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黄彩环:古大存在小桑

  • 时间:   2020-07-30      
  • 作者:   黄彩环      
  • 来源:   中华魂网 胡山     
  • 浏览人数:  212

00000.jpg

梅县区水车镇小桑,原是梅南区的小桑乡,乡内有4个村(坑尾村、小桑村、新湖村和双湖村)。小桑地处九龙嶂顶(1013m高)的西侧,约50平方公里的山中盆地,有6000亩良田、5万亩山林,15公里长的小桑河两岸住着5000多居民。土地革命战争时,这里是九龙嶂革命根据地人、财、物的保障基地。1927年4.12蒋介石背叛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梅城工人暴动失败后,中共梅县县委机关退入梅南山区,夏天,中共梅县县委和共青团地委郭潛和肖向荣来到这里办公,建立了"小桑党团支部″,组织、宣传、输送了革命青年参加红军85人,参战人员達160多人。在九龙嶂起义创建“广东工农革命军(东路)第十团二中队就驻扎在小桑九龙嶂半山的牛埂畲。这里曾有红军兵工厂6个、红军医院2座(含分院)。1928年4月"扎田事件″以后梅县县委再次来到这里办公(杨玉祥回忆录)。丰顺县委书记黎凤翔家的大宅于2月被国民党烧毁后,全家老幼近十口人转入九龙嶂大山中,辗转来到坑尾村湖顶上的罗声华家。此时黎凤翔兼任红十团的军委委员,团长古大存经常来小桑与黎凤翔研究军事工作,据黎凤翔之女黎秀珍(注:黎凤翔离开坑尾后,全家基本殉难或失踪于此地,罗声华也被杀,二岁女儿黎秀珍由罗福昌藏在山中而幸存)说:我养父常讲,“古大存常到我家,与我父亲睡在一个床上,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经常讲到天亮。”

1928年6月,五县暴委书记古大存指挥的有名的畲坑暴动,以红十团的主力,他们就是邓子龙率领的八中队(柑子窩)和二中队(牛埂畲)的队伍,经小桑大洋厨出发到畲坑。1929年秋天,在九龙嶂成立了七县联委,古大存任书记,黎凤翔为兼军委委员,10月初(农历),在坑尾湖顶上召开第二次会议时,古大存再次来到小桑,参加会议的兴宁刘光夏夫人蓝亚敏还在来小桑开会的途中在大洋厨附近生下了刘小光,“是小桑人民.救了他”(兴宁水口刘小光夫人廖小梅语)。

3.jpg

1929年11月官塘战役,古大存率领的东江红军指挥部和红军46、47团,十九大队和特务大队都驻扎在小桑赤湖岭和坑尾村,联合梅南赤卫队,以千多人的强大阵势一举消灭驻守官塘的国军特务营,击毙营长张齐光。这期间古大存、李明光、李斌和叶明章都在小桑。

1931年党内极左分子以执行严打AB团分子为名,杀害了至少3、4百干部战士,包括红十一军政委吴炳泰。红十一军被撤消,军长古大存被处分降到陆惠县任书记。1932年古大存回大南山重新组建东江红军游击队,和丰梅游击队协同作战在五、丰、梅边的大山中。由于敌人加大围剿力度,红军开展反围剿的斗争十分艰苦,红46团副团长邓子龙牺牲了,丰梅县委书记黎果、胡坚牺牲了,丰梅游击队队长黎通牺牲了、邓彩萍叛变出卖了胡坚,共青县委书记黎当(黎凤翔之长子)牺牲了,4000多人的红军队伍至1934年只剩下红军200人、机关100人了。东特书记李崇三和古大存决定把他们分为十六个小队分散在大山之中,意为保存实力。1935年5月古大存以东特保卫局的身份带了十七人辗转来到桐梓洋,找到丰梅游击队的20多人。他们一起战斗,古大存认识了曾史文并结为终身伴侣。(曾史文回忆录)

5.jpg

古大存故居

桐梓洋是穷乡避壤的小山村,群众生活非常艰苦,无法解决几十号红军的久住的问题。在《古大存传》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

桐梓洋的情况越来越恶劣,国民党军队不断来骚扰,……放火烧屋,残杀无辜,……群众不敢接近游击队,一些动摇分子向敌人自新……”

战士的生活越来越艰苦,因为筹不到粮,常常饿肚子,有时只能摘野菜充饥。野菜吃得多了,有人腿脚浮肿。

就在这个时候,偏偏他头上后脑勺长起一个大毒痈(顽疾复发),脓血胀压得他头昏脑涨,痛得他浑身冒汗。他躺在床上不能行动,多亏曾史文在身边…照顾得非周到。”

一些人打报告说:炳哥(古大存化名),……这样下去,我们吃不消,不干了,回家种田去……”最后剩下20多人,古大存认为“这些都是革命的精华,一定要把这支队伍带好。他决定立即离开桐梓洋,把队伍拉上九龙嶂。

九龙嶂在桐梓洋的北面,直线距离约15公里,途径高山上的叶田、大洋厨和梅子头。

梅子头在水车镇小桑河的源头,坑尾村后5公里的大山中,原为卜姓村庄,附近有三个居民点,除大洋厨外,小路3里外是九龙嶂的牛埂畲;10里外是坑尾内村,村里约有500多人,这里有红军联络站、红军医院和红军兵工�五个。大革命进入低潮期,以上这些居民点大屋全被国民党烧光,杀了近百人,除坑尾内村外,山上基本无人居住。古大存曾在坑尾村开过七县联委会,丰梅游击队战士常这里活动,认为这里是最佳选址。古大存的队伍在梅子头搭起了4个茅寮(后被称为红军寮),有一个形同牛鼻忽的岩洞,正好可住古大存和曾史文。坑尾村当头屋红军联络站的罗鼎荣、罗玉华在梅子头旁边有香粉厂和林地,还是当年红军炸药炭粉�和草鞋厂负责人,他们每天都要出入山中,站上有罗鼎连负责后勤保障,条件非常好。老苏区的群众觉悟高,保密安全可靠,解决了游击队的生活和治病问题,他们把途中受伤的江炳顺送到小桑南兴寺治疗,以后江炳顺手残了,留在寺里当和尚,开避了红色南兴寺的红军联络点。解放后,1951年8月作为“南方老根据地访问团粤东分团”的团长古大存领导下的第二分队,由第三组组长王立朝、叶明章带领,首站就来到水尾村和小桑坑尾村。古大存委托王立朝探望南兴寺和尚江炳顺,指示他退休回老家五华郭田区,退休待遇每月大米30斤。(《小桑映红天》p87

《古大存传》中说,古大存的毒痈还没有好,上了九龙嶂曾史文仍跟隨在他身边,悉心照顾他。

古大存的毒痈在曾史文悉心照料下,脓肿己慢慢消退了。他又想起了李崇三他们。他派了几批人去找,都无音讯,他决定自己去跑一趟。他带警卫员曾化装成商人出发了……他“先到陆惠,再经普宁,只是在农民的口中得知李崇三在云落被敌人逮捕叛变,親自带敌到各山头诱骗游击队下山,十几个小分队被消灭。古大存听得肺都快要炸了。……他不敢多逗留,同曾桂匆匆赶回九龙嶂”(《古大存传》p214

据双湖村老人说,古大存在出发时,途经小桑水头上,被团防头子发现跟踪,古大存操小路先到南兴寺,曾桂下山去把敌人引开,古大存迅速向江炳顺要了一件袈裟,化妆成和尚,口唸南無阿尔佗佛而躲过一难。

坑尾村的老人都听上辈人讲过,古大存住梅子头时,经常晚上出来坑尾村塘尾坪大石禾坪演讲,讲革命故事,还给罗南海的武术队员授练功夫。村尾山门口楊墓前的黄松发家(未评的堡垒户)正是他们傍晚出山的落脚点。

据《喋血东江》和《古大存在五华》书中都讲古大存在上九龙嶂时,在九龙嶂的大山上被围困,化妆成‘砍柴佬’而骗过了敌人。”(P106

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必须要找到党组织,以为闽西有上级组织在,应该往那里靠拢。冬天又到了,古大存了解冬天的九龙嶂,必须赶快离开梅子头,向南转移,他们又来到桐梓洋,12月了。“这年冬天山区的天气特别冷,北风凄凄,寒气袭人,古大存率领着20多名游击队员冒着寒风,踏着如墨的夜色,离开九龙嶂,经桐梓洋、潘田、黄金墟,向大埔转移去了。”

2.png

【人物简介】古大存(1897—1966),广东省五华县人,早年就读于广东公立法政专门学校。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第一、二次东征,参与创建东江革命根据地和东江红军,是东江革命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之一,先后担任中共东江特委委员、常委、军委书记、东江苏维埃政府副委员长、东江红军总指挥、红十一军军长兼代政委;抗日战争期间被任命为广东省委常委兼统战部长;并当选为中共七大南方代表团团长兼党支部书记,于1940年12月16日率部抵达延安,担任中央党校第一部学生党支部书记、部主任,参加整风运动。1945年,出席中共七大,当选为中央后补委员。抗战胜利后,先后担任晋察冀中央局委员兼党校校长、中共中央西满分局常委兼秘书长、土改工作团团长、东北局委员兼组织部副部长、东北行政委员会交通部长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担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委员、常委、统战部长、副书记,中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处副书记、书记,广东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兼民政厅长,全国人大常委会、省正法委员会和老根据地建设委员会主任、省政协副主席等职1957年后,古大存被蒙冤“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头子”,身心健康备受摧残,1966年病逝;1983年平反昭雪。古大存同志是中共七大,中共八大的中央候补委员。

0.jpg

北京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研究会

山东抗日根据地,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坚持华北抗战的四大根据地之一,包括津浦路以东的山东大部地区和江苏、安徽、河南三省边界部分地区,面积超过12.5万平方公里,为抗战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北京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研究会是由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主办,北京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管,于2007年成立,并创办《齐鲁烽火》会刊。

研究会宗旨:坚持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全面收集整理八路军山东抗日根据地历史资料,深入研究总结历史经验,全面宣传英勇斗争历史,继承和弘扬我党我军光荣传统,以史资政,以史育人,为新时期构建和谐社会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服务。

名誉会长:原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

首任会长:罗荣桓元帅后人罗东进

现任会长:陈士榘上将后人陈人康

青年部长:

青年部誓词:努力工作,奋发进取,承前启后,开拓创新,发扬光荣传统,牢记初心使命,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忠诚,干净,担当,励精图治,为民族复兴,为人民幸福,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