陶铸不出七年,滥用手中权力 、捏造“地方主义”罪名,把他们拔掉、打倒了!

古大存在1939年离开广东率团赴延安参加七大,1949年重返广东工作时,身边曾经参加过土地革命时期的战友、干部,只有妻子曾史文和古关贤。在古大存的带领、指引下,全家有十个亲人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党中央的结论是:冯白驹、古大存同志,都是我党的老党员、他们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长期坚持武装斗争,对党对人民是有重要贡献的。

 

                          中共中央  

                        一九八三年二月九日

 

2、手段违背组织原则——用制造陷阱非法手段、诟陷莫须有罪名进行党内斗争,排除异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从古大存本人和他周边同事,无法找到诟陷之辞,就利用职权,以调动工作为名,诱导、制造“林克泽信件事件”,凭空捏造、诟陷古大存参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活动。

1)1956年陶铸以调整工作为名,布局“林克泽事件”栽赃陷害古大存:陶铸安排当时的广东省府秘书长林克泽去海南行署工作,重组海南区行署领导班子。林克泽虽很不愿意去海南任职,但经过长时间考虑及陶铸的多次催促,最终决定服从调动,并遵嘱草拟了海南行署新班子人选名单。为慎重起见,林克泽给长年在海南坚持革命斗争的冯白驹写了封信,把拟呈报的新班子名单附上,请冯白驹审核并作指示。鉴于自己直属古大存领导,林克泽在信末加了一句“古老一向关心海南,此信是否给他一阅,提提意见。”林克泽让自己小孩去给冯白驹送信。冯白驹不在家,冯的秘书把信截下,随即送给省委领导。冯白驹没有看过这封信,古大存既没有看过这封信,更对信中内容一无所知,就被莫名其妙地踢进了“林克泽信件事件”陷阱——与海南人事有了关系。

2)会议以《关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错误的决议》、撤销古大存省委书记和省政府党组书记职务的处分决定后,对“冯、古地方主义反党集团联盟”的批判,直到今天2019年10 月10日 ,没有一个人说出一句话、写出过一个字,与处分决议和处分决定有关事实地揭发、批判!古大存对此提出质疑,更遭到“不服处分”新罪名而被加重处分!随之展开对古大存的批判内容,包括赵紫阳团伙企图“留尾巴”的内容,全部是受处分前,领导间工作中的不同意、分歧,被拿出来作为“地方主义”罪证进行批判斗争!结果,“反地方主义”政治风暴如陶铸所愿,造成“此地方主义”与处分决议所指“地方主义”毫无关系的党内奇谈怪论。

3)1957年陶铸召开省委扩大会议展开“广东历史问题大辩论”,批判“海南地方主义”。在批判高潮中,主持会议的陶铸,把林克泽的信印发给会议人手一份,会议的锋芒所向,随即从冯白驹转到古大存头上。会议以《关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冯白驹、古大存同志的错误的决议》、撤销古大存省委书记和省政府党组书记职务的处分决定结束,并立即敲响了全省展开第二次反地方主义政治风暴号令!数以万计的广东籍各级领导、党员瞬间成了“地方主义反党分子 ”;不同意如此反地方主义的外省籍领导就被扣上“右倾”错误帽子;连普罗大 众也不放过,被斥之“排外”!

按照“反地 主义”运动性质种族化,把反地方主义运动,进一步诱导、混进了种族矛盾深渊。选定“地方主义分子”目标起点标准:“籍贯”——广东(包括今日已改为海南省);非广东籍,不戴“地方主义分子”帽子 。从理论上、政策上、原则上把党内问题、工作问题性质篡改成种族化、地缘化、封建化性质问题; 种族概念混入党内矛盾,把水搅浑,有利于浑水摸鱼,打击一大片,强化向党中央索取“小圈子”利益最大化——这就是必须置“带刺的玫瑰”于死地,方可横扫数万广东籍党政干部下地狱的思想根源。把党内分歧,矛盾种族化,堪称是陶铸一大发明。

(待  续)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