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向脱贫攻坚一线的忘我不休的同志学习致敬

  • 时间:   2020-07-25      
  • 作者:   张光勇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60

题记:大家有难小家危,敢舍小家为大家。

微信图片_20200725141316.jpg

   “调休,儿子高考,必须去陪。否则,跟你没完。”张副镇长一回家,妻子劈头就是一句。“慌什么,不是还有几天吗?”张副镇长笑嘻嘻地说。“我还不知道你,总喜欢假打,这次必须调休。”妻子声音越来越大。妻子从事幼教工作,性格温和,知书达礼。两口子结婚十几年,一直相敬如宾,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从没红过脸。

     张副镇长两年前由机关事务局调镇上任副镇长,一直分管扶贫工作。这可是一个苦差事,隔三差五上头来督查,任务又重,要求又高,群众工作又难做。这三年里,不知道什么是朝九晚五,什么是周末,更不知道什么是调休。

     妻子心里积攒了很多怨气,到镇上工作以前,张副镇长可以按时回家给妻子、儿子把饭做好,偶尔还露一露水煮鱼、邮亭鲫鱼的绝活,让全家人饱一饱口福。每天晚上,老俩口还手牵手沿着桃花河边闲情散步。每年在寒暑假期间调休几天,一家人开着车,在周边景区放飞自我。自从当了这个副镇长,周末难见人影,节假日也见鬼影子。偶尔儿子嘴馋,想叫他露一手。不是回来很晚,就是回来躺在沙发上,好像几天没睡觉似的。

     这不,过几天儿子就要高考了。儿子在很久以前就提了这个要求,希望在考试期间父亲能去接送他,并吃上父亲亲手做的饭菜。儿子是父母心头的肉,高考又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张副镇长对于儿子这个要求是无法拒绝的,他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说:“这个必须,放心,保证考试那几天亲自接送,并让你好好尝尝老爸的手艺。”儿子很兴奋,特别用功,平时在年级一般排在300名左右,最近几次模拟考试居然能进前100名。

     拍儿子肩膀的时候,张副镇长发现儿子猛长了很多,居然超过自己了。声音也变得怪怪的,没有过去脆脆的声音,变得有些粗壮。儿子发现了父亲的神色,苦笑着说:“你长时间不回家,我也长嘛!过几天恐怕都不认识我了哟!”是啊!自从分管脱贫攻坚工作以来,张副镇长就很少回家,每天想的都是“两不愁三保障”。特别是边缘户的农房改造,贫困户的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等政策的落地。

     好在镇村干部都很给力,经过一段时间的苦战,全镇400多户贫困户的住房、医疗、教育、饮水基本都解决了,这可是脱贫攻坚最重要的内容。张副镇长花了一周时间,带了几个人逐户逐户去检查了一遍,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看了看日历,离高考还有天时间,想着妻子愤怒的表情,儿子渴求的眼神。张副镇长拿起了笔,写起了调休申请。

     这个申请,谁都不能拒绝。因为张副镇长已经连续几年没有调休,周末、节假日也是开着私家车拉着扶贫办的几个人回镇上加班。为这事,张副镇长和妻子差一点分道扬镳。以前在机关事务局当科长的时候,张副镇长都是步行上下班,很少动车,每个月就用那一千多差旅费和车补就够了,其余的工资、绩效、奖金全部上缴给妻子。到镇上当了副镇长,级别由正科升为副处,工资每月涨了几百元,车补也上调了好几百。张副镇长把以前交给妻子的卡拿回来了,年底妻子到银行去查,居然颗粒未剩。这下麻烦了,妻子不乐意了,非要找他说个清楚,道个明白。

     妻子一直都了解张副镇长的为人,当初之所以要嫁给他,就是因为他老实、勤奋、有情有义,值得托负终身。在单位同事的证明下,这件事总算说清楚了,但妻子心里的怨气始终消不了。别人说,当领导收入总应该增加一点吧,为什么我们家反而贴了不少钱呢?为了工作,贴钱也行,但适当留一点时间陪陪家人也啊。在妻子的记忆里,张副镇长已经三年没有陪她和儿子去看一场电影了。去年流行的“战狼2”,说好了一家人去看一次,但自己和儿子在电影院门口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始终不见张副镇长的身影。想到这些,妻子真有些绝望,有时真想和他离婚算了,但儿子怎么办?他又怎么办?算了,等儿子高考完再说,如果这次再不调休,儿子高考结束,非和老张离婚不可。

     拿着领导批了的调休申请,张副镇长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儿子上一个好大学一直是全家人的愿望,妻子含莘茹苦,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为儿子做早餐,每天晚上一边认真备课一边陪儿子做作业。妻子很敬业,在幼儿园也是骨干老师,深受老师、家长、学生喜欢。有时深夜,也有家长打电话、发微信交流孩子情况。妻子年轻时貌美如花,有很多追求者,自己不知道上辈子修了多少福,妻子才委身嫁给他。这几年,对妻子关心太少了,家庭的事、儿子的事、父母生病照顾的事全压在妻子身上。前天回去,透过微弱的灯光,偷偷看了看妻子,脸上泛起了丝丝皱纹,以前青青的发丝明显稀少了,苍白了。妻子今年刚好40岁,看上去50好几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失约了,必须陪着儿子参加高考,给妻子和儿子做几顿好吃的饭菜。想到这儿,张副镇长站起来,向三楼扶贫办公室走去。

     这段时间正在开展脱贫攻坚大会战,市里要到各个区县严格督查。虽然前段时间经过镇上初查、交叉检查,没有发现原则性问题,但细枝末节的问题也不少。张副镇长正安排扶贫办的同志疏理问题、起草方案,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对症下药。扶贫办主任小吴见张副镇长来了,站起来笑嘻嘻地说:“张镇长,你安安心心去陪儿子,这边我们顶着,放心吧!”脱贫攻坚,脱的是群众的贫,也脱的是干部的皮。扶贫办的几个同志也是加班加点,熬更守夜的,好在她们都比较年轻,还基本受得了。张副镇长仔细审阅了整改方案,和扶贫办几个同志就一些细节做了认真的探讨,已经下午7点了。

    回到家,妻子正在为儿子收拾明天考试的东西,儿子正在洗漱,准备上床睡觉。见父亲回来,非常高兴,说:“老爸,你明天上午就在学校对面公交车位等我,我考完出来一眼就能看见你。”张副镇长笑着说:“一切按儿子说的办,放心,不见不散。”妻子递过来一杯早泡好的绿茶,他知道老张的习惯,晚上总要喝一杯绿茶,去一去白天的烦恼。

     待儿子睡了以后,老两口子依偎着,谈起了儿子的事,妻子说,儿子最近几次模拟考试都上了660分,应该上985没问题。张副镇长说,相信儿子吧,儿子不是喜欢川大吗?分数岀来以后就报川大吧,到时我再调休几天,带你母俩到峨眉山去逛。妻子满脸幸福,紧紧地抱着他。此事,儿子房间传来了呼噜声,儿子已睡熟了。

第二天一早,张副镇长就起来,为儿子做好了糕点,熬好了红枣粥。儿子幸福地享受以后,爷俩就开车出发了。从家到学校只有25分钟车程,今天很顺畅,不一会儿就到了学校门口。望着儿子回眸一笑的灿烂表情,张副镇长开心地笑了。他老老实实地呆在公交车那儿,来回走动......

突然,手机上的屏幕闪了一下。扶贫群里有位村干部发了一条信息:长寿寨村陈姓贫困户家里养了一年的两头牛昨晚莫名其妙死了,损失近三万元。这位贫困户家里很困难,老两口都有残疾,一个女儿上大学,一个儿子上高中。这两头牛还是去年张副镇长担保的小额贷款养起来的。眼看着养大了,怎么也可以赚个几万元,女儿和儿子的学费、生活费就不愁了。

镇上主要领导之前打了招呼,这两天严禁任何人在群里发布不好的消息,有任何情况,直接向主要领导报告,由主要领导亲自处理。绝不允许打扰张副镇长,毕竟高考是孩子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也是一个家庭里的大事。大家都知道张副镇长的脾气,他如果知道了,会不顾一切的。

一位村干部由于着急,忘记了之前的约定。不小心发在群里了。张副镇长见到这条消息,立即向镇上飞驰而去......

张副镇长又有好长时间没回家了,昨天下午接到妻子电话,“这日子没法过了,儿子考了520分,刚上二本线,我们离婚吧!”说完,妻子挂断了电话。张副镇长怎么也不相信这个成绩,打通了儿子的电话,儿子哭着说:“我考完出来没找到你,一直在那儿等你。整个晚上都失眠,没办法考试啊!”张副镇长努力让自己笑起来,给儿子说:“儿子,没事,咱们再复读一年,明年爸爸必须调休,好好陪你。”

电话挂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颗大颗的泪水奔涌而下......

此刻,镇政府的广播响了:“热烈庆祝我镇脱贫攻坚顺利通过市级考核,在全区脱贫攻坚绩效考核中获第一名。”

微信图片_20200725141323.jpg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