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
    • 七一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邀请陈昌后人讲解信仰的力量

  • 时间:   2020-08-01      
  • 作者:   孙铭、林汉京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4972

IMG_8509.JPG

在八一军旗升起的地方,在第93个建军节的喜庆日子里,21位八一将士终于上了八一将士名录墙了。其中就有贾佐(党内代号陈昌),他是21位八一将士之一!

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对陈昌的介绍如下:

贾佐(1907-1960)四川仪陇人,又名陈昌、贾希一等。1924年考入川军第六师“军官讲习所”的学生队。1926年参加北伐。1927年任贺龙的上尉侍从副官,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时任“贺龙手枪队”队长,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广东梅县苏维埃政府赤卫队总队长。1931年入上海中央特科,开始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曾遭错捕,后平反,恢复党籍。曾在重庆狮子滩水电站工作。

IMG_8644.JPG

陈昌的儿子陈龙狮代表姐姐陈世英,向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捐赠的几十件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退回的原始档案扫描件、复印件和相关出版物。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王小玲馆长也向陈龙狮赠予《捐赠证书》。 

2020年8月1日,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邀请了陈昌的儿子、京城军挎记者陈龙狮来到八一纪念馆,为南昌市的青少年和南昌警备区的解放军战士,以及部分热情的中外观众,讲了一场新时期的故事《信仰的力量》。

 IMG_8549.JPG

IMG_8684.JPG

IMG_8583.JPG

IMG_8588.JPG 

      

 

各位领导、嘉宾同学们:大家好!

感谢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我父亲贾佐等同志隆重举行《八一起义参加者名录》补刻暨“上墙仪式”,更感谢让我为同学们讲述我父亲的故事。我今天就讲信仰的力量

父亲离开我时,我才两岁多。的有关信息相知甚少,但母亲告诉我他最后的“遗言”一直铭记于心,指引我的人生

1960年1月25日深夜,在父亲弥留之际,母亲何妨带着我姐陈世英、哥陈伟光和我来到父亲的床边,父亲断断续续地对母亲说:我这次不行了。要相信党,我的问题一定会解决,我一定能回到党的怀抱!你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们养大,让他们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从此父亲离开了我们!试想,一位即将去世的人,想到的竟然是:如何回到党的怀抱?如何要求孩子们跟党走?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父亲参加八一起义时刚满20岁,就担起义主力部队20军军长贺龙的上尉侍从副官兼任贺龙手枪队队长。同学们会问,他这么年轻就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手枪队又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和作用

手枪队就是以手枪为主要武器的部队。这里所指的手枪其实就是驳壳枪,这种枪是由德国毛瑟军工厂于1896年设计的比如八一起义中的朱德元帅就使用一只驳壳枪,有关的影视作品如《亮剑》中的李云龙,等等……但是,这款武器在其它国家没有这么高的知名度。在实战中,中国人发现驳壳枪最适用的射击方法,即持枪水平甩射,枪身上下跳动演变成左右摆动,增加了驳壳枪在战斗中的中率,这样驳壳枪立刻就变身为一款便于近战的突击武器。以驳壳枪为武器的都是精锐部队,习惯上被称为手枪队。

当时父亲虽然年轻,但已有2年多的军人生涯,他有武术忠诚勇敢双手开枪,自然受到的贺龙军长的器重。根据研究得知,八一起义有三点创作了奇迹:没有大型战斗就取得八一起义胜利、所有的团以上警卫对象都没有被捕牺牲、朱德将八一的队伍带到了井冈山实现了朱毛会师,前两点都与手枪队有关,是他们把敌人控制在营区、因为他们有了强悍的警卫力量而保证了警卫对象的安全,这就是手枪队的作用。

父亲在八一起义中最后一次执行任务是护送谭平山转移至香港,任务完成后就将手枪队移交给前敌军委会警卫营长李鸣珂同志。

八一起义部队失散后,父亲深受教育启发,他许下终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誓言。在192712月,他由八一起义的战友尹仁杰同志介绍在武昌中山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他参与发动宝石寨起义,参与红11军部队的建设。1931年调入上海中央特科,在党旗下郑重宣誓做《无名英雄》,开始为时21年在隐蔽战线的特工生涯。

因为地下工作的环境残酷、复杂,时刻面临组织的考验,组织关系也断断续续,异常困难。这让父亲非常苦恼。他不止一次向直线领导人要求:我要回到延安党校学习,愿意经过组织甄别后,重新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再派到战场上与敌人真刀真枪地干。

父亲的最后一位地下工作领导人中央一位领导曾语重心长地开导父亲说:你有多年潜伏斗争的经验,有很好的掩蔽条件,如果就这样离开党的损失太大。党需要你,请你继续战斗在敌人心脏!你要相信只要找到你原来的直接领导人,就会核实并恢复你的党籍。现在,你跟我干,因我被捕的可能性很小你组织关系就不容易失掉。如果万一你再次失掉组织关系,你再到中央找我。父亲凭借对党的忠诚与丰富的对敌斗争经验,坚持在白区继续为党孤军奋战。

同学们都看过电视剧《风筝》吗?该剧讲的是党的地下工作者百折不挠的斗争意志和惊心动魄的斗争事迹,父亲与剧中的主人翁郑耀先的斗争经历非常相似。根据党的需要,他们都是长期打入敌人内部开展情报工作。面对无时不在危险和意想不到的各种考验,父亲需要坚定的革命信念,还需要百倍的谨慎和过人的智慧。

大家可能想不到,父亲利用自己的经验和条件,充当敌方的要员,每月可以得到可观的收入。但他把这些收入全部用“陈昌特工组”活动经费。在他的头脑中,从1927年入党后他的全部都属于党组织,更不要说自己的经济收入了。就这样,父亲凭借信仰的力量,舍小家顾大家,长期坚持在敌营开展谍战斗争,为党获得大量的重要情报。

重庆解放前夕,父亲在营救渣滓洞白公馆难友时不幸暴露了。这时北京早已解放,他完全可以到北京,找当时安排他在隐蔽战线工作的领导为他重新安排工作,那么后的日子就完全不一样了。但是,他知道重庆是国民党的老巢,潜伏着大量的美蒋特务。如果不及时抓捕,这些潜伏敌特就会破坏,或深入隐藏,给新国带来严重隐患。他知道党和人民正需要他这样熟悉敌方情况的同志参加反特剿匪斗争。他便毅然决然地放弃赴京的打算,坚守在山城,直到重庆人民取得反特剿匪斗争的最后胜利。在四年的反特剿匪中,经他们特工组抓捕到的美蒋特务就有上千名。其中在破获“双中案件”时,就一举把“潜伏军”从司令到喽啰一锅端,仅击毙的美蒋特务就有162人。父亲在个人荣辱与党和国家利益面前,毅然选择了后者。这就是一名真正共产党人的信仰的力量

1952年父亲被错捕。出狱后他在老首长的关心下,于1954年12月底被安排在狮子滩水电站工作。父亲并没有消沉,他一边积极的工作,一边坚持完成了《陈昌同志自传》和《陈昌同志革命斗争历史简明表》。1957年12月9日,将自己《请求恢复党籍申请书》等申述材料郑重呈递给上级,并邮寄给毛主席,期盼着回到党的怀抱。在1958年和老战友林向北一起被双双补戴上了“右派”的帽子。最后因积劳成疾,父亲过早地离开了我们。恢复党籍却成为父亲的憾事!

1978年,开始了为一些老同志平反的工作。到1981年中组部为陈昌彻底平反昭雪,恢复了党籍。父亲终于回到党的怀抱!再后来,通过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的领导和专家的不懈努力,父亲参加南昌八一起义的经历得到认证,他的名字终于回到了八一军旗升起的地方,实现了他的生前遗愿。

贾佐(陈昌)的故事讲完了。讲的不好,请大家谅解!

我想同学们也许从演讲的故事中感悟到:我父亲用了24年要求恢复党籍,未果;我妈妈和姐姐用了16年才让父亲到回到党的怀抱,举行了覆盖党旗仪式;我用了12年才让父亲回到军旗升起的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这都是源于信仰的力量

同学们,军旗在飘扬,军号在呼唤,信仰的力量在鼓舞我们。弘扬八一精神,为实现中国梦而努力奋斗一定要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战胜一切艰难险阻,建设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谢谢大家!

                       八一将士后代陈龙狮 2020年8月1日

于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

评论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