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3)父亲陈光的军事生涯

  • 时间:   2020-07-30      
  • 作者:   陈晓光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51

抗日民族英雄

1937年8月,红1军团改编为八路军(后第18集团军)115师第343旅,陈光任旅长,辖685(原红2)686(原红4)

图片27.png

八路军115师343旅旅长陈光

图片28.png

第115师的周昆、林彪、陈光、聂荣臻 

8月底,第115师渡过黄河向抗日前线开进。为支援友军内长城作战,925日在平型关歼日军精锐第5师团一个后尾联队1000余人,缴获大量战利品,史称“平型关大捷”。陈光参与指挥了整个战斗过程,战前侦察,地域选择,部队配置,为慎重初战,陈光亲率参谋在灵丘城外设监视哨,敌军出动后,通知部队进入阵地,战斗打响后的临机处置,直到打扫战场。战斗虽然只打了一天,陈光却几天几夜没合眼。

11月初,为掩护友军从娘子关撤退,陈光又率343旅在昔阳县广阳设伏,歼日军辎重部队1000余人,缴获大量战利品。

图片29.png

陈光在广阳前线(持望远镜者)

太原失陷后,115师奉命进军晋西南。19382月底,日军一部占领临汾、直接威胁陕甘宁边区。毛泽东致电要求115师相机消灭该敌。在此关键时刻,林彪被友军误伤,八路军集总争求林意见,林彪再次委托陈光代理其职。

林彪曾评价陈光指挥作战,接敌时对敌情判断准确,决心正确,战斗打响后意志顽强。

集总正式任命陈光代理115师师长。陈光临危受命,不负重托,指挥343旅于大宁以东之罗曲、午城、井沟的公路两侧,以埋伏、夜战、分割围歼等战术,先打敌辎重,再围歼其主力,歼日军第20师团一部1000余人,烧毁汽车79辆,缴获丰厚。

9月,日军第108师团再次西犯。陈光乃以放过主力、截断辎重,待敌回撤时聚歼的办法,在汾离公路的薛公岭、油坊坪、王家池三战三捷,歼日军旅团长以下1200余人。“午城井沟战斗”和“汾离公路三战三捷”粉碎日军西渡黄河的企图,保卫了党中央和陕甘宁边区。

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115师主力奉命分批挺进山东敌后,陈光罗荣桓率师直、686团、抗大一分校等部进入泰西地区。19393月部队进入泰西后,经过樊坝等战斗,扫除敌伪据点,发动群众,培训地方武装,扩大主力部队。日军驻山东主官尾高龟藏得知这正是来自山西的八路军主力时,亲自指挥,集结重兵发动九路围攻,企图聚歼第115师主力。

1939年511日,日军在泰西肥城安临站的陆房地区对115师主力形成合围。115师师直属机关是原红1军团的老底子,罗荣桓又不在师部,稍有闪失,无法向中央交待,陈光深感责任重大。陈光将部队收缩到陆房方圆十数里的山间盆地,凭险据守,待机突围。经终日激战,夜间成功突围,保存了我军精华。突围时,重伤员被疏散到老乡家中。第二天,日军疯狂报复,烧毁民房数以百汁,杀害村民126人。陆房人民宁可家园被毁,亲人罹难,也要保护八路军伤员。当着搜剿的日军,乡亲们把伤员认作自己的兄弟,有的大嫂把伤员认作丈夫,6位老大娘把伤员认作儿子。78名伤员除5人伤重牺牲,其余均伤愈归队。该役毙伤日军1300余人,我军伤亡300余人。陆房突围的胜利得到蒋介石的通令嘉奖,成为我军在政治上的又一大胜利。

依据《解放军战史》资料统计,抗战中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一战歼日军千人以上的战斗有八次,其中陈光参与指挥了“平型关”,指挥了“广阳”、“午城井沟”、“分离公路”和“陆房战斗”等五个战斗。陈光堪称抗日民族英雄。

有一个历史的巧合。就在陆房突围的当晚,远在延安的陕北公学礼堂内正在举行纪念鲁艺成立周年的晚会,毛主席等中央领导正观看冼星海亲自指挥的《黄河大合唱》。《黄河大合唱》不愧为抗日战争的号角,其中最强音是大合唱《保卫黄河》,殊不知它正是抗战中那一段真实历史的写照。 

《黄河大合唱》词作者光未然(张光年),1938年秋冬率领“抗敌演剧第三队”由晋西奔赴陕北,途经汾离公路的战场,一路耳濡目染,心潮澎湃,创作了《黄河诗章》。在延安,遇到了作曲家冼星海。冼星海早年留学法国,抗战暴发后回国,在西安受到周恩来邀请来到延安。当他看到光未然的诗,两人一拍即合,仅六个日夜写出了不朽的《黄河大合唱》。今天,一曲钢琴协奏曲《黄河》已跻身世界音乐殿堂,成为当今中华民族复兴的符号。

而在正面战场上,蒋介石为迟滞日军进攻,置民生于不顾,炸开了黄河花园口大堤,黄河南溢,夺淮入海,造成了豫皖苏3省44县5.4万平方公里的黄泛区,死亡人口达89万人。更甚者,灾难后患无穷,其影响直到建国后才逐渐缓解。

陆房突围后,按集总指示,115师以营为单位分散,师直到梁山县一带驻扎。8月1日,趁日军长田大队孤军深入之机,陈光率师直特务营和686团3营各两个连,在梁山县独山庄,全歼长田大队。长田敏江少佐是日本天皇皇亲,所辖大队属日军精税,且加强了一个炮兵小队,带了三门炮。长田骄横跋扈,率队长驱直入。陈光派小股部队不断袭扰疲惫日军,将敌诱至独山庄,夜间发起突袭,将敌分割包围歼灭。《解放军战史》点评此战,“创造了在兵力相当、装备处于劣势条件下,全歼日军一个大队的模范战例。”

“陆房战斗”、“梁山战斗”和“泰西反‘扫荡’”的胜利极大地振奋了当地抗日军民。仅梁山和东平湖畔就有3000多青年争相参军,七个县几十个乡建立抗日民主政府和党团组织。

“梁山战斗”后,日军专门印发了《陈光部作战研究》,下发到基层。表明陈光作战的独特风格给日军打击之沉重。

115师抗战前三年的作战,由于敌我装备训练的差异,陈光总能扬长避短:敌作战部队战斗力强,应尽量避开,专打其补给部队;敌阵地战火力强,协同训练好,就尽量避免,利用有利地形伏击打行进中之敌;特别是夜战,红军时期陈光即善长夜战,夜战能避敌火力和协同的优势,利于我军分割穿插围歼,被合围时也便于突围。而这些作战原则陈光又往往根据具体情况灵活地结合使用,在前述战例中得到充分体现。故令日军不得不认真“研究”。

胜利捷报传到延安,由公木作词、郑律成作曲的《八路军大合唱》又创作演出。其中,《八路军进行曲》歌词稍作调整,即今天的《解放军军歌》,《八路军军歌》的歌词正是这支部队光荣历史的写照!

10月,陈罗奉命率部南下,发起了郯码战役、白彦战役,开辟了以抱犊崮(今枣庄市山亭区)为中心的鲁南根据地。1940年秋召开了山东分局和115师高干的“桃峪会议”。会后,115师部队先后整编为7个教导旅,部队发展到7万人。

新兵大量增加,部队建设成了大事。师部秘书记录了他那段时间的生活状态,除了作战,陈光总不在师部,老往连队跑,指导部队作战训练,开展射击、投弹、刺杀和土工作业等基本训练。

自1941初蒋介石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起到1942年底的两年中,是整个抗战中最艰苦的两年。

1941年初“皖南事变”后,按中央指示,将教1、教5两旅划归新4军建制。为加强与新四军的联系,115师又发起“青口”战役,开辟了滨海根据地。7月,鲁西区并入冀鲁豫区,将教3、教4、教7三个旅划归晋冀鲁豫根据地,也就是后来杨苏兵团的前身。后教5旅归建115师,总体上看仍是将主力的七分之四支援了华东和晋冀鲁豫两战略区。这种规模的支援为五大战略区相互支援中所仅见,也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对华北华东抗战的最大支援。

长期紧张的作战生活,使陈光健康每况愈下,政委罗荣桓安排陈光休养,休养期间陈光还参与指挥了沂蒙山反‘扫荡’。

1942年底,为巩固滨海根据地,根据“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彻底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挑衅。115师发起第三次甲子山反顽战役。一举剪除顽军孙焕彩部这颗毒瘤。值得一提的是,陈光在战前训练中,已经开始了加强土工作业与黄色炸药(TNT)使用等攻坚战术的训练。

1943年春,国际反法西斯战争形势根本扭转。陈光奉命回延安,准备参加“七大”,经近大半年时间,于冬季到达延安。在延安一边休养身体,一边参加党校学习。并以山东代表团副团长和“七大”代表资格审查委员的资格参加了“七大”。

图片30.png

七大开幕时,陈光在礼堂门口迎接毛泽东。

毛泽东在罗荣桓逝世时曾评价山东抗日根据地的历史功绩,“……山东把所有的战略点线都抢占和包围了。只有山东全省是我们完整的、最重要的战略基地。北上东北、南下江南,都主要依靠山东。”作为军事主官的陈光,历经了其最艰苦的四年,功不可没。

觧放战争中

抗战胜利后,国内形势波谲云诡。东北经日本14年经营,经济基础雄厚,成为国共两党必争之要地。中央集中了山东苏北原115师主力近10万人,配以坚强党的领导抢占东北。同样,蒋介石借美国的军舰将其精锐缅甸远征军,直接运至山海关、葫芦岛登陆。

初期,林彪负责在山海关的一线指挥,陈光负责在黑山大虎山的二线指挥。当时客观条件差,林彪认为不具备作战能力,主张避战;而中央从国际背景考虑,为争得有利谈判地位主张尽量御敌。林彪受命保卫四平,对于中央令其攻占长春则回复“无甚大把握”。

陈光依据东北局意见,组织山东7师及东满军区部队进攻长春。战前趁苏军未撤离时,为侦查敌守军布防,陈光还戏剧性地演绎了一场“秀伤疤”的趣事。由于语言不通,我军又无军衔,派去交涉的干部,苏军少校不“买账”,陈光亲自去交涉,只是问明对方也曾负过伤,就脱去外衣展示伤疤,使少校肃然起敬,积极配合。他们得以换上苏军服装,乘吉普车巡视,搞清了守敌部署。苏军一撤,我军分三个方向,经四天激战攻占长春。战斗中,陈光命人修复的两辆日军坦克,由日军俘虏驾驶,参与作战,开创了我军首次使用坦克攻坚的战例。此后,陈光将长春缴获的大量装备物资运往四平,成为四平保卫战的可靠后方。

四平失利,长春被弃守后,蒋介石亲到东北部署,命令在停战当天占领新站、拉法。陈光得知后很着急,新站拉法一丢,沟通东满与北满粮食能源的铁路运输中断,两地必将因无法过冬而被迫放弃,东北局甚至已作撤往中苏边界的最坏准备。陈光赶到前线,组织山东主力1师2师夜袭拉法,得手后围歼新战之敌。“一打长春”和“新站拉法”战斗的胜利是“四平会战”一首一尾的两仗,虽未改变会战结果,但攻占长春有效支援了四平保卫战,消耗了敌军;而夺取新站拉法则稳定了溃退局面,对后来的反攻起到大大推进前沿的作用,开创了 “打没有命令的胜仗”和“积极的机断专行”的典范,后为林彪总结进我们部队所倡导的战斗作风中。

东北停战后,部队休整,剿匪,发动群众土改,巩固后方。主力部队整编。第一批组建的1、2、3、4、6五个纵队其中1、2、6纵队在北满,3、4纵队在南满,有一种说法,1纵、6纵是对着国民党的新1军、新6军。陈光被任命为6纵(43军前身)司令员。

不知从何时,林彪对陈光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当陈光率6纵准备南下松花江过江侦察时,林借口有敌情,直接调走所有作战部队,把陈“凉”在了南岸,若真有敌情,后果难料。—气之下,陈光卧床不起,离开了6纵。后来林彪对人说,“有他(指陈光)无我,有我无他”。从两次“委托代理”到“有他无我,有我无他”,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至今未见档案披露和知情人口述的线索。陈光还蒙在鼓里,至少,陈光到四平送装备与补给时,还是高高兴兴的。

离开6纵后,陈光任松江军区司令员兼哈尔滨警备司令,主要负责哈尔滨警备和组织训练后备兵援,同时教育改造了大批俘虏士兵。还是在红军时代,编练新兵就是陈光特长。

辽沈战役前,1948年6月陈光被任命为第1前指(12兵团前身)副司令员兼“围长指挥部”司令员,负责对长春的围困。陈光回到前线,工作性质重点是敌工情报工作。陈光摸清了守军兵力情况,搞到了长春地下排水系统的图纸,並找到原总工程师,还派员找回了杨靖宇和陈翰章烈士的头颅。陈光仅保留四五个独立师的围困部队,尽可能将主力部队投入主攻锦州前线。10日14日主攻锦州打响后,几乎同时长春守敌派代表出城洽谈投降事宜。长春守军的起义被毛泽东称为“合乎我们理想的解决”。

辽沈战役后,东北野战军改编为第四野战军,陈光被任命为副参谋长。广州解放后,1950年初,陈光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司令员,这是他最后的任职。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