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月大图
    • 九月大图2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第六次会员大会
    • 抗击疫情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延安精神3D展馆
    • <
    • >

系列报道16:缅怀爸爸王有轩及他的朋友们

  • 时间:   2020-08-06      
  • 作者:   王 放      
  • 来源:   中华魂网     
  • 浏览人数:  198

我的爸爸王有轩,长期在杨虎城部38军及十七路军(38军前身)从事党的隐蔽战线工作。

爸爸的朋友是一群经历了战火考验的战友,他们生死与共,肝胆相照。虽然由于工作的原因,天各一方,但是彼此牵挂。他们中有许多人都历经了人生中的各种磨难、坎坷,唯战友之情依然如故,就像是陈年的老酒,越久越醇。我是在不断的成长过程中,一步步了解熟悉爸爸的这些战友们的。他们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为新中国的建立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五十年代初期,爸爸的这些战友们正当年富力强,他们或在部队,或在地方,或在国家经济建设的各个不同岗位,大都担任着一定的领导职务,工作起来如鱼得水,非常出色,大家的心情也是愉快的。那个时候,我们家在北京,爸爸的朋友但凡出差、开会,是一定要去看望父亲的。他们在一起谈论着战争年代的往事,谈论着共同的朋友,是那样地亲切,他们开怀大笑,笑声中充满着感染力。这是父辈们用生命换来的友情、亲情,浓郁得令人终生难忘!然而五十年代后期,党内高层个别怀有野心的阴谋者对党的地下工作者极尽污蔑和歧视,爸爸及他的战友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他们中有的人被迫离开领导岗位,有的人被压低或降职,更有甚者被捕蒙冤入狱竟达二十多年。在文化大革命中,爸爸的这些朋友大都被无休止的审查、批判,直至三中全会以后才逐渐得以昭雪平反。即使这样,爸爸的这些朋友也没有失去对信仰、对理想的追求,他们无怨无悔,对党的忠诚痴心不变!

爸爸和妈妈提到最多的就是蒙定军,他们亲切的称他为定军,称他夫人琴岚。在地下工作时期,蒙定军的家永远是同志们最温馨的大家庭,他们的家是党的重要交通站,来往的交通员、过往的重要人物都秘密的住在这里。而活动经费主要靠琴岚阿姨的行医收入维持,接济不上时就将家里稍微值钱的物品拿到当铺里换钱,建农大哥出生时,家里竟然一分钱也没有,只好用结婚时的金戒指换来了钱,请来了助产师。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灾害,自己家人经常吃不饱饭,但老战友的孩子来了,一定会让他们吃饱吃好,绝不会让他们饿肚子。

图片34.png

蒙定军同志1928年参加了旬邑暴动,当时他仅仅是个15岁的少年,就毅然投入到了为劳苦大众求解放的革命洪流中。之后他担任了38军的(中共)工委书记,领导和团结了一批年轻、有作为,把党的事业视为生命的共产党员。在抗日战争时期,他们血战娘子关,在中条山坚守了两年十个月,打退了日本人十一次大的进攻,保卫了潼关,保卫了陕西,他们是驻守在中条山的铁柱子!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他们坚决反对和抵制蒋介石发动的内战,十七师、五十五师相继起义,赵寿山、温鹏久、孔从洲等同志克服了重重困难,胜利回到了解放区。在国民党反动营垒中一片哗然,蒋介石恨得咬牙切齿,派特务暗杀、派飞机轰炸,都于事无补。

爸爸的战友中有许多是钢筋铁骨的汉子,他们在战争年代里不怕流血牺牲;在和平年代里,在左倾的政治运动中也决不畏权势,不说一句假话。宁肯自己被围斗、批判,也不愿陷害自己的同志,他们之间感情之真挚,是同志、战友加兄弟,绝非一般朋友关系所能比。

杨虎城部38军的前身是国民革命军十七路军,它的总指挥是发动了“西安事变”的杨虎城将军,这是一支爱国的部队,国民党部队中唯一存在中共地下工委的部队。杨虎城将军出国前曾郑重地嘱咐道 :“咱们部队的处境,北边是朋友,南边是冤家;北边是光明,南边是陷阱。到了蒋介石压迫我们,使我们部队的存在发生危险时,我们就断然倒向共产党,跟着共产党走。”最终在38军工委蒙定军等同志的领导下,他们出色地完成了杨虎城将军的嘱托。

蒙定军同志是这支部队的灵魂人物,在敌人的营垒中,在国民党特务无孔不入的监视和险恶环境中,蒙定军和战友们与顽固派斗智斗勇,一次次粉碎了敌人企图控制这支抗日部队的阴谋。他善于团结党内党外的同志,对党员同志爱护有加,对同志们的缺点、错误总是善于引导,从不搞极左的批判,从不整人。对党外朋友,只要是爱国的,从不放弃,坚持合作共事。他一生做事低调,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从不争功,这些高贵的品德是成就了党的“统一战线典范”的重要因素。

爸爸有个战友叫陈居莘,当年在38军当营长,就是他在我爸妈1944年战场结婚后,护送妈妈回到了关中。他作战勇猛,双手使枪,是个真正标准的山东汉子。当年蒋介石逼迫军长赵寿山缴出38军共产党员,为了保护地下党组织,38军工委在请示了党中央后决定让陈居莘作出牺牲,因为他有高层背景,便于组织营救(事实上通过各种关系后来也被营救出来),他被送进了国民党西安的劳动营。就是因为这件事,解放后在历次运动中他不断被审查,从矿务局局长的职位上下放到一个煤矿学校去当校长。在文化大革命最乱的时候,我的哥哥来到他家,当他知道我的父亲是王有轩后,非常高兴。那时造反派学生在查抄敌伪劳动营的档案时见到了他的名字,非要定他为叛徒,整天批斗他。陈伯伯告诉哥哥让爸爸放心,他没有问题,没事,决不是叛徒!他风趣地说:“学生造反是瞎胡闹,我什么没见过,打仗都不怕,还怕他们批斗!”

姚杰叔叔(安吴青训班学员)一位烈士的遗孤,他的父亲在渭华起义中牺牲,十四岁的姚杰参加了革命,也是这支部队老战士,解放后,担任了宝鸡军分区的政委,宝鸡市委书记。他对自己和家人近乎苛刻到吝啬的地步,却把节省下来的钱,全部捐给了牺牲了的战友们的孩子。他一年四季,除了冬季穿鞋,平时总穿着自己打的草鞋,他是进城以后我唯一见到过的穿草鞋的将军。2007年,姚杰叔叔去世。他的骨灰全部洒到了中条山,和那些当年牺牲的战友们的灵魂永远的融合在了一起了。

爸爸的正直和善良表现在他从不趋炎附势,而同情弱者。爸爸永远是那些蒙受冤曲,生活坎坷的战友们最可靠最忠诚的朋友。他的战友王钰叔叔和朱曼青伯伯,他们同是安吴青训班第一期的学员,后来在抗日战场上,王钰叔叔和朱曼青伯伯被日本人俘虏,在押送途中他们一起逃出。因为这段历史,解放后不被组织信任,多次受到审查。六十年代初,王钰叔叔被压低安置在宝鸡地区一个小村子里的商店当经理,朱曼青伯伯也从汉中地委书记的位置上撤了下来,在极度的忧郁和烦闷中,不久就因病相继去世了。在那个年代,对这样的人大多数人都是避之不及的,但爸爸没有这样,他始终与他们交往着。他们常到家里来,向爸爸倾诉心中的委屈和烦闷,爸爸也不断安慰着他们,在他们生活困难的时候给予帮助,以至于他们去世后,爸爸还十分关心他们的孩子。

1947年,母亲生哥哥的时候,在宝鸡凤翔,是父亲的老战友杨荫东叔叔送来了鸡蛋、小米、红糖等,并亲自照顾月子中的母亲。解放后杨叔叔每每见到我,总要提起这段往事,并亲切地称呼妈妈为锦凤姐,称呼哥哥为泉泉娃。
    爸爸和李煜立叔叔长期保持着亲密的友谊。李煜立是河北人,本是个青年学生,1943年只身来到河南,投笔从戎来到38军。当时,爸爸在军部人事科当参谋,负责中共地下党员干部的调配和安置。爸爸非常关心这个热血青年,教育他,帮助他。

图片35.png

1946年爸爸离开河南回到关中,李叔叔也来到陕西,找到爸爸。那时,李叔叔只是一个进步青年,爸爸劝他去陕北参加革命,他同意了。还是爸爸为他联系,最后进入边区。去之前,他在我外婆家呆了十几天,外婆为他准备了棉衣棉裤,为此他在解放后多次向外婆表示谢意。李叔叔进入边区后,很快就参加了西北野战军。因为有文化,打仗也勇敢,以后一直跟着许光达将军。抗美援朝时,他在志愿军总部担任许光达将军的军事参谋,还曾经与毛岸英一起工作过。解放后,李叔叔一直在装甲兵司令部工作。1966年,因为想念爸爸,他转业来到西安。在他病重住院时,我用轮椅推着爸爸去看望他,两人在病床前久久地握着手,互相凝视着对方,那情景让我深深地感动着。

杨荫东、刘雪琴(陕西最早的共产党员,烈士刘天章的女儿)、崔一民叔叔,在蒙定军的领导下,战斗在敌人的心脏。当胡宗南进攻延安时,他们为党中央提供了最准确的情报。为此,周恩来副主席代表党中央还奖励了西安军事情报小组四十两黄金。
     刘仁杰,一位陕西的十三省, 牺牲了61年后才被追认为烈士。杨法震、张希文、马勤动、梅生信这些叔叔伯伯,他们已经永远地牺牲在民族解放的战场上。这些就是父亲的朋友们,他们的精神深深震撼着我,让人肃然起敬!

1944年在河南豫西抗击日寇战役的间隙中,我的母亲——一位追求革命的进步女学生,和父亲在战场上举行了婚礼,从此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命运和祖国、民族的解放事业融合在一起。成长在这样的革命家庭,从小的耳濡目染,使我树立了革命的信仰。当这批可敬的老人相继离世以后,萌动了我要把他们的故事讲给现在的年轻人听,让年轻的一代了解新中国的来之不易,也更懂得珍惜和感恩!这就是我组建和成立三秦儿女红色宣讲团的全部意义。

我久久地不愿结束这篇文章,爸爸的朋友们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出现,他们亲切地面庞不断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好像在这里用心与父辈们交流,告诉他们我无尽的思念……。是他们用一言一行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教会我爱国、爱家就是爱自己,教会我对己严,对人宽。

今年是蒙定军伯伯的一百周年,他为后人留下一笔珍贵的历史资料,为党的统一战线留下丰富的经验。他是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他和他的战友们用鲜血和生命为新中国奠基,他们的努力已经永远融入了民族振兴的历史伟业中。他们的奋斗,他们的勇气和牺牲精神,也已经潜移默化永远地融入了我的血液中。

瞿秋白烈士曾经说过:“人爱自己的历史,就像鸟爱自己的翅膀。”没有了历史,就折断了翅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想腾飞,就一定要珍惜自己的历史。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让我们永远记住那些为民族、为国家而英勇牺牲的先烈们、前辈们,他们的精神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辉,永垂不朽!

  

        作者系原安吴青训班第一期学员,老红军王有轩之女

               陕西三秦儿女红色宣讲团王放

                            2013年9月

附件:王有轩同志简历

微信图片_20200806150406.jpg

王有轩,1916年6月出生在陕西户县,1933年进入十七路军,1936年参加了”西安亊变”抓蒋,抗日战争中参加了中条山和河南豫西抗战,解放战争中参加了解放大西北和兰卅剿匪,1950年10月25日赴朝参战(抗美援朝)两年叁个月,1960年进藏平叛。

 

作者简介:

    王放,女,1949年生,老红军王有轩之女,退休教师。

    多年来在教育战线上从事学生思想政治工作。2010年6月15日个人出资发起成立了陕西三秦儿女红色宣讲团,2012年11月担任陕西省红色文化研究院秘书长,2015年10月又发起成立了陕西三秦红色文化传播中心主任(法人代表)。

近十年来,创作了近70篇有关爱国主义教育的题材文章,两次在中央组织部干部学习网宣讲,三次走进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院宣讲,20余篇文章己经在国内中红网站,人民网,新华网发表,红色宣讲己经走进了全国十九省市,成国内一支颇有影响的正能量的爱国主义团队。

评论区

发布