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深切怀念李德生和邵宝殿将军

  • 时间:   2020-07-25      
  • 作者:   吴广浩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352

今天早上,我忽然从手机里看到“兵哥哥”发给我的信息,“我爸爸今晨去世了”。我手机里有两个“兵哥哥”,难道是老首长邵宝殿的儿子邵小兵发的?我急忙回信讯问,结果得到证实。噩耗传来,悲从心生,默默无言静若禅,往事如电影一样浮现在眼前......

微信图片_20200725153230.jpg

1984年我与邵宝殿司令在海拉尔合影

01

一九七四年,我入伍来到沈阳军区守备五师,驻守在大兴安岭边防。在十二年的戎马生涯,我有幸跟随李德生和邵宝殿将军,进行采访做新闻干事工作,并对他们的传奇人生有所了解。

李德生将军十四岁就参加了红军,先后参加了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及反围剿斗争和长征,两次爬雪山、三次过草地,经历了极其艰难困苦的考验。八年抗战,他参加了火烧阳明堡飞机场、响堂铺伏击战、百团大战等著名的战役战斗。一九四四年,任团长的李德生从全团选出82名精壮勇士,亲自率领战士用大刀砍杀敌寇,一举捣毁对我昔阳、寿阳、和顺三县实行“三光政策”最残酷的马坊据点,他领导的七六九团被誉为“太行山上的拳头。”解放战争中,他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将战线从黄河推向长江。抗美援朝时期,在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中,身为十二军副军长的李德生担任上甘岭前线指挥,经过25天与敌空前激烈的反复争夺战,直到取得战役的最后胜利,战斗的激烈为世界战争史上所罕见。

李德生将军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在和平建设时期功勋卓著。60年代,他言传身教总结的“郭兴福教学法”,在我军建设史上产生深远影响。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深入武斗最激烈 的芜湖地区,迅速稳定了安徽局势,对全国形势产生了很大影| 响。在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上,毛主席表扬李德生说,芜湖事| 件解决得很好。

一九七一年,毛主席巡视南方归来时,周总理亲自指派李德生 秘密到丰台车站迎接毛主席回京。在处理“9·13事件”极其严峻复杂的情况下,周总理立即指派李德生坐镇空军指挥所, 24小时寸步不离,协调他指挥。

由于李德生同志深得周总理和叶帅的信任,遭到“四人帮” 的嫉恨,诬蔑他为“大军阀”、“大党阀”,进行批判斗争,使李德生被迫辞去党中央副主席职务。粉碎“四人帮”后,党中央、中央军委正式发文为李德生将军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微信图片_20200725154435.jpg

1983年,李德生司令在科尔沁草原看望牧民。吴广浩摄影

02

一九七八年冬,大兴安岭的卯山脚下,白雪皑皑,银装素裹。

当时,我正在十四团政治处组织股当青年干事,领导通知我参加沈阳军区团代会。于是我和股长一起乘小火车,从忠工屯到了师部所在地博克图。然后,与师政治部组织科的领导共同乘火车去了沈阳。那是我第一次坐硬卧,浮想联翩,夜里好久没有睡着。到了沈阳军区,我记得师政治部组织科长领队,开会前带领我们把皮鞋擦的很亮,还认真地检查了一遍。会议在军区礼堂召开,在主持会议的首长介绍出席会议的领导时,介绍说到“沈阳军区李德生司令员”时,他站了起来,会场响起长时间的掌声。我向主席台深情望去,心里想,“这就是党中央副主席呀……”

一九七九年初,中越关系箭在弦上,战争马上爆发。北疆部队进入紧急战备状态,时刻准备应付苏修的突然袭击,形势是一触即发。正在这时,李德生司令员来到了一线防御阵地大兴安岭,直升飞机直接降落在了阵地上。事先接到通知,李司令员到我团吃午饭,团长感到天气太冷,在这深山里又没有什么好吃的,就让后勤处的同志拿面粉,到屯子老百姓那里换了两只狗,做了一大盆狗肉。

当时我在团里当报道干事,特别留心新闻素材,我看到李司令员一行到了团机关食堂,门上棉帘一掀,雾气一下子从屋里冲出来,就一直没有离开。后来,炊事员出来了,我问怎么样?炊事员说,李司令员没有吃狗肉,团长受批评了,说是打扰群众。饭后,忽然想起紧急集合号,李司令员在师长王少伯的陪同下,看望团机关干部,并合影留念。

我在队列里离李司令员非常近。战事逼人,寒风刺骨,团机关在深山沟里,团俱乐部后面是一个大烟囱,前面是一个不大的操场。在操场上,李德生司令员与我们留下了难忘的瞬间。这是我与李德生司令员的第一次合影。

一九八四年的一天,李德生司令员来到了著名的鹤乡白城市,这时我已经调到白城守备区政治部任新闻干事。李司令员到了白城守备区,在司令员邵宝殿、政委梁锡东的陪同下,看望大家,在守备区机关楼前面与全体机关干部合影。由于人比较多,我们后面的站在桌子上。

当时,消息灵通人士已经有小道消息,说要裁军。后来传说涉及守备区,守备区首长开会辟谣。再后来就说留红(赤峰)还是留白(白城)。到后来,就确定白城守备区要撤消了。

在传达白城守备区要撤消的会议上,大家都非常激动。那是在守备区礼堂里,司令员邵宝殿热泪盈眶,他的讲话我记忆犹新,令人激动和无奈。后来演的非常红火的电视剧《军歌嘹亮》和《激情燃烧的岁月》,很多都是白城守备区的故事,并且是我亲身经历的事。特别是电视剧《军歌嘹亮》里的白山守备区,简直是对白城守备区呼之欲出了,就是对白城守备区当时实际状态的艺术再现。

微信图片_20200725154629.jpg

1983年,李德生司令(右二)在邵宝殿司令(右一)陪同下,视察白城守备区。

03

一九八五年七月, 李德生司令员又到了白城,看望即将撤消的白城守备区全军将士和驻地各族干部群众。白城守备区司令员邵宝殿安排我随从视察北疆部队,登上了李德生司令员的专列,进行了历时半个多月的视察行程。

在随同李德生司令员视察边防的日日夜夜里,到处是官兵团结、军民团结的动人场面。在大兴安岭林海博克图,李司令员来到守备五师,向全体官兵致意。在国门满洲里,李司令员拿起望远镜细细了望。在达莱湖和扎龙自然保护区,李司令员深情地望着北疆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在科尔沁草原,李司令员看望了守备三师和守备六师指战员,来到了哨所,来到了长年不断白毛风和黑毛风的吐列毛都风沙大坂。

在科尔沁草原深处,有一个军民共建点,是沈阳军区军民共建先进单位,这里的蒙古族老人在战争年代为解放军骑兵部队精心雕刻的马鞍,至今保存在北京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李司令员不顾连续几天的沿途颠簸,来到了小屯子。

蒙古族群众听说李司令员来了,穿上节日的盛装,潮水般涌向大队部,人人都想与李司令员和邵司令员说几句心里话。两位将军坐在牧民的炕头上,详细了解各种情况。在临时搭起的帐篷旁,牧民们用牛粪燃起了篝火,拉起了悠扬的马头琴,李司令员和邵司令员与各族难舍难分。在离开小屯子的时候,一位蒙古族老人用罐头玻璃瓶,给李德生司令员盛了一瓶酥油,要李司令员带到北京,献给伟大和亲爱的党。

后来我才了解到,这年五月,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万。六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李德生出任国防大学政委,他主持召开了新老同志座谈会,集体交接班,并在军区召开了军区党委六届六次扩大会议,作了告别工作十二年之久的沈阳军区的最后一次讲话。这次的白城守备区之行,是他向边防守备部队的告别,也是对即将撤消的白城守备区全军将士的关心和厚爱。

微信图片_20200725154739.jpg

1983年,李德生司令员(左三)在邵宝殿司令员(右一)陪同下,视察扎龙自然保护区。吴广浩摄影

04

邵宝殿司令员1930年12月出生,1946年11月参加革命工作,1947年1月入伍。他先后参加了三下江南作战、1947年秋冬季攻势、辽沈战斗、平津战役、渡江战役、衡宝战役、滇南战役、抗美援朝等战役战斗。

战争年代他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曾经两次负伤,立战斗一大功两次,工作一大功一次,抗美援朝时期立三等功一次,荣获朝鲜人民军军功章章,中华人民共和国解放奖章、勇敢奖章、艰苦奋斗奖章、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功勋荣誉章,建国七十周年纪念章和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纪念章。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一九八四年,在跟随将军采访中,我学到许多东西,受到了锻炼,首长很满意,邵宝殿司令员让老伴儿通知我,准备调我去大连警备区,可是我想转业。每每想起,心里感到愧疚。同时,卲司令员让我写一篇军民关系的文章,因为部队变动,我也没有完成,真是遗憾终生啊!

微信图片_20200725154839.jpg

1983年,李德生司令员在白城守备区党委会议室看《内蒙古日报》刊登的吴广浩采写的文章

05

转业到开封市后,一九九一年八月,为了宣传河南省部队转业干部再立新功的模范事迹,我和有关同志主编了报告文学集《战斗在第二战场》,这是建国后全省第一本反映转业干部模范事迹的专集,长达四十多万字,省市领导非常重视。

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我又见到了李德生司令员。正在病中住院的李德生将军,听说我们从河南专程来,想让他写题词,他愉快的答应了,边往写字台走边说:“我写不好。”我把椅子在写字台前给老首长放好,李德生将军挥笔而就,写下了“发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功立业”的题词。然后笑着说:“行不行,不行我再写。”我们的万千敬意油然而生。

一九九五年四月七日,我和有关同志正在通许县公路局采访,准备写长篇报告文学《她的路》,忽然接到市里电话,要我火速赶回。下午三时四十分,一辆中型客车驶入开封市北土街,在刘少奇同志逝世处缓缓停下。年已七十九岁高龄的李德生将军偕夫人曹云莲,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下车来,进入陈列馆。他身着深灰色中山装,脚穿黑色皮鞋,精神饱满,气度轩昂,英雄豪气不减当年。

李德生将军仔细地观看刘少奇同志在不同革命历史时期的照片,听讲解员认真地介绍。在陈列馆“烽火年代进中原”处,当讲解员介绍刘少奇当年在八路军办事处时,李将军自言自语地 “啊,这是八路军办事处。”走向天井院的路上,李将军关切地 “少奇同志在这里时,这里是什么单位?”工作人员回答:“是市政府。”

在刘少奇同志生前病床前,李德生将军深情地望着那雪白的床单和枕头,听着工作人员的讲解,眼中闪着泪花,心情非常激动。到大厅内悬挂的刘少奇同志的大幅照片下,李德生将军与家属和随行人员深情地三鞠躬。

休息室里,那两个条幅非常醒目地挂在墙壁上,上面分别书写着 “丰碑”、“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李德生将军看着赞同地点点头。工作人员邀请李德生将军为《刘少奇在开封陈列馆》题词,他谦逊地说:“ 手晃,写不好。”说罢,他接过毛笔思考着,片刻,伏下身来在题词册上凝重地写下了“少奇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一行字。

在李德生将军稍暇之际,我把在部队期间几次为李德生将军拍摄的戎装的照片,以及有李将军题词由我和魏开汉主编的报告文学集《战斗在第二场》,交给了李德生将军。李德生将军拿在手里,看了又看,握着我的手拉我到身边,用浓重的河南新县口音对随行人员说:“来,给我们照张相吧。” 告别时,李德生将军热情地同各级领导和工作人员一一握手,同我握手时意味深长地说:“老乡啊”。

微信图片_20200725155007.jpg

1983年,李德生司令员、邵宝殿司令员等在白城守备区党委会议室开会。

06

后来,我把这些故事写在了网络上,有一个“兵哥哥”留言,“我是邵小兵,卲司令员是我父亲,看到你发的照片,我家也有,可能都是你照的。我在北京,有空来玩。”

2011年5月8日15时20分,中国共产党第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军委原委员,总政治部原主任,北京军区原司令员,沈阳军区原司令员,国防大学原政治委员李德生同志,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

于2020年7月21日4时35分,原沈阳军区白城守备区司令员邵宝殿同志,因病在哈尔滨逝世,享年90岁。疫情期间,家属尊重老首长生前遗愿,丧事从简,不举行告别仪式。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向黑龙江省军区发出唁电,对邵宝殿将军表示沉痛哀悼,对家属表示亲切慰问,对其光辉的一生,给予崇高的评价。

如今,李德生和邵宝殿将军离我们远去了,我们这些跟着他当过兵的人,心里有无限的思念和缅怀,这是一份融化在血液里的深情,我们是他带的兵。

微信图片_20200725155017.jpg

1985年,这是白城守备区撤销司政后机关干部最后一次出操。吴广浩摄影


2020年7月22日写于开封市金康苑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